查看: 28908|回复: 40

《鲁海·白雅尼》:中文经注第三十本译文

    [复制链接]

《鲁海·白雅尼》:中文经注第三十本译文

tiffany 发表于 2009-8-11 19:48:00 浏览:  28908 回复:  40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伍俩门拉 于 2009-12-8 09:17 编辑


第三十本经注

目  录
第七十八章 消息       
第七十九章  强取灵魂的       
第八十章  皱眉       
第八十一章  折起       
第八十二章  分裂       
第八十三章  称量不公       
第八十四章  破裂       
第八十五章  宿宫       
第八十六章  启明星(夜来者)       
第八十七章  至尊       
第八十八章  遮盖了的消息(大灾)       
第八十九章  黎明       
第九十章  地方(城池)       
第九十一章  太阳       
第九十二章  黑夜       
第九十三章  曙光(上午,黎明)       
第九十四章  开朗       
第九十五章  无花果       
第九十六章  血块       
第九十七章  贵夜       
第九十八章  明证       
第九十九章  震动(地震)       
第一百章  奔驰者       
第一百零一章  大难(打击,敲击者)       
第一百零二章  竞多       
第一百零三章  时光       
第一百零四章  诽谤       
第一百零五章  象       
第一百零六章  古来氏       
第一百零七章  需求       
第一百零八章  多福       
第一百零九章  不信道者       
第一百一十章  相助       
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焰       
第一百一十二章  诚笃       
第一百一十三章  黎明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人类       

第七十八章 消息



奉普慈独慈真主的尊名
(1)他们互相询问,询问的是什么?
其义是:麦加人由那些大事上互相询问。他们曾经互相询问有关人体被复生集合的事,而在其中否认他,嘲笑他,胡言乱语一通,但并不在它的真相和所指定的事实上询问,而是对将发生的情景和性质上询问,的确,“什么”虽然面对寻求万物的真质和名称,如象你所问:“天使是什么?灵性是什么?”可是它也是寻求其性质和情景。比如你问:“宰德是什么?”一个答复说:“是一位医生或学者。”
(2)从那重大的消息上询问,
仿佛有人问:“他们互相询问的那些事?我告诉你好吗?”接着有人答复道:“他们询问人的知识范围外的重大消息,按真主的话的程序:‘今天,权利归谁?归独一强大的真主。’”先问再答的作用是:这种方式最临近理解和明白。
(3)就是他们因它起争议的那个消息。
他们在所争论的事中是固执的,说:“我们只有今世生活,我们死,我们生,我们寿终将死去,我们绝不被复生。”原文是他们妄言:“他的偶像将替他说情”,正如他们所说的:“ 这等人是我们在真主御前的说情者。”怀疑者说:“我们不知道复活时是什么?故我们只猜测,我们绝不敢确信。”
机密:大的复活是浑化合一,或本性死后心复活,而灵性和其能力承认它,本性和其目的否认它,因为它是无知的,毫未尝试的,谁未尝试,谁不明知。——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2页
克玛里•赫知乃迪(الكمال الخجندى)说:
زاهد تعحب كر كند از عشق توپرهيز       كين لذت اين باده چه داندكه نخو ردست
“修道者尚若依你的倾心爱主再节制真是可敬可佩的,这葡萄酒虽美味可口,但当戒之。”
恭喜那尝试之人,伤哉!失道之人。
(4)绝不然!他们将要知道,
对于复生绝不可隐昧或怀疑,当时,他们互相询问的时候,即将知道他们所询问的,它是不可避免的真理,是必定要实现的,绝不要怀疑。
(5)然后,绝不然。
部分上等人揭示它的真义,说:“在大惊恐来临时,他们即将会知道它的真相,其次在复活日,他们将亲眼所见,无疑,根据时光可推测复己尾垂大惊恐来临之时,或他们即将知道复生的真相,那时,他们从坟中被复生,然后依自己的行为接受赏罚。”他们的争论确是故意心怀叵测地违反圣人,并不是他们一部分与一部分两方产生分歧。因为每一派人虽然遭到制止和警告,但每一方遭到的绝不是因为相反另一方,因为他们两方任何事都不是真理,但是他违反了圣人,违反圣人必遭惩罚。
其义是:私意必背叛了他们原来反紧守的,当刑罚和惩罚降临他们的时候,他们即将知道一点实情。
(6)难道我没有把大地转为垫铺,
这才阐述他们互相询问的,即:复生,并非阐述《古兰经》和圣品。部分节文中已说:“他已为你们使大地成为铺毯。”
伊本•谢赫(إبن الشيخ)说:“铺垫是摇篮。”其义是:我没有使大地成为摇篮中的铺垫吗?你们犹如一个人在毯子上往返那样在它上往返。”
波文:我使地面没有成为你们安居,来往的铺毯吗?——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3页
(7)把一些山转为钉桩吗?
使群山成为大地的钉子来稳固它,以便大地居民宁静安居,当时群山铺在水上的时候,也如房子因钉子而固定一样。这是一种借喻,所判断的是从仙碑或天上降下的都是动荡的。
问:“难道真主的意愿和全能不足以固定吗?”答:“是的,他只是设置因由者,这就是他的全能。部分上人说:“真理方面,地钉是外哩中的导师,被特选的上等人,他们才是稳固的的山岳,因他们的人体大地才固定。关于地钉和代理者(أوتاد وأبدال),有人问艾布•善赛尔德•赫拉宰(أبو سعد الخراز):“他们那个更优越?”他说:“地钉。”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代理者(أبدال)从一个真境,借他们,人从一个品位升腾到一个品位,而地钉借他们必到达极品,因他们一切柱子稳固,所以他们是因他们天地万物而成立的人。”伊本•阿他依(ابن عطاء)说:“地钉是端庄的,贤品的,任何处景不能改变他们的高品之人,他们立于能够品位中(مقام التمكين)。”
地钉(أوتاد)是四位:一位维护东方,称为阿卜杜勒•哈耶(عبد الحىَ)(永活主的奴仆);一位维护西方,称为阿卜杜勒•阿里(عبد العليم)(全知丳的奴仆);一位维护北方,称为阿卜杜勒•穆勒德(عبد المريد)(随道的奴仆);一位维护南方,称为阿卜杜勒•尕迪勒(عبد القادر)(全能主的奴仆)。而代理者(أبدال)是七位,他们维护宇宙昆仑国土。
这样称呼的道理是: 他们中的一位一旦隐遁,就从四十位贤明优越的人(نجباء)中特选一位代替他。从三百位为领袖的贵人(نقباء)中特选一位全美那四十位,又从慈善的人(صلحاء)中特选一位补全那三百位。只要一方代理者(أبدال)隐光了,就来补缺,他们吃饮,娶妻生子,从这方面被为代理者,代理者的定盘星(قطب الأبدال)似如老人星(南船座)(كوكب سهل)。引导正道定盘星(قطب الإرشاد)定似如摩羯座(جدى)。代理者的定盘星在我们圣人时光是伍外斯,(至圣的)叔父(عم أويس)尔萨明丁(عصام الدين)格勒尼,他归真后阿他依之子艾哈迈德(إبن عطاء أحمد)全权(دهى)代理麦加和也门,比俩里(بلال)代理哈白申耶(حبشى),我们圣人时光的代理者是七位,原来,伊玛目沙斐仪(إمام الشافعى)是四位地钉之一。
(8)我把你们造成两性配偶,
我使你们成为男女一对,以便每一性依靠另一性,安排了结合和生活的人生事情,制定了生子,婚配年限。据说:“从成对结合的每一类中还有动物和别的,如袜子,鞋。”也是两方从门当户对,一对对妇女是卑贱之意,因为真主说:“阿丹啊!你和你妻子住进乐园吧!”据说:“同类的一性相连另一性,或是相对的一对”,因此,他们一部分针对节文解明说:“我创造了你们是性质不同的,每一个相对所结合的对方,如穷富,健康害病,智慧愚昧,能力懦弱,雌雄,长短等,以此真正试验,因为尊贵者将倾向感谢,跟随者倾向忍耐,在从忍耐升腾于感谢时,才能明知恩典的贵重。这些全部证明了全美大能和极高的哲理。——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4页
(9)我把你们的睡眠转成你们的休息,
它是借长时的休息,使精力上升到他舒展脑脉,因此睡眠对道堂之人(أهل الرياضة)是很少的,因为他们很少睡眠,精神仍清爽新鲜。
休息是死亡,如象死亡一样,所安息的人是因安息而死亡,他中止了,因为一切动机中止了,也被称为安息日,因为真主在星期日(يوم الأحد)着手创造天地,在六日内创造完毕,在安息日(星期六)停止了工作,因此这样称呼它,也叫以色列子孙放弃工作(休息)。睡眠是两样无常之一,因为真主说:“人到死亡的时候,真主将取走他的生命,尚未到死期的人,当他们睡眠的时候,真主也将他们的灵魂取去。”(39:42)睡眠中没有死去的人将要无常,这是因为在它两个中停止活的判断中有全美的相似。
睡眠也是一样死亡。即:我使你们的睡眠成为一种死亡,死亡是停止,灵魂在体形上永远停息了。以此来论,死亡和睡眠是两弟兄,各自有需要尊大恩典的定数,据说:“安息是知觉,动机中止了,动物性的能力便得不到任何舒适,睡眠时每一样都消散了。”
(10)我曾把黑夜转成衣服,
据说:“穿衣服为遮盖羞体”,他把衣服赏给了每一个採盖丑恶的人,那么,妻是夫的衣服,她才能掩盖他,由从事丑恶上阻挡他。丈夫也如此,从性质方面也如此,真主说:“他们是你们的衣服,你们是她们的衣服。”而敬畏是在显露和跟随之道上的衣服,畏惧和饥饿也是在显露和跟随之道上的衣服,在此道上已显出了形象。
其义是:黑夜是遮盖你们的衣服,如同你们所穿的衣服一样。
道堂主人(صاحب الفتوحات)传来:“夜是黑夜之人的衣服,因为他们看不见其它物,而是在自己进修处品尝交言诉机,或近主御前,或亲眼看见凡所降示的滋味或着他尽能的品尝侍奉的滋味。伊斯兰的道长阁下(حضرة الإسلام)说:“黑夜是导师的护照(明证),白昼是五更清醒者的市场。”
夜对倾心爱主者是掩盖,但愿其时延长。
倘若心中有爱慕之夜,他就是我的知己,我是夜间的奴仆,白昼是我的市场。
(11)我把白天造供谋生,
你们从死亡的兄弟——睡眠中醒来,白昼是生活的时间。正如真主所说的:“他为你们使黑夜成为衣服,睡眠成为安息,使白昼成为伸展的。”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难道我们没有使人体的大地为你们消遣的,在人体中的各种益处中伸展铺垫?没有使你们坚强生命的群山为人体大地上的柱子?我造化你们成双成对——灵性丈夫,自性妻子,或心的男人,自性女人,我使你们从昏愦睡眠中得到求全舒适,满足欲望的休息和快乐,使你们灵性(رحانية)的白昼成为你们以善功,功修在其中谋生的时位,这就是复生的形象。”——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5页
(12)我曾在你们的上方造化了七层坚固的天,
七层天是人体的能力,是坚固的建筑,时光逝去,时代复来,对它毫不变化。艾布来依斯(أبو الليث)说:“(它们)是粗厚坚固的,每一天有五百年途程,以建造解明创造,其基础是在人们向往的拱北位份坐落。”
机密:心有七层,第一层是心胸(صدور),它是伊斯兰宝石的矿藏;第二层是心(قلب),它是伊玛尼珠宝的位份;第三层是心体(شغاف),它是倾心爱主,喜真和怜悯的矿藏;第四层是心脏(فواد),它是显然和亲眼大见的库房;第五层是心机,它只以喜爱真主而定,不牵连喜爱两世,热爱全世界的任何一物;第六层是心瓣(سويران),它是临真学问(علم اللدنى)的库房,机密奥妙的客厅;第七层是尊严主的客厅(بيت العزَة),是全品者之心,在这客厅里有真主的一切机密,它绝不从里泄外,其中不显露任何踪迹。
(13)我造化了明灯,
“灯”是太阳。拉艾布(راغب)说:“灯有芯,有油,才能明亮”,由能发光的每一物上说明它,据说:“心是一盏灯。”
部分经注中说:“明灯是光和热汇聚的灯光,即点燃的明灯。”
据说:日月它俩起初是从阿勒什之光中造化,在复活日,它俩又返回阿勒什之中。”这是阿克麦提(عكمة)由伊本•阿巴斯上传来的,他说:“我告诉你们我从真主的使者上听来的,他对日月,创造它俩初和他俩事情的归宿的预言,好吗?”我们说:“好!求主慈悯你。”他说:“有人关于这些询问圣人,圣人说:‘当真主明确显露他的被造物,除阿丹外当时再无一物的时候,他从他的宝座之光中创造了两个太阳,依他超前的智慧,称它为太阳,因为他创造了它,如同今生一样,在东与西中间,另一太阳在他超前的智慧中有他将抹去它的光,让它变成月亮。它是除太阳外用处最大的被造物,由于它俩在天上很高,离地很远,让人看起来很小,所以真主原样留下了太阳,月亮。在它两个的事情前创造了它两个,人仍昼夜不分,雇工不知道几时工作,几时收取报酬,封斋者不知道几时封斋,几时开斋,妇女不知道守限,穆斯林不知道几时礼拜,几时朝觐,真主就观看了自己的奴仆,对他们发出了怜悯,他差遣哲伯拉依来,命他用翅膀涂抹了月亮体表之光,不让光存在它里面。”因此真主说:“我使夜间和白昼成为两个迹象,我涂抹了夜间的迹象,我使白昼的迹象成为光明的。”而你们在月亮中看见的那黑踪,是它半昏半明的遗迹,它就是被涂抹的踪迹。他说:‘如果复活日成立,真主在世人中显公道,天园和火狱居民分明了的时候,在养主召来日月后,他们还没有进入其中,它俩个黑暗昏浊而来,在震动和恐慌中因那一日的恐怖和真主的威严颤抖着站立。当它俩个接近阿勒什的时候,就倒地为真主叩头,说:‘我们的养主啊!你明知我们是服从你的,我们的惯例是崇拜你,我们毫不松懈地在今生履行你的命令,你因多神教崇拜我们不要惩罚我们吧!你确知道,我们并未号召他们来拜我们,而我们毫不疏忽地崇拜你。’真主说:‘你俩个说的对,我以我的本然判定了起造和复活,我必使你俩个归于你俩个初造的原位,你俩个回去吧!’它俩个说:‘我们的主啊!你用什么造化了我们?’真主说:‘我从阿勒什的光中造化你俩个。’于是他俩个归于初造的阿勒什之光,它俩显示了刺眼的电光,溶化在了阿勒什的光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6页
道长(الشيخ)在《弗图哈麦肯耶》(فتح المكى)经中说:“群星是火狱的黑体,是作用最大的被造物,同样,日月升落永远在火狱中。”
修道之人说:“在这个叙述和前边传述中含有一样的特恩。日月确含有两种性质——光和热。它俩是光类,是因为它俩接连无体的阿勒什,体形是含有厚度,黑性和浓性的,也是火类,热是相连火的,而且火和热是有体形的,所以它俩将归于原本。你说:“很明显,他俩之光是接连穆圣之光,因为它两个是从他的光中所造。”我们说:“阿勒什,库勒西在真境中是从他的光中造化,日月是从阿勒什光中造化,不但它俩个的光相连至圣之光,而且万物全都粘连他的光,万赞归主。”
日月和一切星宿全依靠他,他是万圣的封印,众圣万贤的导师。
(14)我从云中降下了倾流的雨,
“我”指尊大之主,也指点包含本然,尊名和德性。
如果它凝结,风摧赶它,就降下雨水。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طت)经中说:“妇女当子宫密稠,就进入经期,在密稠时,她就进入青春期。”
“倾流的雨”是指倾盆大雨,然后,雨水起到很大作用,据说是大量地流水。第二种含义是:圣人的话:“最贵的朝觐是高声和倾流”,即:高念坦里丙耶(تلبيَة),倾牲之血。真主说:“我从天上降下雨水”,因为雨水起初是从天上降在云里,又从云中降在地上。降雨主要是天的因由,其中有太阳热度,因为它从湿润的地下或海或河中蒸发,升腾到水的液体,到空中集结成云,然后就降下了雨水,从云中降下是暗示,是一种因素,真主是创造因由者。
——见《鲁白》({ 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7页
(15)以便我用它生发出谷物与草木,
(16)与茂密的林园。
以便借雨水到达地上的原故,生长出供人生活的谷粒,人体因它而立,如象小麦,大麦等。在《机密的源泉》(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指一切谷物。”拉艾布(راغب)说:“指开解。”据说:“在谷物(بزور)中有许多愉快和心的谷粒。”这是在形态中以谷粒比喻。
“植物”是供牲畜吃的嫩草,象田苗(التبن)和草,因此,真主说:“你们吃,你们放牧牲畜。”
据说:“以便借它生长珠宝和植物。”阿克麦提(عكمة)说:“真主降下雨水只是为借它在地上生长植物,海里生长珠宝。”
这些相反著名的传述:珠宝只是凭春雨而生长,珠宝指各样珠宝和宝石。
“园林”在根本上指遮盖,遮盖说明有枣树密林。枝叶遮荫,地上有树木。
弗拉依(فراى)说:“园林是其中有枣树的果园。天园有其中有葡萄的园林,这里所指的是树木和地面。”
伊本•谢赫(إبن الشيخ)说:“先提到谷粒,因为它原本是有滋养的,再提说植物,因为一切牲畜都需要它,后提到园林,因为它是不可分割的享受。”
须知:从三方面提到真主证明复生和它的实有的真实能为:1、真主的全能。谁没有对照类似的前例和启示的章程,谁有创造这奇妙能为呢?在复生上他更是全能的,能为的。2、他的全知和机密奥妙。谁还能在层层纯洁的方面创造这归于众生万物,又设法全部毁灭它,不留丝毫永恒踪迹的尊大超绝,益济俊美的创作(مصنوع)呢?3、能有的本然。睡眠之后醒来是死后复活的范例。他们每天可见,死后的大地长出谷粒和植物,他们每时可睹。仿佛一个声音晓谕:我没有设立这色妙两世的能为吗?这各种证据证明了复生的真实,应当归信它,你们还有何脸面对它胡言乱语地否认,嘲笑互相询问呢?
机密:凭仁慈香风的刮动,我从灵性天上降下倾注的无量的本然真学和调养品奇迹(علوم الذاتية وحكم الربانيَة)的水,以便借它生长谷物和植物。即:我从你们灵性的天上把真学和哲理的雨水降到你们心的大地上,以便我借它生长出喜爱本然的谷粒,渴望,爱慕,狂喜和倾心爱主的植物,以及茂密的园林——喜真的园林,渴爱的园林和倾心爱主的园林,它们一部分笼罩一部分。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8页
(17)的确,分明之日是严定的日期,
真主在万物众生中判决,在幸福和薄福者中以不同形态,形象,本性,行为或互相合乎而判决。
判决之日在真主的智慧和先天前定中是指定的时候,没有限定在过去时光,据说也没有限定在将来时光。复生,是超前的,绝后的人的定时,包含回赐和惩罚的赏罚,不会以行前和退后来决定,所以它是指定的日期。
(18)在那日号角被吹响,你们将一伙一伙成群到来;
判决之日,确是真光的号召,伊斯拉飞来大天仙吹响了它。其义是:你们每一宗派跟随自己的领导,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我只以他们的领导召唤每伙人。”或每伙人依他们不同的行为而排班列队。
穆阿孜(معاذ)说他询问了圣人,圣人说:“穆阿孜啊!你询问了一件大事。”接着圣人两眼流泪说:“我的教生将被召来十等人,他们一部分是猴子形象,一部分是猪的形象,一部分头脚颠倒被曳入火狱,一部分是瞎子,一部分聋哑,一部分嚼舌,舌掉在自己的胸前,口流浓水,众人被他们污染。一部分缺手短足,一部分被定在火桩上,一部分尸体发臭薰人,一部分身穿贴身火甲。而猴子形象的一等人是诽谤人,搬弄是非的人。
据传:一个人出卖一个奴仆,他告诫一位买者:“这奴仆没有任何坏处,只有一个毛病就是搬弄是非”, 买者说:“我买下。”他就买回了他。奴仆几日后对主人妻子说:“你丈夫很不喜欢你,他欲弃你纳妾,你准备一把剃头刀,他睡着后,你从他的后脑着手剃发。而且你倾爱他,他就喜欢你了。”他又跑去对主人说:“你妻子已另有所爱,她图谋杀你,你去与她过夜,你竟清楚了。”晚上主人刚睡下,妻子取出刀子,他认为是要杀他,他愤然而起,杀死了妻子,而妻子亲属来杀死了他,于是残杀在两支人中出现,久而久之。
猪的形象的那等人是营谋物质的人,他破坏教门,伤风败俗。
头脚颠倒的那等人是吃利息的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299页
瞎子的那等人是枉断的人(冤枉人者)。
聋哑的那等人是以自己的功修自夸得意的人。
嚼舌的那等人是学者,他们言行不一而讲谈。
缺手短足的那等人是伤害邻居的人。
被钉在火桩上的那等人是为官祸害地方的。
尸体发臭薰人的那等人是顺从私欲,寻求快乐,阻纳天课的人。
身穿火甲的那等人自大,傲慢,自满(خيلاى)的人。
圣人说:“人们被复生在各等级上。”这是解明在他们的罪过和号召其中的合乎复生的几等人。
总之,薄福之人被复生在他们丑恶的行为形象上,就这样,幸福的人被复生在他们优美行为的形象上,甚至他们一部分面似十四之夜的圆月,或面似日月。他们一部分说:“所指的是被召唤的宗教,包括不信者和信道者,不包括应答的一派,否则高品的信道者也会畏惧。
(19)天被打开,然后现出许多门;
那日,无有裂缝的天因真主的威严而炸裂。有许多门户,天使反常的降下。真主的话所指的是天因云而裂开的日子。这个云是真主提到的:“他们必定看见,真主(他的命令)来临他们,他的惩罚和天使在黑云中(来临他们)。”据说:“打开是显露,从原位上移开”,正如真主所说的:“夡被剥掉,各道门有路,有道。”即:天被刮掉,天出现了许多路,任何物不受阻塞。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0页
(20)群山被移动,然后变成幻影;
移动者是真主,正如真主所说的:“在那日,我移动群山,你将看见大地是浮现的。”即:群山因真主的移动而漂在空中,从根拔起后被制服在原形上。这是在第二次吹(天箫)后万物众生被召集时,以便他们亲眼大见它,然后使它在空中粉裂。真主说:“然后变成幻影。”“幻影”在中午时,你将看见它仿佛水一样。拉艾布(راغب)说:“它是在沙漠中如水的光。”那是因为在人眼中不能看清的闪过,仿佛豪无真实的幻影和真实的清水一样。即:如同一物的幻影一样闪过,因为石土分裂,山体崩溃,正如真主说的:“群山闪电滚动,然后变成飞散的灰沫。”这是第一次的毁坏,分裂。而群山像云一样漂过,大地成为平地,这是在第二次时的移动。据说:“群山起初的情景是毁坏,粉碎。”正如真主说的:“我使大地和群山移动,然后它一次性毁灭。”第二次的情景是:它变成如象四散的飞蛾。第三次的情景是:它变成灰沫一般,这是变成飞蛾后的反复崩裂,正如真主说的:“我使它变成飞散的灰沫。”第四次的情景是:它将粉碎,从原位升起,但与大地仍未分开,然后凭刮在它上的风使它在地上粉碎。真主说:“你说:‘我将粉碎它。’”第五次的情景是:风从地上刮起它,象灰尘一样它飞在空中,因为真主说:“你见群山以为都是固定的,其实群山象行云样逝去。”(27:88),其义是眼所见的是固定的,其实风摧动它逝去。第六次的情景是成幻影。
修道之人说:机密是:这是毁灭物体本质确定的,因为它是多复活日之时,即浑化在真主中,变成幻影,直到如果大的复活日来临,任何一物不存在。但是蒙有幔帐的下等人当看见浑化之人的吃饮象他们所吃之物中吃,所饮之物中饮,他们就猜测自己的本质是永存的,因为他们的本质是永存的,而且歹猜他们,因为在他们其中有遥远的距离和很大的区别,因为他们是贤品援助(عناين)和成功援助(توفيق)的风刮散了他们人体大地上的自性群山,真主使山成为消失的。他们灵性的天门被打开,有许多道门,比如机密之门,隐密之门,最隐密之门,然后,他们从这几道门进入,直达最临近的品级,因而他们在真主与他们同在的地方,他们与主同在,再从这几道高尚真境,显示门中垂降于执掌大权(ولاية)境界,进入理智,心灵,洞察,深思,看守,赞念之门,然而他们在两弓一弦品级中,在人与他们同在的地方,他们与人合群,在执掌大权(ولاية)方面,他们立于真主一方对人毫无幔帐,在圣品(نبَوة)方面他们与人合群,对真主毫无幔帐,论外表,他们是证实了真主的话:“我奉命(يوحى الَى),在他们品位上那里有幔帐呢?我确是知道他们的品级和他们事情真境的。”
(21)的确,火狱已在等候,
它在真主的判决和前定中是准备的位份,火狱的天使在其中等候不信道者,以便以它罪刑他们。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1页
拉艾布(راغب)说:“等候着的是准备一个位份,可是据说是一个位份,特意等候着,准备着。真主说:‘火狱确是等候着的’,醒令了它是对人们的惩罚处。”
仿佛它完全被戒备,而仙桥是一切背逆者的监牢,是一切外哩的过道。说成监牢更家当,好象为惩罚不修道者和薄福者的恐怖地方一样等候着。
(22)它是过为者的归宿;
他们说:“过为者是这类人,在教门中以库夫勒而过为,在世上以不义而过为。”
这里所指的是多神教徒。他们的敌视是长远的,因为他们的诚信是假的,毫无诚信的人也如此,如果象犯罪的信士那样诚信正确,那么罪刑是有限的。
(23)他们将在其中长期拘留。
关于长久的时期,大贤欧麦尔询问过一位迁士,他说:“八十年,其中的每一日是一千年。”穆扎西德(مجاهد)也这样说:“长久的时期是四十三个时期,每个时期是七十秋,每一秋是七百年,每一年是三百六十日,一日是今世的一千年。正如伊本•阿巴斯,伊本•欧麦尔所说的。
假若一个时期是七万年,那么其中一日是一千年,正如哈桑•巴什拉(حسن البصرى)所传的。拉艾布(راغب)说:“最正确的是:一个时期是从时光中蒙蔽的期限,不是八十年。”
在《尕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时期是没有定时的时光。”
总之,长久时期证明是有限的,它是几个时期或几个时期的著名位份,假若其中有证明他们从火狱中出去,那么这是值得考虑的证据,毫不相反不信之人永居其中的论据。因为真主说:“他们欲逃出火狱,其实他们绝不能出去,他们必遭永远的刑罚。”这个论证是值得考虑的,毫无冲突的。
艾布•哈雅尼(أبو حيان)说:“是被废除的期限。因为真主说:‘我必给你们增加刑罚。’”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2页
(24)在其中他们得不到凉爽,尝不到饮料,
(25)除非饮沸水与脓汁。
他们尝不到,觉不得。只是说明一目了然的饮料和尝试,虽然是很少的,对清廉者是很多的,对尝试的本质也是很多的。清爽所指的是火狱的闷热,不会使他们静神缓气,他们只有在火狱中尝到寒冷,即:他们在受益,倾向的寒冷,其实,冷也是难受的。
盖他德(القتادة)说:“在阿拉伯,寒冷指炎热,甚至他们说:‘真主使你生活寒冷’,即生活愉快,说明人们在炎热中觉到的清凉滋味。”
“沸水”是热度至高的滚水。据传:“(这水)若是倒在皮肤上,皮肤就掉落,若是饮入腹中,肠子就化成一块一块的。”
“脓水”是火狱居民皮肤中流出的脓水(فيح صديد)。真主叙述了一切过为者的情景,他们在火狱中尝不到清爽和愉快,只是烈火对他们喷吐的炎热。更尝不到解渴的饮料,但他们在其中能尝到沸水和脓水。
宰扎知(زجاج)说:“他们在火狱中尝不到风的凉爽,荫影的凉爽和睡眠的爽快。”
由伊本•麦斯欧德(إبن مسعود)上传来:“脓水是刑罚的一种颜色,即寒冷,甚至火狱的居民当抛入其中的时候,他们求真主在火狱中惩罚他们一千年,因为他们觉得对他们比一日的寒冷更容易。”
舍海尔•哈舍布(شهر بن حوشب)说:“安萨格(الغشاق)是火狱中的一座山谷,其中有三百三十个山岔,在每个山岔中有三百三十间房子,每个房子中有四个角,每个角落有一条大蟒,每条蟒上有着巨毒。”
伊本•麦斯欧德(إبن مسعود)说:“假若火狱的居民知道他们在火狱中逗留今生所统计的日期,他们必定欢乐,假若天园居民知道他们在天园中逗留今生所统计的日期他们必定忧伤。”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3页
其中证明逗留和出去是无限的,甚至是无期限的。
由欧麦尔之子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عمر)上传来:“一日将来于火狱,各道门被打开,里边没有一个人。”这是在逗留几个时期之后。
舒阿比(شعبى)说:“火狱比两世期限更快,两世的快是坍塌。”圣人说:“水芥菜(جرجير)在火狱底长出。”即:因真主的话:“我的慈恩已超过我的怒恼”的判决,火被熄灭,刑罚被取缔。
毛拉扎米(المولى الجامى)在《舍勒哈•夫素苏》(شرح الفصوص)经中说:“须知,火狱的居民将永居其中,正如道长和追随者的话中显露的三种情况:(一)一旦他们进入其中,刑罚就强加在他们悲观,混乱的表里和地位,他们就希望减刑或希望对他们判决,或希望返回今生,而他们的希望渺然无迹。(二)他们的希望没有实现,他们猜测自己难免刑罚的时候,真主取掉了他们内里的刑罚,熄灭了他们心胸中被点燃的烈火。(三)他们经过几个期限后,面临了刑罚,但在长远时期后,他们不觉得刑罚的严厉和疼痛,总然,刑罚是大的,直至他们的事情归于所尝的,所受的,甚至天园中的香风刮在他们上时,他们就厌恶它,而且象粪便那样有害于他们,甚至玫瑰香味都伤害他们,求真主从这些中宽恕我们和众穆斯林。
毛拉莱买丹(المولى الرمضان)和毛拉萨里哈迪尼(المولى صالح الدين)在《认主学经注》中说:部分力行正教者说:“凡真主在《古兰经》中叙述的两家宅居民永久是真的,可是如果如果死亡的山羊在天园和火狱中被宰了,以永居它俩其中它俩的永久居民被召唤的时候,火狱居民从脱离上无望了,于是,他们习惯于刑罚,因它而不觉疼痛,甚至他们的各样事都是尝试它,即使天园的香风刮在他们上,他们也厌恶它,如象粪便那样伤害他们,反而他们觉得粪便是香美的,觉得玫瑰是疼痛的。”
部分全品之人说:就这样,如果俊美境界中的人,居于本位中时,在他们上就显出俊美的踪迹,而且永远尝试它。俊美的威严(جلال الجمال)和其踪迹熄灭了,他们能知觉它,但看不见它,更常常不觉疼痛。同样,如果威严(جلال)境界中的居民立于本位时,经过几个期限后,他们内里显示出了威严的俊美(جمال الجلال)踪迹,而且永远尝试它,威严之火(نار الجلال)的踪迹在他们上熄灭,当时,他们既不知觉,也看不见,更常常不觉它的疼痛。这只是经过几个期限后火的热度在他们表里逐渐消失,他们每个人因今生一日的举伴火将烧他后世年限中的一千年。很明显,几个长久期限后,他们的处境仍是永久的,这个处境是先天中他们领受的,而且在它两个其中有至仁主的试验与新生的试验,真主说:“我以祸和福考验你们,你们将归于我。”求真主在亏伤的世上保护我们和你们。
我们对不信道者居火狱中,永远被罪刑不抱怀疑之念,如果几个长久期限过后,他们仍遭受刑罚,真主必对他们显露他们意想不到的。比如穆尔泰宰来(معترلة)家认为今生对没有讨白者必定有惩罚,在后世也为他们显露他们意想不到的宽恕。
道长,伊玛目,法学家阿布杜勒•赛俩目之子阿宰•丁(شيخ إمام مغتى عزَ الدين بن عبد السلام)归主后,一人在梦中见到他,便问:“你对否认对死去的人诵念《古兰经》必获益济的人有何看法?”他说:“我发觉他太愚昧了,绝不像我所认为的。”他们说:“永居火狱的人是不信道者,永远不会改变,而面临各种困境。干大罪者永居其中,但对他有改变,然后长期逗留在其中。”全品之人认为:不信道者将永居其中,法老,哈玛乃(هامان)或乃目努德(نمرود)等都一样,经过几个长久期限后,由他们外表取缔刑罚上绝对不同。
哈哲提•伊斯兰(حجَة الإسلام)说:“不信者是三等人:(1)我们圣人的尊名,德性和教化已传达于他,如象伊斯兰教国家的居民邻邦,而他们不相信,他们将毫无推脱地永居火狱中。(2)只有我们圣人的尊名传达于他,而相信他的尊名是穆罕默德,但加以否认为圣教化的人。(3)圣人的尊名和传统都没有到达他的人。凡故意推托的那两派人都列入不信者之中。”
毛拉达吾德•格依苏勒(المولى الداود القيصرى)在《舍勒哈•夫素苏》(شرح الفصوص)经中说:“警告就是刑罚,他关系着还报的尊名(إسم المنتقم),其判决显现在五等人中,火狱居民是以物配主者,或是不信道者,或是伪信者,或是干罪的穆民,包括有学无行的认主独一者和被警告的幔帐之人上,苏丹把还报的尊名判决在他们上时,他们必遭火狱之火的惩罚,各样刑罚对其居民不永久,凭说情者的说情,搭救者的搭救被减免,他是至仁慈的主。”
(26)那是一个恰当的还报。
那是适合他们行为和本性的报应,好象一个适当的体形一样。在它两个中适当的理由是:他们犯了大罪,即:库夫勒,因为遭受了大刑——火狱的刑罚,而且就象是没有比以物伴主更大的罪过,就这样,报应比火狱的惩罚更严厉,恶有同样的恶报,所以是很恰当的。据说:“适当是不增不减所应受的数量。”赛尔德•穆夫塔(سعد المقتى)说:“背道的人是决意顽固不信者,正如真主所说的:‘他们的确不害怕清算。’”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5页
其义是:他们不希望清算时而常立于不信,所以无限的刑罚和长久时期地逗留其中是符合他的。每当他们生命得到舒适,心胸得到清爽的那种,诚信被否认所代替的时候……信道者则是因天园的清爽和饮料而得得舒适。适当是在水和学问之中,在梦中水解释为知识。”
部分真人说:“火狱是动物本性,其中隐伏着人体力量,它就是顺服不义之人本有怂恿的自性和私意本性的火狱栈道,他们本质相连着私意,异端,任性,偏教,偏歪,松懈和贪欲。这些恶性就是他们的归宿,他们在其中长期逗留,直至由尝不到确信的清爽的人体判断,相渗礼乘,脱去道乘和真乘上脱化,确信才能揭开人体幔帐,而且由于本性火狱的原故在贪今生中,他们尝不到喜真的饮料,只有从他们本性脓疮中流出的滚水和脓水。”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滚水是无知登品的踪迹,脓水是形象黑暗,喜爱犯罪的本质,并倾向它。这就是对他们所干的行为,所紧持的诚信和本性的很适当的报应,这也是作废善功和学问的刑罚,因而使他们根本不知道害怕报应的善,也不知道行善的学问,怎么会诚信一切迹象呢?”
(27)的确,他们未曾害怕遭到清算,
(28)他们否认我的显迹,竟是那样的不信。
他们否认后世,不怕清算他们的行为,因此他们胆大妄为,不热爱任何善功,这是阐明他们行为的性质已坏。
“已否认我的迹象”这是阐明他们观点的性质已坏。在部分注释中说:“我的迹象是在使者的舌和手上显示的言行。
因此,他们常定在库夫勒和各种罪过上,而遭受了最恐怖的刑罚,这是很适当的报应。
(29)我记录万事,我计数在文卷中。
我已记录他们行为的每一件。
“写定”定似他说:“万事我已认真地公平记录,以特有的学问写定。或我仔细记录它,我确切写定它。”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6页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们所做的)每件事是他们行为的形象,他们诚信的体形,在他们身体册本和天体册本中,我一一为他们写记。”
(30)“你们尝试吧!我只是增加对你们的刑罚。”
你们尝试火狱的刑罚,我心为你们刑上加刑。由圣人上传来:“这节经文是古兰中对火狱居民最严厉的,因为在它中已从出去上失望。然而当他们从一样刑罚中求救渡的时候,他们就从最严厉的刑罚中求救渡,从中的各层严厉有限,纵虽各层凭数字和期限无尽限也罢。”这不相反真主的话:“真主与他们说话”所指的是不以仁慈和优待说话,而是又强制和伟大与他们说话。
问:这个增加如果无应受,他仍不义,如若应受,他会在事情开始放弃不义,这优待和仁慈不适合于优待的性质。
答:他将应受,而且是长川的,是为增加重大的刑罚。一部分时间中放弃应受,不一定已摆脱,直至为优待,之后,又将应受。他们对圣人和配贤们增加不信,否认和伤害,真主就以增加应受而增加他们的刑罚,毫不冤枉。
(31)的确,在敬畏之人上有一种收获,
在解明不信道者丑恶的结果后,现在解明信道者美好的前程。
其义是:防备库夫勒和有不信行径的其它丑恶的人必得脱离和成功。
问:脱离毁灭比获得享受更重要,那么我们不能忽视更重要的。
答:脱离毁灭并未获得恩典,但他已相连了高位上的人(اصحاب الاعراف),获得恩典,必将脱离毁灭。
(32)一些花园与葡萄园,
必得两座园林,其中有各样果树和葡萄。据说:“花园是有围墙的园圃,其中有枣子和果实。”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花园是有流水的一块地。”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7页
(33)和两乳丰满且同龄的仙女,
在《扎西丁耶经注》(تفسير الزاهدى)中说她们是十六岁的少女,是男人年龄的一半,叙述两乳隆起证明了它,所指她们完全成熟,论结伴和相处是美丽,温和,善良的全美女性,年小并不意味着她们欲性懦弱,年大并不意味她们欲性减退,不然,她们是面似日月的少女,她们美丽的姿色永不减退,而且在身体享受方面她们有今生的规律和后世的温柔。
(34)与酌满外溢的杯饮。
以此形容了满溢的杯子。据说:“仙池满溢。”
(35)他们在那儿听不见恶语和谎言。
敬畏者在一切花园中不谈妄言,也不说谎话,他们在自己坐位外听到的是相反今世居民情况的赞言,特别在他们畅谈时。
部分明知之人说:“他们在它里面只听见从真主发出的美言,因为谁借真主而真实,在它中真主必让他听。在今生和后世,除主外,他一无所见。”
(36)那是从你的调养之主上降下的回赐——充足的恩赐。
是这样的,真主确使一人的一件事成为善赏和赏赐,是很不突出的,因为一旦善赏,就要求必须受,一旦是赏赐就不要求应受。然而它两个冲突地集中在一起,而那要求应受的,只凭警告的判断而确定,绝不是服从能肯定在真主上的回赐,而回赐是在真主针对服从而喜悦他方面,这就是善赏,在真主那里任何一物对一人也不应该方面,就是特恩和赏赐。这是针对真主的话:“那是一个恰当的报应。”对穆民的报应是属优待,以便加倍于他,对不信道者的报应是属公道。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8页
“充足的赏赐”依他们的行获得赏赐,故每件行为凭所许约的十倍,七百倍,无数倍而得报酬,那么,真主所许约的加倍的都入在有数量的之中。
部分明知之人说:“如果善赏(جزاء)是从真主发出,就是无止境的,它是无限量的,而且超越限量,因为他是无界限,无止境之人,而对他的赏赐是无限量,无止境的。”
一部分人说:“赏赐(عطاء)是从真主那里有特恩的位份,并不是善赏的位份,善赏(جزاء)是凭功修得,特恩(فضل)真主施赐,只赏赐给爱慕真主的上等人。”
机密:他们的本质防备相同真主,他的德性和他的尊名的重重黑暗的敬畏之人确已获得成功。即:真主的本然和德性确已获得纯洁心境的花园,机密(المعانى)真知的(الحقائق)葡萄树,在见到奇迹和妙境的理智泉源中结出酿造本质喜真的酒的葡萄,及各种奥妙(اللطائف)与明知真境(معارفة)的两乳隆起的,年龄般配的少女,及其喜真的饮料,明知的酒,满溢的杯子,他们在它里边听不到自性幻想的妄言和恶魔唆使的谎话,那是从你的主发出的善赏——充足的恩赐。即:全美,充足的,不以功修获得的特恩。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敬畏者确是过为和过分之人的镜子,在他们行为中有教法和理智泉源中的公平法度。他们从各种卑贱和丑恶形态中超越无染,是获得成功,从火狱——过为之人的归宿中得脱离之人,他们必得品德天园中的花园和能为,与它的本色果实中的葡萄,和能为天园中隆起的尊名的显然,形象,品级中般配的门人。
姜饼和樟脑香(زنجبيل وكافور)的杯子满溢着(مترعة)显然之人喜真的美味。因为显然和能为天园的居民(أهل الجنَة اثار وافعال),不贪婪除它外之物,所以他们显然由作用上被阻止,因赏赐由被赐物上被阻止,这是因他们意念的需要,他们眼光的贪图而使他们满足的充足的赏赐。由于他们有限的能力而不渴望除此之外的,所以没有一物对他们法在它里边的尝试更有味。
(37)他是调养天地万物的普慈之主,他们不敢对他说谎话。
调养万物,创造万物,掌管万物的主,万物众生根据他的判断,被疼顾着能力的尽量散发广恩厚慈。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是他们的主,把那特恩赏给了他们,他是至仁之主,因为他把尊大的外表恩典赏赐给了他们,没有赏赐给他们机密的内里恩典,所以他们泉源中只有至仁的尊名。”
机密:他是灵魂之天,本质之地,以及它俩其中的机密——心,它俩灵性的主是至仁的主。即:以俊美和威严的一切尊名德性所赞美的主,因为这些显示在包罗万象的真主和至慈之中,所以他一方面是包含强制的神性(الوهية),一方面到达完全俊美的至慈。
“他们不敢与他交谈”,这意味着他极高尚伟大的全美为主品,从善赏和赏赐方面只有真主裁判,除他外无一人能为。——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09页
其义是:他们从内心不敢呼唤他,比如对他叙述国权(الملك)的字句,因为被管辖者对掌管者不应暗示任何事,因为他的高尚伟大超越无比,在他的权利中以命令,禁止,暗示而独一无偶。
所指的是他们无权在所强调的一方面无口唤时呼唤真主减刑增恩。其中显现:他们不敢与交谈,不相反凭他的口唤说情搭救。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没有达到德性品位的能为之人,得重视的是交言诉机。”
(38)在灵性和众天仙排班站队之日,他们不能说话,除非是普慈主的许可和他说正话的人。
显示:灵魂是天使同类,但美德,品级,尊贵方面比天使更尊大,因为他面对的是人类的灵魂,而天使面对的是灵性性质。真的,最尊大的灵魂是追随他的信托者,如同苏丹与他的官长,军队和卫士。
灵魂专指哲伯拉依来天使是不确切的,虽然,他是著名的天使,誉为神灵,忠实灵魂(روح القدس وروح الامين),他是一位灵魂,这不归于他的本然,否则,天使都是灵魂了。如果他们是妙体,并非负有使命(مهمية)的灵魂,与吹入体内的灵魂和传达启示的灵魂相比之下,只象在有生命者中的灵魂一样。
众议公决:伊斯拉飞来(إسرافيل)比哲伯拉依来和其它天使更伟大,若一人能站一班,必定是伊斯拉飞来,不是哲伯拉依来,真主至知他对灵魂的指点,虽然,传述不一,而这些是凭着有国权的,全知的主的相助,对我们显示的品位。
班次:由于众多,他们将站许多班,他们以奴仆身份服从真主的命令。据说:是两班:灵魂一班,天使一班。据说:许多班。因为真主说:“天使排班肃立。天地万物,包括灵魂和众天使不得说话。”其义是:天地居民在那日不能用言语说一句。唯有真主许可的人才能发言,被许可者是曾说真话和实话的人,或毫无偏差地立于本位者,他在怎敢呼唤尊严的主呢?何况他比一切语言更突出,比一切希望更尊贵。
“说正话的人”即言认主独一和作证言的人,并非以物伴主者,他们在今生未说一句正话,而是以库夫勒和以物伴主的言词妄加谬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0页
在《阿拉依斯•伯格里》(عرائس البقلى)经中说:“谁在今生的语言是从真境(احوال)发出,真境是从显露(الوجد)发出,显露是从显示(الكشف)发出,显示是从亲眼大见(المشاهدة)发出,亲眼大见是从明见(المعائنة)发出,那么,他就是在今生与后世,在尊贵,威严的毡子上,准许与真主交言的人,真主借他从亏伤陷阱中拯救众生。”
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虔诚者是专为真主的人,端正者是立于圣道的人。”
他们一部分说:“那日,众人自危难保,而上等人和御前之人他们永远因威严德性立于尊贵位份。”
机密:真的!一切机密和心境,以及它俩有灵魂之天,本质之地的能力不敢替怂恿的自性,顺从它俩其中血统关系的私意说情而呼唤真主,当时,一切都是灵魂和身体的子孙,正如努哈圣人不敢替儿子克乃阿尼(كنعان)呼唤真主一样,即当真主的口唤:“你不要祈求对你没有明示的事。”
(39)那是必定有的日子,谁愿意,谁就取一个到达于他的养主的归宿。
这尊大之日,灵魂和众天使排班肃立,他们因威严和伟大不敢说一句话,这是确切必有的日子,从智慧方面是确实的,所以它必定来临,如同夜过昼至一般。
机密:它是各个时候中必定来临的日子,但他们看不见,因为他们被忽视的自性,昏愦的私意所迷惑。
谁欲选择通向他的主回赐的归宿,谁当借正信和服从力行这些。
盖他德(القتادة)说:“归宿就是道,关系着立行它,因为其中含有需求和接绪之义。
机密:归宿就是返本还原,从今生归向后世,从后世归向调养今生后世的主,两世对真主的高品之人是禁物。
(40)的确,我把临近的警告告知你们,那一日,各人就看见他的双手所做下的,不信的人们将说:“啊!但愿我原来就是尘土吧!”
这是呼唤阿拉伯的多神教徒和吉勒世族的逆徒,他们固执隐昧复生。在部分经注中说:“明文是呼唤大众,因为警告对每伙人都有作用。”
“临近的刑罚”是后世的刑罚。它临近是证实它必定来临,对于真主来说是临近的,可能的,如果他们认为是遥远的,不可能的,那怎能认为是临近的呢?因为真主说:“那日,他们看见它,好象只逗留了一傍晚或一上午。 ”
部分明知之人说:“临近的刑罚是重视自性,今生和私意的刑罚。”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是作恶者丑恶行为显露的刑罚,绝非比它更远道的强制,恼恨,刑罚。这就是他们所做的行为。”
“在那日,各人将会看见自己所干的行为。”在那日,各人将看见自己所干的善恶。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1页
各人所指的是信道者和不信道者,因为在那日每个人会看见自己的行为被写定在自己善或恶的文卷中,而信道者以自己的善功指望真主的赏赐,畏惧自己罪过的惩罚。而不信道者却说:“哎!宁愿我化为尘土。”
“哎!宁愿今生我未被造化,我未责成职责”,或“哎!我宁愿在这一日变成尘土不被复生”。如他说:“哎!但愿我没有接受他的文卷。”
据说:“真主复活了一切动物,对它们,曾用角所抵者以同样的来抵偿,然后让它们化为土。而不信道者是自取灭亡,因为圣人说:‘你必须要履行职责,包括对家属,复活甚至拉来有角之羊进行抵偿。’”这是阐明一切牲畜被召集,在以相同的抵偿后使它化为土,并不是为赏罚来召集。
据说:“不信者,野比劣厮看见阿丹和他的子孙以及他们的回赐,就希望自己变成他们最卑微的一物。当时,他说:‘我用火所造,而他用泥土所造。’其义是:野比劣厮总认为阿丹是欠损的,因他是用泥土造化的,而赞美自己:‘我是用火被造。’到了那一日,他亲眼看见阿丹被优待,归信他的子孙获得善赐,而刑罚和严厉明摆在自己面前,就说:‘宁愿我化为土。’”修道之人啊!你当借阿丹得品,那夸耀之声是唯独土的,每个品级只是为你所造。
خاكه نرخوار وتيره ديد ابل ابليس    كره انكارش ان حسود خسيس
野比劣厮总认为土是卑贱的,浑暗的,他因嫉妒那卑贱物而昧真了。
ماند غافل زنورباطن او              نشد اكه زسر كامل او
他疏忽了他的内里之光,捆缩了他的全品机密。
بهر كنجى كه هست دردل خاك         أين صدا داده اند درا فلاك
在心里的每座宝库都是土,而他们的权威在昆仑号召。
كه بجزخاك نيست مظهركل           خاك شوخاك تابرو يد كل
因为土是万般的显现处,被卑贱的土甚至生出了一切。
神类穆民,他们将得回赐,遭惩罚,不被化为土,这是最真实的,而他们信道者与人中信道者在天园中,或在高位(اعراف)上,他们的恩典符合于他们的品位,他们中不信道者,与人中不信道者在火狱中,他们的刑罚是因他们被责备的事情的若干。据说:“信士叩头处的土能熄灭他的火狱,他立站拜功脚下的土也能熄灭火狱之火,而不信道者则希望化成他脚下的土。”
机密:在那日,各人将看见自己的心和身所干的善恶,隐昧真理的自性不信者将要说:“哎!但愿我们化为灵性。”机密和心脚下的泥土,谦恭在他们面前,服从他们的命令和禁止。
在《显示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那是尊大的一日,是二十四小时,今生的一昼夜被复生在二十四座宝库式样上,在复活成立之日,它们来到立站场上。一一被打开,一座宝库被打开,其中真主以他的俊美,真光和光芒显现在奴仆上(بربنده عرض),对于奴仆,这一时是在所力行的各种善功,优美和服从的园圃中(رر),当他看见那无比优美和灿烂真光(نور بهاء)的时候,他无比的欢乐,激动。总然,把七层火狱全部分份给他,那欢乐定使他忘记火狱的疼痛。另一宝库被打开,里面充满臭气和猛兽交加的重重黑暗,奴仆的这一时,是在他而犯罪恶之中,真主的刑罚从黑暗,猛兽的道上来临他们,各种(چندان)惊恐,苦处和忧伤置于他们,总然每个天园居民把天园的恩典分份给他们,他们也是苦恼的。另一打开的宝库其中既无使人悦心的善功,也无让人绝望的罪过,奴仆安眠在它里边。疏忽的人啊!今生放纵的人啊!奴仆因此有了亏伤。尊大的泉源唯独抓揽正道之人的,正似被一一打开,其中有善功的那一时,呈现给奴仆,让他欣喜愉快的宝库,和其中有使奴仆苦恼的罪恶的。那一日,以及使人亏伤,受骗,姑息而过的那一时,如果信道者的事情在那日内是这样的,那么,不信道者的处境只有在亏伤,悔恨,哀怜,悲伤中判定了。
由克尔白之子吾板耶(أبىَ بن كعب)上传来:穆圣说:“谁念了尔曼(عَم)(第三十本《古兰》),复活日,真主让他畅饮清爽饮料。”
由艾比•迪尔塔伊(أبى الدرداى)上传来,他说:“穆圣说:‘你的给你们的妻室教授《消息新章》(78章),并教授《嘎弗章》(50章),《星宿章》(53章),《十二宫章》(65章),《启明星章》(86章)。假若你们知道其中的益处,你们必定对它不会迟滞。你们传述它们吧!你们借它们而近主吧!真主除以物伴主的罪外,必借它们恕饶一切罪过。”
由艾布伯克勒•逊迪格上传来:他说:“主的使者啊!你确已立即衰迈憔悴了。”圣人说:“《呼德章》(11章),《大事章》(56章),《使者章》(77章),《消息章》(78章),《泰克威尔章》(81章)使我衰迈了。”
机密:谁学习这些章节,也应该学习它的内在机密,只有凭内在机密才能达到目的。而且指示:倾向后世,悉知警骇,虔诚专致会使人衰迈,因此,肥胖的学者,肥胖朗诵者被责备,因肥胖是诵念时失神疏忽所致,若是他集中精力,专心致志,必因认真小心而衰迈,必因忧忿而消瘦,因为油脂在忧伤时不凝结。沙斐仪(الشافعى)说:“肥胖者绝不能得脱离,除非他是哈桑之子穆罕默德(محمَد بن حسن)。”一人问:“为什么?”他说:“因为理智必有两种情况之一,或是倾向后世和惯例,或是贪婪于今生和生活,忧伤时油脂不会凝结,如果没有这两种意义,那么,他即进入牲畜队伍中,起膘发胖。”
凭借主的相助《消息章》,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真主的月份——禁月二十二日脱稿。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49: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九章  强取灵魂的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誓以强取的,
这是证明对尊大事情的盟誓,真主借自己以所意欲的奴仆发誓。醒世:这是一桩大事。其义是:强取灵魂的一班天使,真主指取不信道者的灵魂的一班天使盟誓,他们从他们身上扯曳出一般,或如铁钯从陈旧的羊毛中被扯出,或如剥下活牲灵的皮子,或以人们用刀砍他一千刀。
天使是取命天仙和执掌刑罚的,听他调遣的天使,他们执有火狱毒性的枪矛刺击他们。而死者认为自己遍体是荆棘,仿佛生命从针孔中曳出,也仿佛天地合扎,自己夹在其中。如果取不信之人的命,他就蜜蜂大的一点水银而颤抖,以他以他行为的形象掌管刑罚的天使在坟墓中,火狱中惩罚他,罪刑他,这只是灵魂的刑罚,复活日成立后,身体与灵魂才同一受刑。真主的话:“誓以强取的”指点了取不信道者灵魂的手段是凭被提说的证词。(شهادة مدلول اللفظ)
(2)温和轻取的,
其义是:真主以取信道者灵魂的一伙天使盟誓,他们从他们身上疼顾地温和地取走生命,如同桶平稳地从井中吊出,或毛轻轻地从肉中抽出,或水轻轻地流向各处。这些是取命天使和协助他的慈悯天使。信道者的命虽然从趾尖和指尖被取出,但他不象不信道者那样觉得疼痛,而且信道者的命是被转移到洁净世界,绝不象不信道者那样有难离的牵心,事情在牵心之人上确实艰难,在纯洁忘我之人上十分容易,特别对未死而先死的人。信道者一但大限来临,取命天仙时时祝福邀请他,直至他愉快欢乐地应邀而去。不信道者大限来临时则不然,但须当提防:恶魔将要来到信仰懦弱的,功修差欠的穆民。在他灵魂蠕动时,恶魔就变成他的父母,兄弟,朋友的样子前来,以犹太教,基督教等外教命令他,我们向真主祈求平安。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4页
据传:有一天,野比劣厮变成似圣人的样子,手掌有一个有水的玻璃瓶说:“我要以临终时的人的伊玛尼买它。”于是圣人哭了,家下人也哭了,真主就启示他:‘我在那一时,必保护我的奴仆,免遭恶魔的阴谋。’死者临终时将会看见天使们,以他优美或丑恶行为的形象出现。如果信道之人命被取出,如蜜蜂大小,似自己行为的样子就被包在天堂的一块绸布中,绝不是今生他的理智和所学的知识能意识的(فقد)。真主的一个叙说证明了它:乃扎勒(النجار)的哈比布(حبين)在艾塔凯(انطاكية)战役中殉道了,他说:‘哎!但愿我的宗族知道我的主已恕饶我,并使我成为贵客。’然后,天使带他升腾到空中,在他的墓穴中和最高天体(علييَن)上设备了享受恩典的许多排场(اسباب),这只是灵魂的恩典而已。到人们从坟中复生起来后,身体并入灵魂的恩典才增加。”真主的话:“温和轻取的”指点取信道者灵魂的方式是凭亲口作证和被提点的。
问:确实,穆圣圣洁的精神曾遭受有关艰难,甚至他叹气:“啊!悲伤啊!”他说:“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在死亡上有许多痛苦,主啊!求你从死亡的痛苦上援助我。”他曾把尊贵的手伸入有水杯子中,用水摸擦他显光的尊容。而女儿法图曼(فاطمة)看见他满脸忧郁,就问道:“父亲啊!你太忧郁了。”圣人对她说:“你父亲从今以后再无忧伤了。”如果圣人在临终时都这样,那么,提到疼顾地,温和地道理是什么?
我们答:穆圣尊贵的本质是公平的本质,他比任何人遭受的苦难更多,即使许多繁重的事对于他是轻易的。这也是真主用此来考验他,以便他祈祷真主使死亡在他教生上容易。也是据所传的:“他希望真主让他担待死亡的一些痛苦,以便在教生上减轻,因为他确是怜悯信士,疼爱信士的。也是为安慰将要尝到死亡痛苦的他的教生,也为了使他亲眼看见他家属和其他遭受祸患的信士的回赐。在患难中有全美的乐趣。它是在学问和品级中的升腾之道,我们说:“对于差欠之人是罚赎罪过,而对真人(أهل الحقيقة)在执掌真理中绝不见祸患,而是使他们淹没在亲眼大见的大海中,对他们外表显然是祸患。总之,如同只要今生存在,火从世上不消失一样,在这世界中祸患由外表取缔。
(3)飘游的,
飘游是漂在水面上,或飞在空中。其义是:真主指一伙人游动的天使盟誓。他们心迅速地,从天降到地上,把他们降下的速度比作飘在水上的人。这是特殊后普遍的程序,而头两类天使降临是为取命,这一类天使降下是为普遍事情和情况的。
(4)争先的,
争先于他们所奉命的,而且依靠在它上。即:他们急速接绪。争先是暗示对所奉的命令毫不滞慢,因为争先是在行道中争先恐后。这里不指已领先的本质,因为没有一位落后者。(这里所指的是天使的本质)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5页
(5)治理事情的,
治理是事后参悟。拉艾布(الراغب)说:“指被委派治理事情的天使。他们为治理今生,后世的事情,如同为奴仆不增不减拟绘制一般。”
接着提到了复活成立,复生的理由是:死亡是把人请到善者得赏,恶者遭报,以便不义和行亏不要常在本质中。你的主绝不亏待奴仆,因此,真主说:“在大限来临时,天使降下取走一切性命。”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指渴望被取走到达真主花园中,淹没在爱主喜真大海中的,以及从自性本位本性广场中温和轻取的那生命盟誓。即:从他本性的枷锁,身体的牵心中出去的生命,它游动在德性大海中,在数一中争先于本然泉源,浑化品位,然后治理教化人于真理,引导众人的许多事。系统的事在集中后细分的位份中。”
尊贵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中即将显现其作用,不论它是否分离身体,他是治理者。
难道你不知道吗?在梦中人也看见部分死者的事情,能使他达到目的地,一人看见他的老师,就向他询问了几个问题,他一一作了答复。一人在梦中询问已去世的宰拉乃提(زرارة):“你们认为那样行为最贵?”他说:“喜主,少妄想。”
由他们一部分人上传来:“我梦见伯舍勒之子吾勒尕依(ورقاء بن بشر),我问他:‘真主怎样安置你?’他说:‘经过各种努力我已得脱离。’我问:‘你们发现那种功修最贵?’他说:‘害怕真主而祈哭。’”
他们一部分说:“一少女因瘟疫而死去,梦中她父亲看见她就问:‘孩子啊!你告诉我后世吧!’她说:‘我的父亲啊!我已遇了尊大的事情,我现在知道了,但我再不能力行,而你们明知故犯,指真主发誓,在我的功过本中,一遍或两遍的赞念词,一拜和两拜拜功对于我比今生万物更受喜,它的作用很多,无法统计。’”
有时,生命进入房子或其它地方,对急需之人,解决困难,这是反常的事情。如果在世上凭灵魂的手能做事,那么,如果他进入阴阳界,不离开身体后,作用更大,发挥更有力,因为身体对一切是幔帐,你不知道吗?如果太阳没有阴云所遮,热度最强。
(6)那一日,当震动者震动,
震动,指在那日一切固体,如象大地,群山,开始震动,即:厉害地震动,惊恐最大地震动,这一日,就是第一次吹(天箫)时。
这一次吹(天箫)是固体震动的时机,是严厉地晃荡。其中震动加地震,因为其中有严厉地晃动,无数翻覆。也暗示:最低处的变更行前于最高处的崩裂,哪怕没有粉碎。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6页
(7)续发者随之而来,
续发者相随第一次吹(天箫)的发生,它就是第二次吹(天箫),它在第一次吹(天箫)后而来。
那一日是复生日。即:在第二次吹(天箫)相连第一次吹之日他们被复生,不是在这些之前来复生。这是说明在两次吹其中将持续四十年的时光,正如在《克什夫》(الكشاف)经中说的:“他们在两次吹中宽裕的时间中被复生,他们在宽裕的那一部分时候中被复生,它是另一次吹的时候。”
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说明两吹的期限,与复生只在第二吹时,因为那一日特别惊恐,阐明复生在两大惊恐时实现,在第一次惊恐发生时,万物死去,在第二次惊恐发生时,凡死物都复生而立。”
(8)那一日许多人心是恐怖的,
仿佛有一个声音说:“许多人心和罪人惶惶不安。”机密:指逃离迷误,顽固于真理的自性者之心。”
那日,指两吹已吹之日。罪人和丑恶行为者惶惶不安,人心惶惶是说明人心忐忑不安,因害怕而坐立不安。总结:绝不是众心惶惶不安,而是不信道者的心,因为有正信之人毫不害怕。
(9)众目微贱。
他的话:他们说:“真的!人心,在它上没有眼。”证明了它,把眼相归于心,因为心是害怕的位份,害怕是它的德性之一。
“微贱”是指因害怕而卑贱,这是由于他们违背真主,倾向除主外之物的原因,他他在等待大事降临他们。
(10)他们说:“难道,的确,我们一定要恢复到原来的情况吗?
指隐昧复生的人和否认能言迹象(贤人,真人,外哩)的人说:“我们死后能恢复到原来的情形吗?”
“原来的情形”只是仍行在那个道中,如象真主的话:“喜悦地生活。”(这是叙述行善之人的情况)
穆扎西德(مجاهد)和艾哈麦德之子海利里(خليل بن أحمد)说:“الحافرة(原来的情形)是原地挖坟的那个地方。”因此,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ة النجمية)经中说:“原来的情形是我们身体的坟地,我们形象的坟陵。”
(11)我们已成朽骨,难道还能复原吗?”
我们已变成朽骨,与活遥远渺茫,难道还能复原,复生吗?他们认为身体朽坏,肢体粉碎,必定人的本质完全消化,其实,并非如此,假若他相信人是特殊的体形,我们不相信恢复已无的(朽骨)有难度,真主是无所不能的,而且他能对一切分化物,有形物(复活),使他生命恢复,这在真主的全知中是透明的,即使在人的思想里模糊也罢,比如水和奶汁,虽然它俩合为一体,但在真主智慧中它俩互相分明,即使人的理智不能想象也罢。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7页
“朽骨”是腐朽的骨头。据说:“骨朽坏了,木朽了”拉艾布(راغب)说:“نخره(朽)是发音的鼻孔。”
(12)他们说:“果真如此的话,那是一次亏折的复原。”
在这里动用过去式(ماضى)暗示他们存心不信绝非常川方面,而是他们以嘲笑有复生方面这样说。
那恢复到原来情形是一次亏折的复原。其中暗示:在他们的信仰中实现复生是极为遥远的。
其义是:如果那一次是真实的,那我们就当时是亏折的,因为我们度否认它。
(13)那只是一声暴吼,
这是从真主对他们不信的话发出的回答。即:你们不要认为那一次对于真主是艰难的,在他的全能中确是容易的,它只是一声吼声。即:只发出一声爆响,他们在地腹内将听见它,这是第二吹时,如同商队经过沙漠时,为赶驼而在号角中一吹一般。
暗示:它(复生)完全接连它(第二吹),仿佛它在眼前。据说:“赶驼人如果发出声音。”
(14)突然,他们就现在地面上。
突然,他们和万物众生就在平地上。这是说明他们在那一次吼声后来到立站场。“突然”是指他们所隐昧的却即刻出现(生出)。
“平地”指白亮的,平整的地面。称为平地,因为其中有流水。其义是:白亮的地面,说明是一片空白,既无水,也无草。比喻其中有流水,以便借此而倾向平地。
据说:“平地(道堂)的修道者不睡眠,因为畏惧毁灭。”
据说:“熬夜是夜间不眠者的欢乐。”或平地是火狱,因为其居民不睡眠
拉艾布(راغب)说:“其真境是常踩踏的地方,仿佛因功修而熬夜的地方。”
因伊本•阿巴斯上传来:“平地是银子的地面,自从真主造化了它,它丝毫没有违抗过真主。”
绍拉(الثورى)说:“平地是在叙利亚境内。”
穆乃伯海之子外海布(وهب بن منبد)说:“平地是耶路撒冷(بيت المقدس)的山脉。”他们说:“平地是地方的名称,在耶路撒冷附近艾勒哈(اريحا)山周围,此处被称为复生场,真主无数的开恩于此处。”——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8页
圣人说:“耶路撒冷是集合复生的地方。”
毛拉•法那拉(المولى الفنارى)在《开端章经注》中说:“人们从坟中被复生起的时候,真主就把大地换成非常大的地面,地面奉真主口唤伸展。它就是复生场。在真主变换之后,万物众生收意而来,或是有形的,或是他们立在被称为平地的另一地面上,而清高的真主以十一倍到九十倍的程度伸展了地面,增加了它的宽度,甚至在其中不能看见一点歪斜和小丘。”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ة النحمية)经中说:“突然,他们就在平地上,即:突然,他们就在有生命的地面上出现,正如他们之前在死在地面腹中一般。”
(15)穆萨的故事已到达你们了吗?
这是来安慰穆圣,当时他的宗族否认他,而他遭到了他们的迫害,如同穆萨遭到宗族中最强大者的追杀。
哈桑(الحسن)说:“这是真主把穆萨的故事暗示给至圣,比如一个人对朋友说:‘城市的居民遇到的事你听说了吗?’他知道他没有听见,他说是为了告诉他。”
波文:穆萨的往事没有来临你吗?这是来安慰自己的心,因为他的宗族否认他,对于他来说,使者腔往事是恭喜信道者,警告不信道者。
其义是:他的故事将要来临你,传达给你。仿佛他不知道穆萨的故事,之后,又没有来临他,只是逆徒一度否认复生,嘲笑他的时候,他十分忧郁,真主就以此安慰他。
(16)当时他的养主曾在图洼圣洁的山谷召唤他,
在《尕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召唤是有声音的,‘他的故事来临你了吗?’这是他的主召唤他的时候发生的事。”
“圣谷”是吉庆的,洁净的地方。真主由交言诉机时不适合的事上纯洁了它,而且是与交言诉机处。或者,称为圣谷,是因为它位于由以物伴主等事上洁净神圣的禁地中。“谷”的根本是有流水的地方,也把两山岔中称为谷。这是借喻道乘,如同法学主张,修行方式。据说:“某人在不是相同你的山谷的山谷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19页
“图洼”是在麦地那和埃及其中的一座山谷。嘎沙尼(القاموس)说:“圣谷是纯洁的灵性境界。因为他神圣洁净,毫无牵心爱物。名为图洼是因为它包括了万物众生,有体和有性的都在它之下,而且在它的权利和强制中,它是德性境界,是显然德性之人交言诉机的品位,因此,在这山谷中真主召唤他,这个境界的极点是最高方位,在这个位份至圣看见哲伯拉依来在他的形象上。”
(17) “你去见法老吧!他确是过分的暴君。
真主对他说:“你去见法老吧!他确是过分的。”过分是超越法度,在造物主上过分是不信他,在人们上过分是对他们高傲自大,强制他们为奴。那么,如象全美的奉献品只是抓揽贤品,与主同在,优秀的人与人合群一样,完全的过分是对主和人无礼。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过分是以自私和自利而显现。那是这样的,法老是有体力的,明哲的,有学识的,在能力的山谷中修行的自性,他背离了德性的山谷,因有自性自利而遮闭,而把调养品的德性安置于自己,这是他的傲慢,暴虐和过分。”所以他就是圣人曾预言的:“最丑恶的人是复活日对他已立,而他因自性私意在认主独一和德性品位中存在仍活着,这就是最可怕的幔帐。”
(18)你对他说:‘你愿成为纯洁的人吗?
其义是:你希望从库夫勒和过分的泥垢,人体昏暗,本性肮脏中纯洁自己吗?也据说他的话是:“你愿意借我提拔你,教化你吗?”
(19)我能把你引导于你的养主,而你畏惧他。’”
我能把你引导于认识他,而你畏惧他。因为畏惧,只有在认识他之后,真主说:“只有他的奴仆中的学者才畏惧真主。”即与主同在的学者。
据说:真主在事情末尾说:“他绝不会。”穆萨问:“我怎么去见他,你确已知道他绝不会做。”真主启示道:“你奉命去吧!的确,在天上有一万二千天使寻找全能的知识,他们未能如愿。”他使畏惧成为引导正道的高峰,因为它是事情的权威,谁畏惧真主,谁就力行善功。谁无动于衷,他必胆大妄为,正如圣人说的:“谁畏惧,谁必夜行,谁夜行,谁必到达高位。”据说:“一伙人如果夜头行了,夜尾行了,他们确已夜行。”
(20)然后,他把最大的奇迹显示给法老,
他说:你昭示一种迹象吧!你就昭示它,如果你是诚实的。”即:穆萨奉真主命令去见他,而教化他于认主独一和服从,而他却要求穆萨显示证实自己教化是真实的感应,或明证与标志。的确,被诅咒者看见迹象时,就明白了,但他认为是魔术。
最大的奇迹是拐杖变成蟒,小的奇迹是其它一切感应。那是因为在显示时,拐杖变成蟒行前于每样感应,所以,所指的是依需而显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0页
(21)但他否认且顽抗。
在看见了迹象后,法老否认了穆萨,并把他的感应称为魔术。他没有明见,深思,没有以智慧寻求大见,更没有对尽忠者参悟,反而心更加高傲自大,顽固深迷。
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应当服从后,因顽固而顽抗真主,更加地违抗,更加暴劣,当时,他胆大地首先隐昧调养全世界的主的本然。
可以这样判定:他违抗穆萨所奉命的,只是开始他已入在外道者行列和丑恶情况中,曾经他和他的百姓是奉命崇拜真主,放弃自称为主品,绝不要以俘虏和强制差遣以色列的子孙。
部分明知之人说:“他给法老显示了真实的迹象,假若法老把它当做一切迹象中的德性之光(انوار الصفات),他绝不否认,也不敢自称为主宰,因为此处有喜真和倾心爱主和服从真理(اذعان),看见德性就需要谦恭,看见本然就需要争先,而法老在见到各种迹象时,因幔帐而未见德性,他没有领受到大见德性之光的福份,在看见迹象时就得不到喜真的洪福。所以,他拒绝服从真理,因此真主说:“但他否认,而且违抗。”
(22)然后,他匆忙地转脸了。
即:他由服从上转脸了,当时,他傲慢地奔波于他的事情中,或者他离开了本位。
拉艾布(راغب)说:“转脸了就是违背了,转身离去。”
“匆忙”,指他任性妄为的抵制迹象,一点都能不相信他能抵制它,而他因虚伪在原地退却了。
在《克什夫》(الكشاف)经中说:“当他看见蟒的时候,就胆怯地急步离去。”
哈桑(حسن)说:“他曾是一个很鲁莽的人。”
(23)他召集(术士),然后他呼喊,
(24)说:“我是调养你们的至尊的主宰。”
他召集术士,因为真主说:“法老征集之人到各城市去。”他在众术士应召而来的地方宣布,或以中介宣布。
他以法官和国王的身份宣布:“我是你们至尊的主宰,在我之上再无一个主。”即:凡是执掌你们事情者就是至尊的。
当他认为自己至尊无上的时候,而有人针对穆萨说了同样的话:“你确是至尊高尚的。”因为战胜法老的术士就是战胜他。真的,这个话并没有指他是创造天地,群山,植物和动物的,因为贤学必废除这些,谁在其中有怀疑,谁就是疯子,假若他疯了,那从真主那里没必要为他差一位使者或真人,他就是隐昧创造的主,召集和复生的不信主之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1页
他将说:“世界上除我外再无主宰,怎么在你们上会有命令禁止或把使者差遣你们,调养你们,优待你们。”
伊玛目•古什令耶(إمام القشرى)在《乃塔依夫》(لطاءف)经中传来:“野比劣厮听见这个话的时候说:‘我曾争名好胜,还未敢对阿丹说这种话,这全部祸患却来到了我,而他如此的时候,却登荣升品,直到他的事情到达了这般。”
部分明知之人说:“任何一位全品之人,若他没有自称过(凡是以所欲的(品级)所自称的)是不可能的。他说:‘我是你们至尊的主’,野比劣厮已与他无关,因为这是自称为主品。他说:‘我的确害怕真主’,因为他没有争论过对他绝没有的品级,因为他只是在真主威严(جلال)的翅膀上,而天仙们只是在真主俊美的翅膀上,而人类是以这两翅而造化。”
道长鲁可伦丁•尔俩文•道来提•赛目那尼(شيخ ركن الدين علاء الدولة سمنانى)说:我在一个时候中来探望侯赛因•曼苏尔•哈俩智(حسين منصور حلاج),我仔细洞察,我发觉他的灵性在极境(عليين)最高品位中,我就向真主说诉机:“主啊!这是什么事啊!法老说:‘我是你们至尊的主。’而曼苏尔说:‘我是真主。’他俩每一个都说了妄为之言了,而侯赛因(حسين)的灵魂在极境天界,而法老的命运在监牢中。’”一个声音召唤来临我说:“你看见法老同命运从各方跌落,因为他只看见自己,而失迷了我。而侯赛因却看见了我,浑化了自己。在其中有很大区分。”
诗(مثنوى):
كفت فرعونى أنا الحق كشت پست                        كفت منصورى أنا الحق وبرسق
法老说:“我是真主”可鄙,             曼苏尔说:“我是真主”真高尚。
ان انار العنت الله درعقيب                     واين انارا رحمت الله اى محب
那个“我”结局是遭真主诅咒,           喜真之人啊!这个“我”是真主的恩慈。
ان عدوى نور                              بود  واين عشيق
那是一块黑陨石,                      这是一块红宝石
زانكه او سنك سيه                                   بود اين عقيق
那是真光的敌人,                      这确是倾心爱主者
اين انا هوبود درسراى ضول                                نه زراى اتحاد وازحلول
这个“我”,在特恩境界中就是“他”,认主独一者啊!他绝不是金子,也不是宝石。
在《艾斯艾乃提里哈克米》(اسالة الحكم)经中说:“问:‘野比劣厮没有自称主宰确遭诅咒,而法老和其党羽自称主宰,没有明确被诅咒,特别是野比劣厮在这之前遭诅咒。’答:‘因为野比劣厮的意念比这等人更坏。’”
据说:它是第一个言行意念,倾向违抗的人,继它之后自称主宰,陷入迷途,违法的人都是它的操纵。野比劣厮是相反近主之人的镜子,而他们对照众圣万贤和一切中介之人,有时,他们哀怜,在另一些人面前承认罪过,而野比劣厮拒不认罪,也不哀求, 它是第一个倾向库夫勒的,它之后,不信者的罪过各自承受,直至复活日,它也是迷误的显现处,它本身无中介而误人。
(25)于是真主用后世和今生的刑罚来惩治他。
仿佛一个声音说:“真主用后世和今世的刑罚惩治他,在后世是火刑,在今生是淹死。”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2页
在《嘎沙尼经注》(تاويلاة القاشانى)中说:在高傲自大的袍服中,以明显自私自利的操纵与真理争辩者,必被强制,并被诅咒地抛入火狱。因为真主说:“尊大(عظيمة)是我的内衣,伟大是我的袍服,谁与我在它两个中争辩其一,我必把他抛入火狱中,而且公布他的折本。”这就是强制,是真主的话:“而后真主惩罚他”的意义。
伯格里(البقلى)说:“非贤品者(الصادق)自称为主,他今生后世要被凌辱,丝毫没有品级之人自称也如此。恭喜真主使他的舌头畅言自称之人,畅扬他的真知机密的人。”
赛令依(سرَى)说:“奴仆如果模仿领导的样式,必遭惩罚。你不知道吗?为什么真主在法老的往事中已提到,每当他自称为主宰的时候,真主就惩罚他,而且万物不信任他,包括他自己。”
《瓦西托》(الواسط)经中由圣人上传来:穆萨说:“主啊!为何你姑息法老四百年,而且他妄言:‘我是你们至尊的主’,否认你的各种迹象,迫害你的使者。”真主启示他:“他原是有高尚风度,宽待臣民的,我就以德报他,今生使他满足。每个行善的卡废勒也如此。而信道者,回赐大半在后世。”
节文证明:法老不信而死。在《福图哈提里麦肯耶》(الفتوحات المكية)经中说:“法老与乃目努且永居火狱中。”
信道之人说:“在法老胸部有两句话:‘(1)我是你们至尊的主;(2)我对你们,除我外没有一个主宰。’它俩据说存在了四十年。所以,很明显:为主品(调养品(ربوبية))包括神性品(الوهية),那么,他的话:‘我是你们至尊的主’,以他们的话:‘至尊者就是执掌你们事情的人”才能理解,在他上没有过多的(名位)裨益,因为他决不象其它无神论者,虚枉之人那样急名图利自称主宰(دعوا الالوهيَة),虽然,他们是有名有势的,但他们不能胜任神性品(الالوهيَة)。你参悟这个品位吧!”
(26)对于畏惧主的人们,其中确有一种教戒。
法老的往事和作为对于畏惧的人,确是一种很大的教训和劝导。
“对于畏惧的人”,对于对自己的事情担心之人,即:明知真主和他的事情者才畏惧它。所以,在真主上,在众圣万贤上,不能任性顽固,担心刑罚降临。接受别人忠告的人才是有理智之人。
چوبر كشته بختى درافتدبه بند ازونيك بختان بكبر ند پند
如果在陷阱中你想得到幸福,你当抓揽毛拉导师的绳索。从他上坟你可得到幸福,获得引领。
تو پيش ازعقوبت درعفوكوب   كه سودى ندارد فغان زبرچوب
在遭受惩罚之前,你应当敲击宽恕(的大门),木棒敲击的呻吟声怎么得不到益处?
براراز كريبان غفلت سرت   كه فردا نماند خجل دربرة
你用忧愁来装修自己,你是疏忽你的内在事情的,故明一日在你的心中不要惭愧。
(27)是你们更难创造呢?还是天更难创造呢?他曾造化了天,
这是召唤隐昧真主的麦加人。即:在你们前定中,你们死后我复活你们更难呢?还是创造无实体的,尊大的天更难创造呢?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3页
以便他们承认创造天更难,然后进一步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啊!对最难的事容易实现的主,怎么不能复生你们呢?它是更容易的,因为在复原之道上再造你们是真主的前定,怎么你们还否认那些呢?
“他曾建造了天”,真主建造了它,天是被升高的顶篷,建造往往被使用在最底的基础上,并没有使用在高处。机密:虽然是顶篷,但它仍没有缺陷和裂缝,很完美的建筑,的确,毫无缺陷的建筑与天相比(那是不能相比较的)。
(28)他升起了天的高度,并使它完美,
他从地上前定了它的高度,使它去于高空,其高度是五百年途程。一物被伸展,如果从低升向高处,被称为高度,如果从高拉向低处,被称为深度。他们一部分说:“所谓高度,那是紧贴最低天的表层和它之上高处表层其中的距离,即浓度和厚度,它也是五百年途程。
(29)他遮盖了它的黑暗,并现出日光。
拉艾布(راغب)说:“其根本是黑暗。即在眼中有一层遮挡的雾,据说:‘真主遮覆了它,一旦使它黑暗的时候,他又使夜变黑,如同它变成黑暗的时候。’”
其义是:他使夜间成为黑暗的,是取缔了光亮,因太阳落山的因由所形成。那么真主的话:“他遮盖了它的黑夜”的真义是:他使不义处成为黑暗的,即是远道的。其回答之意是:黑暗在太阳落山时(失道)来临,它只凭真主的治理,前定而形成,而没有含糊。“并现出日光”,现出了它的白昼,它是阳光出现,黎明的时候(光阴),所以在特恩的位份中最适合提说它,这就是后提日光的机密,日光梦解为引导。的确,在黑暗之后增加光明,在恩典中最全美,在提拔中品级最全。把昼夜增加给天,因为它俩交替循环,以动迎新,增加是让被增给者为最临近的而满足,那么把日光增补给黑暗(不义者)是以太阳(引导者)为中介的。以日光解释为晨时的阳光,因为它是导师继替的,它显现在最全美的时候。
伊玛目•扎西德(إمام الزاهد)说:“因日月循环而明亮的天是今生的昼夜。”
一部分明知之人说:夜为男,昼为女。每当夜间遮住它的时候,它就怀孕,生育,继而因遮盖时光而显现了万物众生,而生育了光阴的子女,昼出自夜,恰如哈娃出自阿丹。真主说:“我使白昼出自黑夜,他们便突然在黑暗中,这是对他们的一种迹象。”(36:37)“他使夜入在昼中,使昼入在夜中”,恰如尔萨在麦尔彦中,哈娃在阿丹中一般。如果他呼唤白昼的子孙,就说:“他使夜入在白昼中”,如果他呼唤黑夜子孙,就说:“他使昼入在夜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4页
部分真人说:昼夜交替指点了善恶交替,如同今生不会以单独黑夜而永存,也不会以单独白昼而永存,不然,他俩在世上交替循环,就这样,信道者必有正信之光(نور الايمان)和清廉善功,也有罪恶行和单纯思想的黑暗。因此穆圣告诫阿里:“阿里啊!如果你犯了罪,你应当远离它而行善,如果复活日来临,真主将把黑夜抛入火狱中,把白昼迎入天园中,因而那里没有黑暗,在火狱中也没有白昼。”其义是:在天园中白昼是信道者的正信之光和善功之光,根据自己的品级而放射,在火狱中的黑暗是不信道者不信的黑暗和罪恶的黑暗,那么库夫勒不会成为正信,就这样黑夜不会成为白昼,火不会成为光,而每个真光之人,火因他的德性而退怯。至于心和其真境是以显然而显现,与外体情况恰恰相反,心隐密的白昼黑夜不能代替它,那怕黑夜在一些时候突然性的发光。
(30)此后,他铺展了大地,
一部分上等人说:“此后的根本意义是退后,真主确创造天之前创造了大地,但未铺展它,然后,他起造天,把它完整为七天,此后,铺展了大地。”
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立起大地,是以铺展它而注解,这是指点了所提到的:他建造众天,升起它的高度,并使它全美等。
(31)他使地面涌出了泉水,生长出植物。
他使地面涌出泉水,畅通了河道,长出了植物,从地上显现它两个,阐明铺展了它,全美了它,因为安居不会铺展而形成,不然,必须吃饮生活的事情齐备。
(32)他使群山稳定,
他稳定了群山,群山稳定了铺展的大地。这证实了真理,暗示了在许多地方降恩——指群山(真人,导师)来稳定是归于他的,并非群山本体所需,而是它替主稳定,若不是群山(真人,外哩),他本然中的特恩不会确切稳定在地面上。
(33)以便你们和你们的牲畜享受。
这里所指的是一切牲畜——驼,牛,羊(绵羊,山羊),他这样做,以便你们和你们的牲畜享受,取益。益处是所提到的铺展地面,涌出泉水,长出牧草,供他们和他们的牲畜食用。的确,牧草也包括人和其它生物所吃的。——见《鲁白》第十册325页
阿坦比(العتبى)说:“真主的话:‘从地上涌出泉水,长出牧草”是诺言的总汇,在其中提到两件事,它两个证明,从地上长出的各类生活享受都是为了人,如:植物,树木,谷粒,果实,盐,火,因为火来自绿树,盐来自水中。借用的奥妙是抨击隐复生的人,他们在今生只以牲畜来享受,而昏愦于后世。”
(34)然后,在大难来临之时,
在《萨哈赫》(الصحاح)经中说:“大难是过量的许多物,直至它超越,难抵,它确从挡回之道上溢出。”
其义是:如果大灾难实现之时来临,它是超过其它一切灾难,必定是高过众生,覆盖万物的,它是复活的,或第二吹时,因为在复活日人会看见超出惯例的惊恐迹象,各种惊恐来临于他。在第二吹时,万物众生被复生的复生场,强取(生命)的只指大难,皱眉的(عبس)只指吼声(اصاخت),如果大难含有第一吹之义,就是为了毁灭,那么它就是在为复活众人的一声吼之前,正如睡眠者因吼声惊醒一般,如果含有第二吹之义,他就在每两个位份俊美地实现,因为大难和拒绝(طمَ وردَ)是在真主的话:“续发者随之而来”之后,而吼声是在穆圣对本•吾穆•麦克吐米(إبن أم المكتوم)来喊叫的阐述之后。
(35)就是人类将想起曾奔忙的善恶之时,
其义是:在大灾难来临之时,每个人会想起他曾作过的善或恶,功过本被打开,他一目了然他忘记的过分疏忽和长远妄想,真主说:“真主已记录它和他们忘记的。”
(36)火狱被显现给能看见的那些人,
他们听闻之后,已显现在眼前,任何人难逃恶运。火狱所指的是全部火狱,不是七层中专指的哪些。
据传:火狱被呈现时,正猛烈的燃烧,然而每个有眼的穆民和卡废勒都能看见。真主说:“火狱被呈现给一切迷误之人”,这不相反信道者能看见它,当时,他们过仙桥时,经过它。据说:“火狱呈现给一切不信道之人”,当时,他们信道者问他们:“我们用它曾警告你们的火狱在哪里?”答:“你们经过时熄灭了。”
(37)至于他违犯悖逆,
(38)且选择今世生活的人,
(39)火狱必定是他的归宿。
答复:如果在引领正道方面论述,真主说:“如果从我们那里的一位引导者来临你们,谁追随我的引导者………”据说:“如果我奉命启示,我就有能力引领你。”据说:“如果是教化,无知者,此处有他的位份,学者此有他的品位。而任性固执的人拒绝服从,无法无天的人,比如哈勒思之子乃宰勒(نضر بن الحارث)任性过为地背逆坏教。(火狱是他的归宿)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6页
“选择今世生活”,他选择了会朽坏的今世生活,贪婪在享受它中,丝毫没有以正信善功为后世永恒的生活作准备。
“火狱就是他的归宿”,从火狱中不能出去,不象信道的罪人那样将能从中出去。这节文是针对不信道之人的,但在其中含有劝戒,鉴训。火狱是他的归宿的人就是悖逆者。
(40)畏惧站立在他的养主尊前(受审)并戒除私欲之人,
(41)的确,天堂就是他的归宿。
在大灾难来临之时,人想起自己曾做的善恶的那日,畏惧站立掌管事情的主面前的人,这是为了让人知道初造和复原,因为畏惧,为清算站立在真主面前,必定他是因全知真主而超前的人。
在一部分经注中说:“尊前是立站的一个位份,这个位份在它的泉源中有真主存在(真主指定,特选了它),奴仆为清算和赏罚在其中力行。(这是指有毛拉的道堂)”
据说:“是苦修的位份(مقام المقحم)。他使畏惧成为违法的镜子,其中显露出了服从和顺服,这是说明畏惧首先是服从之因,其次是希望,其次是喜真,第一种是针对下等人,第二种是针对上等人,第三种是针对特选之人。”
“并戒除私欲”,就是戒除以人的秉性倾向自性,不以今世生活和其诱惑而自悟,不以它的繁华和装修所欺骗,从中人就知道它后果的危险性。私意是使自性倾向教法不准许的喜爱和尝试。穆圣说:“我害怕我的教生被私意和长远妄想所威胁,私意会阻止真理,长远妄想会使人忘记后世。”
部分上等人说:“私意(هوى)是指真主的话:‘迷误世人的是令人爱好的事物,如妻室,儿女,金银,宝藏,骏马,牲畜,庄稼等。’其中所提的七种令人爱好的事物。真主确退把它汇总在两件事中,正如他说的:‘今世生活只是玩戏,玩耍’,然后把它总结为一件,就是私意,私意是各样爱好的总结,谁脱离了私意,谁必定脱离了一切枷锁和阴阳界。
赛海里(سهيل)说:“只有众圣万贤和一部分贤品之人才能从私意中平安,除此外人人难免私意,从私意中平安者只是本身保持一切规矩者。”
他们一部分人说:“人的真境是在它上没有增加一物的本质,真主说:‘戒除私欲’,而戒除者中有期望它的人。
修道之人说:“人是神性真境和万物众生真境的两海汇聚,也是天使真境和动物真境的两海汇聚,他在第一个真境中时,就为第二个真境戒除自性,正如圣人呼唤自己:‘圣人啊!祝你平安!’这是从他天使性一方呼唤他人性一方,或从他集中品位召唤他分散品位。”
“天园就是他的归宿”,据说:“天园是进入者从中再不出去之人的位份,因为犯罪的穆民先入火狱,后进天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7页
在一部分经注中说:“天园指凡是有回赐的房舍,那么它合乎真主的话:‘畏惧他的主尊前的人上有两座天园’,因为在他上凭真主的特恩在回赐世界中有两座天园,一座是以身体的恩典而享受的天园,一座是以灵性的滋养而滋养的天园。”
在《夫苏里》(فصول)经中说:这节经文是针对这等人的:他们倾向罪恶,为害怕真主而尽能相反自性,止住作恶。
哈桑之子穆罕默德(محمَد بن حسن)说:一天夜里,我睡着了,朦胧中我抓住门环敲打,我说:“你们看那是谁?”使者说:“是海里法哈伦(هارون),他正叫喊你。”我思想紧张,我起身前去,见到他时,他说:“我召见你,是因为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穆罕默德是为人师表吗?”我说:“我是公道的师表,公道师表将永居天园。”他说:“你确是不义者,犯罪者,你确以天园为你作证,而以此把真主置于脑外,我对你难以相信。”我问他:“信士长官啊!如果你陷入罪过中,你当时,还是之后畏惧真主呢?”他说:“指主为誓,我十分害怕真主。”我说:“我作证,在你上有两座天园,绝非一座,真主说:‘在畏惧他的主尊前的人上有两座天园。’于是他对我以礼相待,并亲自送我离开,我回到家,看见圆月赶忙紧随着我。”
曼尔瓦尼之子阿布杜勒•穆里克(عبد الملك بن مروان)为海里法时期,艾布•哈宰目(أبو حازم)是本时代的师表,修道者,他询问他:“艾布•哈宰目啊!如果你愿意,你认为明一日我们的情况(حال وكارما)是怎样的(چون)?”答:“如果你念了《古兰经》的时候,古兰已对你作了答复。”问:“在哪里?”答:“违法而选择今世生活的人,火狱必为他的归宿。至于怕站在主的御前受审问,并戒除私欲的人,天园就是他的归宿。”(79:37-41)你当知道,在今生凡是有私欲之火的身体,后世就遭火狱的惩罚;凡今世点燃私欲之火的人,明日面临惩罚之火;凡今日饮爱道爱圣,奋斗上紧之水的人,私欲之火对他不相宜。就这样,今生在每个信道者心中有一座天园,这座天园就被称为明知的天园(بهشنت عرفان),在后世有一座天园,被称为喜主爱道的天园,凡今生以有规律的善功(بطاعت اراسته)而得明知天园的人,明日,必居于喜主爱道的乐园。”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谁在人的禀性境界中违法,超越端庄(العدالة)和礼乘界限,到达牲畜或野兽的层次,违法过分,选择知觉生活,抛弃最低身体喜真的真境,火狱就是他的归宿。谁以升腾到心的品级,亲眼大见真主使他本质永存(مشاهدة قيومتيه بعالى نفسه),并戒除自性,畏惧自己私意遭受主的惩罚和强制,天园就是他的归宿,各人以品级高低居于本位。”
他们一部分人说:“节文指点了起修道之人的情况:他倾心向主的时候,绝不能用害怕幔帐而松驰和消遣安逸。如果到达信心净性和明知认主之境(معرفت)的品位,他无须来戒除私欲,因为他的自性,身体及恶魔这时溶合于灵性(وحانية),此处的所爱是数一者的所爱,这就是灵性的所爱。而起修道者在爱好中存有本性,因此他仍是戒除私意境界之人。而终修道者在所爱中与主同在,说与主同在,他的私欲确成了被承领真境的美味。”
(42)他们问你复生日规定在何时实现,
穆罕默德啊!他们询问你复活时真主几时成立,确定,几时实现。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8页
它确定在几时,原来多神教徒听见复活时的消息和它惊恐的状况,如:它是大灾难,一声吼响,或撞击的时候,他们嘲笑问道:“它确定在什么时候呢?”
(43)你怎样说明它呢?
这是反驳和轻蔑多神教徒所问的。即:用那种理由你对他们说明使他们知道它实现的时侯呢?因他们问你它的解释,如象真主的话:“他们问你”,好象你通晓似的,即你没有告诉他们,也没有阐明它被规定的时候,因为以此推断你全知它,你知道这些吗?这是以他的智慧论断他全知玄机。
(44)它的究竟唯有你的养主能知道。
它的究竟真主知道,任何人没有真主的真一本然所持有的,那么,他们向你询问它的那方面的事呢?
圣太阿依莎(آيشته)说:“真主的使者欲向真主询问那个时候,真主说:‘你全知复活时在什么物(事)上成立。’”其义是:你不知那些的真质。注意!你向你的主不要询问复活时知识的终点。即:任何人不能说明,因为只有调养主尊前的上等人才全知通晓此事。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什么事使你全知它,说明它呢?你的主才是它知识的终点,的确,谁明知复活时,他的全知必涂抹在真主的全知中,继而他的本质浑化在真主的本然中,他怎能知道它呢?他毫无知识,毫无本质,那么,你和除你外的人怎能知道它呢?不然,他只全知独一的真主。”
(45)你的警告只是对那些畏惧它的人(有益),
你的使命(وظيفة)是让人服从你替我昭示的。这是说明它已临近,也阐述了其中的各种惊恐,在你的使命中它的时候没有规定,那么,他们在你的使命中没有说明的事上还问什么呢?即:你只是警告无知之人。
谁畏惧,他是被差遣于畏惧者和不畏惧者的,因为他们皆因他而蒙恩,即:警告只在他们中发挥作用。
(46)他们亲见它的那一日好像只逗留了一夕或它的一朝。
在他们看见他们所问的复活时来临的那一日,好象麦加的逆徒逗留了太阳升起到中午,然后,外夕到清晨的时候,如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经中所说的。——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29页
问:为什么没有说:一夕或一朝呢?那正偏组合的作用是什么?
我们说:“假若说他们只逗留了一夕或一朝,就包含了夕是一日,朝是另一日,然而他会误认为逗留是从第一日的那个时候起到另一日的最后时刻,而如果说:一夕或它的一朝就绝不包含这些。”
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在今生逗留了,或在坟中逗留了,没有决定其份位,只所决定的是在警告之后,或惊骇之后逗留了,证明已警告,批判了他们的迟缓。”
机密:浑化在真主中的那一时,确是无私无我的显示真境,只有浑化之人在彻知其究竟,他们带着他们浓厚的本质而合一,那么,怎能以舍来说明它的那些理解它呢?据说:“谁没有尝试,谁就不知道。”在他们亲眼见它的那一日,好象他们只逗留了一夕或它的一朝,因为浑化的尾接绪合一的头,正如明知者飞行者阿塔勒(العارف الطيار العطار قدس سره)所说的:
كربقاخواهى فناء خود كزين   اولين چيزى كه مى زايد بقاست
“若你想合一,你当选择浑化自己,初修行者满足于一切物质,才能合一。”
穆圣说:“谁念了《那吉阿提》章(79章),他就是真主使他在坟墓中,复活时庇荫的人,直至进入天园超过一番天命拜的时侯。”这是说明在坟墓中,立站场上中蒙受恭喜和优待中逗留的期限很少。
《那吉阿提》章凭创造万物众生的主的相助,在一一一七年六月二十日星期一脱稿,全美。(آمين)

[ 本帖最后由 tiffany 于 2009-8-11 19:59 编辑 ]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51: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章  皱眉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他曾皱着眉离开了,
其义是:穆圣曾皱眉离开了。
(2)因有个瞎子来到他那里。
在有眼光的人看来,一个瞎子来临他,他就转身离去了。瞎子是双目失明的人,据说:也是失去眼光(证明)(بصرية)的人。瞎子是本•吾穆•麦可土目(إبن أم المكتوم),他是穆圣安排的第二次宣礼员,因此圣人说:“比俩里在夜间宣礼时,你们吃,你们饮,真至本•吾穆•麦可土目第二次宣礼时。”他是头两批迁士之一,圣人曾御驾这征时在麦地那两次,据说是三次,委任他为代理,他殁于麦地那,据说:在嘎迪赛(القاديسية)战役中他殉道了,这是库法东边的一座城市之役。艾乃斯(أنس)说:“在嘎迪赛战役中我看见他身穿铠甲,高举军旗。”据说:嘎迪赛之日是欧麦尔取得胜利之日,在那里他攻开伊朗,获得许多战利品。
本•吾穆•麦可土目的名字,传述不一,据说:他是阿布杜拉•赛尔比罕•马里克•来比尔提里弗赫勒(عبد الله بن سربح بن مالك بن ربيعة الفهرى),是伯尼阿米勒•鲁外依(بنى عامر بن لوى)部落人。据说:他是海迪彻舅父的儿子。吾穆•麦可土目是他父亲之名。
据传:本•吾穆•麦可土目来临穆圣,当时在麦加,圣人正与古莱氏族贵族乃比尔(ربيعة)的两个儿子阿特伯提(عتبة)和舍依伯提(شيبة),以及西沙米之子艾布哲海力(أبو حهل بن هشام),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赫里夫之子吾麦耶(أمية بن خلف),穆安耶之子瓦里德(وليد بن المغية)交谈,教化他们奉行伊斯兰,希望他们改奉伊斯兰而带动其他人的信道。人的传统是:若他们的上层人倾向一件事的时候,其他人就蜂拥而来到至圣。他就对圣人说:“主的使者啊!请你教导我真主已启示你的,我以它取益。”他连说几次,但他不知道圣人正忙与众人交谈,忙从于事时,听见不足以知道,不然,低声交谈时才有机可行。或有一个瞎子来临,打断话题,因为圣人满怀信致讲谈时最厌恶有人打断他的话,否则就会皱眉而去,而本•吾穆•麦可土目既忧愁又害怕圣人皱眉离开是因他所致,就回去了。对于这件事,真主责怪圣人,就降示了这节经文。
伊玛目•扎西德(إمام الزاهد)说:“世界的导师至圣,当一个瞎子来到他时,他身穿吉庆的袍服急忙去迎接,并没有厌恶他。”
原来圣人对他以礼相待,说:“当我看见他时,就对真主因他而责备我的人表示欢迎,即使我不存在一点喜爱也罢。”并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据说:真主的使者终生没有象《皱眉章》降示他时的忧伤一样沮丧,因为其中对这类事有严厉的责备。他是引领正道的爱臣,而且这个召唤没有在他个本•吾穆•麦可土目其中,所以是轻微的责备。不然,对信道者显示这些,暗示了他敬畏的奴仆所做的义举。因此据传,赫他布之子欧麦尔(عمر بن الخطاب)得知,一些伪信士作为众人的领拜师,拜中这念《皱眉章》,欧麦尔就派人杀了他,此举没有证明他的品级在他跟前和他的宗族跟前有大罪。
本•宰德(إبن زيد)说:假若他可以暗藏一件启示,他必定是这样的,也是如此的,如象真主说的:“你不要把真主准许你的抛弃,你应该喜爱妻室们”,又如:“你挽留你的妻子,你应当敬畏真主,你心中要隐藏真主没有公开的,你要畏惧人们,指主发誓,我最适合畏惧它。”圣人所做的是放弃适合的方面,所以不为罪过,因为他所力求的是寻求更适合的。
他打断圣人与宗族的交谈,暗示他需要得到仁慈和疼顾,不需要粗鲁。仿佛一个声音说:“他离开了,因为他是一个瞎子,不适合他伟大的灵魄。”
(3)你怎能知道,他定能纯洁自己呢?
什么事使你成为知者,知道他的情况,并把事情实质显示给你,直至你一目了然呢?伊玛目•苏海依里(إمام السهيلى)说:“你看看为什么降示这节经文,告诉不在场者,于是他说:‘他曾皱眉离开了’,没有说:‘你皱眉着离开了。’这是比喻不在场者的情况,然后,他前来面对面说:“你如何从真主中知道他来临并非顽抗,而是倾心向善。那些多神教奉伊斯兰者是瓦里德(وليد)或吾麦耶(أميَة),而他曾是一位表率,因他信奉伊斯兰而许多人来信奉。而在好象以责备的口吻与圣人交谈,然后,又当面呼唤他,是在嫌弃后来安慰圣人。据说:”本•吾穆•麦可土目(إبن أم المكتوم)曾信奉伊斯兰,并且学习所需的教门事情,而那些不信的逆徒,他们确顽固不化,那么以此确定本•吾穆•麦可土目确是有罪过的。而圣人的行为是正义之举,为什么真主还以此责备他呢?据说:事情虽然如此,但圣人的行为很明显让人认为是嫌贫爱富,很难避免是对穷人心的创伤,这是不适合圣品的行为,因为他放弃了最贵的。
“他定能纯洁自己呢?”暗示:他希望纯洁时,你离开他使不得,那他怎会定能纯洁呢?”
(4)或他能受劝而劝戒有益于他。
或他接受忠告,如果他没有到达全美纯洁的品级,你的劝戒会益济他的。
在《克什夫》(الكشاف)经中说:“其义是:你不知道,他急需一位能纯洁,能劝导的人,假若你知道了,那些对你并不过分。”
机密:1、真主的话:“纯洁自己”是清廉一切罪过,或“接受劝戒”是以一部分善功来装饰;2、谁注重以库夫勒纯洁他们的人,是不希望得到纯洁和劝戒的人。
暗示:最适合以知识教育他,使学习者纯洁,不要以貌取人,正如观看下等人那样,教授是借教授纯洁他身上迷误的污秽,清除他心中愚昧的泥垢,不以低贱今生的表面来衡量。
(5)至于自满富有者,
(6)你关心亲近他,
对于由正信,由《古兰经》所包含的真质贤学上无求自满的人,你关心他,欲引导他,设法校正他,除瞎子外。其中增加了圣人对合群于他们的厌恶,因为倾向手段者不是贤明的品质。对一件事关心是奉承,维护它,注重它的事情,并替它分心。
(7)他不纯洁自己与你何干?
那些自满无求于伊斯兰者,于你无害,无罪过,你何必忧虑他的事,奉承奉行伊斯兰者,你只负传达的责任,又为何希望不愿接受的人奉行伊斯兰呢?他确已秉造在贪今生,迷误后世上了。其中轻视了违背他的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2页
(8)至于他殷切奔来请教你,
(9)且心怀敬畏之人,
(10)你却怠慢了他。
(11)绝不然!这确是一种教诲。
投奔于你,从你上寻求正道的准则,高尚美德的人,因为他畏惧真主或害怕不信之人及他们的迫害而来临于你。
在一部分经注中说:“假若他不注意,对疏忽的人怠慢,就是嬉戏玩耍之列,由于他嬉戏,没有以他人利益为先,就落于这方面。
暗示:往事的作用是说明了灵性和真境,没有阐述身体和财产。贵人是真主以正信和善功尊贵了他的那个人,即使在众人面前他是卑贱的。贱人是真主以库夫勒和违抗卑贱了他的那个人,即使他在众人面前是尊贵的。
据传:从此以后,穆圣对于穷人毫不皱眉,对于富人毫不重视。曾经穷人在圣人的场所中是贵宾。即:他以百般的仁慈尊重他们,包括有大人于小孩的礼节。而教法,知识,法律所暗示(حملت)的是临近懦弱的行善之人,优待方面(عن خير)让他超先于纯洁尊贵的人,正如这一章中用它来所暗示圣人的。
他们一部分说:在真主面前有修道者的品级和尊重其居民,有今生的卑贱和轻视其居民,所以,热心与修道者交结,因为他们中就没有这些德性,与他们交结必有益济,比较热心与自满之人交结的不同,他们中就没有这些德性了,而与他们交结只有作废。圣人说:“谁嫌贫爱富,谁确已坍塌了自己教门的三分之一了。”
部分上等人说:“穆圣恭维古莱氏族的贵族们,因为万物众生中杰出的贵人是真主使人贵(العزَة)的德性的显现处,而他使他们行前显示德性的修道之人,以便全美他本质的伟大德性(صفة الكبر ياء حقهاا),虽然,不见得他与他们般平,但超过这个品位没有比他更高的,他全是奉真主命令的。”
“绝不然”这是制止关心自满者和违抗奉命引导世人的引导者之人。哈桑(حسن)说:“当哲伯拉依来对圣人宣读了这几节经文的时候,圣人脸色突变,好象落入一层灰尘,忧愁地等待真主的判决。当真主说:‘绝不然!’即是指你不要这样做,他对你不适合。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3页
“这确是一种教诲”,应该以它为劝戒,遵行它所制定的。它指古兰。
(12)所以,谁愿意,就让他记诵它吧!
即:背记《古兰经》,不要忘记它,或以它为教戒。谁象那些自满者那样轻视它,就无须注视他的事情。
(13)它在珍贵的册页中,
(14)那些册页中是被升高颂扬,是被洁净了的,
“册页”,阿拉伯人认为,凡是被写的都是册页。即:被记录的仙碑册页中。
“珍贵的”,在真主御前是尊贵的,因为它是尊贵的《古兰经》册本。
“被升高颂扬的”,它在第七层天上,或价值昂贵,教戒高尚,因为它被放在第一层天尊贵房子(بية العزَة)的著名地方(即:第一层天上分降古兰的位份)。
“被洁净了的”,是纯洁的,恶魔的手毫未触摸过。
(15)是在许多记录的天仙手里,
(16)那些天仙是尊贵善良顺命的。
“记录的天仙手里”,记录的天仙,他们从仙碑(作对照)记录册卷。记录就是按各人的修养显示,阐述。据说:“在它外表有一个锁,只有清洁的天仙才能触摸它。”
古勒托比(قرطبى)说:“真主的话所指的是:只有洁净的人才能触摸它,这等人就是记录的,尊贵的,顺命的。”
“尊贵的”是以临真,高尚而在真主那里荣获尊贵,或是疼爱信士,替它们求饶的。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他们是尊贵的,因为他们常与阿丹子孙同在,除非他们与妻子同居,大小便时。指点了他们是以记录善恶而荣誉的天仙们。”
“顺命的”因为他们由所爱物上纯洁无染,妙体透明,服从真主,比如他们说的:某人顺从造化他的主。即:他服从真主,或对行善者是诚实的,记录善者是在人的右边。
(17)自我毁灭的人,他是多么忘恩负义啊!
这是一种厉声谴责,在今生毁灭是最严厉的惩罚,毁灭也解释为诅咒,所指的是灵性遭受毁灭,它才是最严厉的惩罚。波文:不信道者已遭天谴。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是遭罪刑。”
“它是多么忘恩负义啊!”人是多么忘恩负义啊!何况真主曾一度恩赐它。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4页
其义是:他们多么顽固地否认真主,忘恩负义,何况明知他曾一度恩赐他,而且在遭受毁灭谴怒时,他们祈求他。因此部分上等人说:“真主谴怒了不信道者和竭力不信真主之人,因为他们既不明知创造他的主,更不明知自己,假若明知自己,必明知创造了他的主。”
暗示:人将要遭受最惊恐,最丑恶的惩罚。
(18)真主曾用什么东西来造化他呢?
用那卑贱的东西。其义是:你何必思考,真主曾用哪一物创造他。
(19)是用一点精液,他曾造化他且规定他。
用肮脏的一点精液,他原来就象这卑贱之物一样,怎敢自大,傲慢和否认,把这美丽形象,端正身体穿在这卑贱之物上的施恩的真主呢?
“并规定他”,并使肢体,体形匀称适度,而预定他。即:根据被规定的尺度创造他的肢体,体形, 大小或作用。
波文:并且,早与在母腹中,明确(بديد)规定(اندازه)了他的肢体,体形,形象的度量,规定了他的一切情况,直至他体形健全。
规定也是以前定而论,使他成为有血块,肉团各种情况的,直至到是男或女,薄福或幸福的另一些情况。
(20)然后,赐他易行的道路。
即:他从腹中出来的道路容易,因子宫畅开,在生产前是没有开的,主启示他颠倒,并翻转他,使他脚上头下,若不是这样,他不可能被生下。并且赐他在教门中善恶易行的道路,并使他能在善恶中修行,这是凭前定的,而且为他标记出益人的,贵人的,理智的事情,及差圣降经等,并标出了正轨。据说:是人的正道,按第二种意义,醒令了人神所行之前,按第一种意义是一切动物所行的道。
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他对凡是为人前定的易行方便,援助寻求他的引导的人,追随拯救世人的人者。”
塔西勒之子艾布伯克勒(أبو بكر بن طاهر)说:“他使为人创造的,前定的每件事物易得易行。”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5页
(21)然后,他使他死亡,并安葬他。
“使他死亡”被规定他的期限到尽时,取走他的生命,为了优待他,并把他埋葬在坟中,没有把他抛在地面上,象其它动物那样,为猛兽,飞禽所粉碎。
在《机密显然》(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他没有使人成为投入猛兽之食,或抛在深谷中的弃物,坟墓是用来优待信士的。”
据说:埋葬死者,如果他亲手安埋了他,埋葬者就是掩埋者,坟墓是死人的居所,安埋他,如果是奉命或是能够安埋他,安埋者就是真主,因他为命令把死人埋葬在坟中。
在《穆夫勒达》(المفدات)经中说:“安埋他是为死者设备了一个位份,把他安葬在其中,比如:我让他饮水,是为他准备了水,让他从中饮。据说:真主醒令如何安葬他。”
诗(مثنوى):
كندن كورى كه كمترپشه بود                          كىزمكر وحيله وانديشه بود
迷误者的坟穴是卑贱的,        纵然你千方百计,费尽脑汁
حمله حرفتها يقين ازوحى بود                             اول اوليك عقل انرافزود
一切强辩者因启示而确信,      那些有理智之人是最先增加者。
对于信道者死亡是所许约的恩典,因为借死亡他脱离了今生监牢,死亡的品级也是脱壳显真,投奔于永远的生活和永恒藕断丝连恩典,对于诚信丑恶,行为恶劣的不信道者来说只是面临各种灾难祸患的钥匙。
部分经注对于死亡评价:死亡是埋葬的前提,或是惊恐和宣判,因为今世生活是朽坏的,其结尾就是死亡。由伊玛目沙斐仪(إمام الشافعى)上传来:
فلا تمشين فى منكب الارض فلخرا                فعما قليل يحتويك ترابها
“在地上你不要自满地狂行,它很少的土将埋葬你”
或是鼓励人们完美素质,或是看守他和复生他其中的公道(程序,对比),这是暗示了真主的全能和他全美的机密奥妙。
(22)然后,当他意欲之时,就使他复活。
当他意欲的时候,就复活他,复生就是复活。复生关系他的意愿。暗示:复活的时候在他本然中没有规定,而是顺其自然,与死亡的时候有别。死亡可有被规定的年限和被制定的期限,那么为什么在他本然中要确定呢?为何要决定发出的年限呢?同样复生不能只推托于真主的意愿,但愿复活的期限凭意愿而定,相似死亡的期限也因意愿而定,因为在真主上不通行时光,死亡是复活时的前哨,因此圣人说:“谁死了,谁就成立了自己的复活日。”即:死亡的时候相连复活时的时光,因而死亡是未知的(مجهول)小的复活日,相似大的复活时。
机密:死者如果是幸福之人,他就从幸福之人坟中复活而起,那怕起先被埋在薄福者的坟穴中。如果是薄福之人,就从薄福之人的坟中复活而起,那怕起先被埋在幸福之人的坟陵中。因此,萨哈布•麦沙勒格(صاحب المشارق)在他的呼图白(خطبة)经中说:“然后,当他意欲时,就从它中复活他。”从麦加复活他,因为他被安葬在麦加,在麦加没有任何坟穴,而是天使把他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圣人说:“我教生中,谁曾干了鲁特宗族的行为而死去,真主就把他搬迁于他们,直至同他们一起复生。”在另一节圣训中说:“谁干了鲁特宗族的行为而死去,他的坟带着他离去了,直到加入他们队伍,复活日与他们复活在一起。”
据传:一个人名叫本•海依俩尼(ابن الهيلان),按传统(فى التشيع)已是成年人了,而在配贤们心目中,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当时,他捣毁了一堵墙,墙倒压死了他,他被埋在一块平地中,在埋葬之日,没有一个赞誉他,也没有堆坟的土,当时,人们只垂下包扎他的围帐,根据上等人建议的情况,他们发现了土,甚至法官哲玛伦丁(جمال الدين)也前来参加,人们更是蜂拥而来目睹他事情降临的奇迹,这是以它为见证的迹象,真主揭开了谁的心胸呢?我们向真主祈求平安。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6页
据传:宣礼师伊布拉欣之子穆罕默德(محمَد بن ابراهيم)传述:在朝觐期间,他抬送一个亡人,除送葬的人们外,他没有一位家属,我们抬送他,把他盛入偏洞中,下葬者出来后,我来用土块堵洞口,而发现死者已不在偏洞中了,我就离开了,坟仍象未葬亡者一般留存。据传来麦地那一位没有参加他殡礼的行善之人梦见他说:“请你去告诉我的子孙,你告诉他们,我确已被迁移,埋在阿巴斯(عباس)坟陵旁的坟地中,如果他们要探望我,就站在那里,先说祝安词,再做祈祷。”
天经机密:人为什么忘恩负义呢?真主用人体的一点精液创造了他,为显示他的本然,德性和尊名规定了他修行的程序,然后,为显示俊美和威严的(جمال وجلال)尊名,使显然之道对他易行,然后,使他由自私自利上死去,在大见浑化时,把它安埋在浑化的坟中(فى قبر بقاء),然后,当他意欲时,使他因浑化合一的形象而复活。所以,奴仆应该知道恩典的价值,不能有自傲和自欺,故自称唯独真主的许多全品,如象:全知,全能,意所欲为等。
(23)绝不然!他还没有奉行真主曾命令他的那些。
这是制止人们自以为是的行为,使他成为高尚品质者,因此,真主没有鼓励他,而是命令他,如果他是高尚品质者,那么,他就是继承前辈的后尘者。
其义是:人们还未交还真主命令他的正信和善功。
波文:他们说:“所指的是凡人,特别到于这险境之人,一定每个人履行真主的命令是自己职责,绝不要超出界外。”
بنده همان به كه زتقصير خويش     عذر بدر كاه خداى اورد
因自己松懈而这样的奴仆,应该来到真主的院庭忏悔认错。
ورنه سزا وارخدا ونديش   كس نتواند كه بجاى اورد
若不是真主合宜心愿的毛拉,任何人不会登品。
机密:绝不然!他还没有奉行真主命令他的——昭示我的本质所定的——显示我尊名的真质,掌管散发我德性的特恩。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7页
(24)让人类观察自己的食物吧!
在叙述有他们新生的恩典后,对有关他永恒的无数恩典加以制定。即:让人观察自己日复一日的所生活的食物吧!我是怎样安置他的。
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说:“让人们观察自己的食物吧!以便他知道,自己无能的才智,虚枉的一生。”
圣人说:“阿丹子孙的食物,真主使它成为今生的一种艺术(装饰),虽然有它的香料和食盐,那让他看看是如何做成的。”
据说:少量的香料能调食物之味,配贤和迁士们曾经调味食物,加盐调醋。
(25)我倾降了大量的雨水。
我从云中降下了大量的雨水,以供他们需求,雨水是生出食物的原故。
定义:我奇妙地倾降了雨水。
(26)然后,我使大地奇异的裂开,
我以植物裂开了地,用有大有小,有体有形的植物。
(27)我在大地上生长籽种,
我在用植物裂开的地上生长籽粒。因为用植物裂开土地,土地会变得虚软,直至健全生长,籽粒饱满。籽粒是凡是所收割的小麦,大麦等,同类作物也如枣子,葡萄。
(28)葡萄和苜蓿,
(29)橄榄和枣树,
葡萄苗在裂开的地中不例外,它的同类作物也是如此。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但愿裂开地所指的是它的根开始发苗时,这里所指的是葡萄树,由于它很有名气,所以才以果子的名目提到了它和橄榄,它俩每一个吃后才回味无穷,你当知道,比枣子领先提到葡萄,因为它论味道是一种果品,论营养是一类食物,它是最佳的营养品。
“苜蓿(الفصفصة)”,它是一种作物名称。即:它是富有生命的,一年内经过多次砍割,生长了一次又一次。由伊本•阿巴斯(أبن عباس)上传述:它比枣子更鲜嫩,他们一部分人更偏重它,因为他它比葡萄更有生机。他们一部分人说:“它像绿薄板荷(النعنعا),果实和韭菜等为了吃用而割去它的叶杆的作物。”据说:所指的是一种绿苜蓿,独特的是它暗示各类植物,其中有割后再生的,有割后结束的。苜蓿是洗涤所用的籽粒,是一种洗涤剂。据说:“它是一种黑芝麻,阿拉伯人封藏它外壳变软,磨成面,做成面包。”他们一部分人说:所指的是凡是能吃的鲜嫩果类:如象西瓜,黄瓜,南瓜,木瓜(الباذ نجان)。
“橄榄”,用它能榨油。所指的是橄榄树,寿命长达三千年,特别提到它,因为有许多益处,特别对阿拉伯城市居民,他们用它来食用,润滑,照明,洗涤,它也是一种洗涤剂,穆圣曾经用它来洁美。
“枣树”,它是最益人的滋养。特别压制的椰枣能解毒,润肺,枣树是造化阿丹泥土的剩余。
(30)与茂密的园圃,
(31)水果和牧草,
园圃是有树木的花园和有枣子,树木的园林,或是凡围绕房宅的院子,或是枣园。正如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所说的。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8页
其义是:宽阔的园圃,以此而名誉,因为它茂密树稠,或它是有古树的园林。第一种是以哲理而暗喻,第二种是以被差遣者而借喻(مجاز)。
在《显露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不结果的树往往是茂密的,比如茴香,西洋松(ارز),松树(العرعر)。”
“水果”两伊玛目主张指的是葡萄,石榴和许多新鲜水果。而大伊玛目主张它是葡萄和美味食品(الرطب),对品尝者来说是美味可口的。
穆圣说:“从七方面造化了你们,从七方面供养你们,你们应当用七方面向真主叩头。”圣人的话指的是:真主用精液,血块,肉团……七次造化了你们,又用七种恩典:籽粒,……牧草(80:27——31),供给你们,但愿园圃列入那供给之外,因为它是那些恩典的生长处,你们应当用七个肢体向真主叩头:脸,两手,两膝,两脚。
(32)以供给你们和你们的牲畜享受。
真主以这样前定,以供你们和你们的牲畜享受,一部分被指定的恩典是对他们的食品,一部分是对他们牲畜的草料,还有许多引人渴望的全品恩惠。
机密:本然境界之人(الذاتية)喜真的籽粒和纯洁境界之人喜真的酒是用德性的葡萄酿制的,能为境界之人(افعالية)喜真的酒是用明知认主之境(المعرفة)的新鲜果品和橄榄酿制的,每个不信道者被引导到达真主的认主独一的枣子,显示真境(الوجدا نية)和尝到真境的甜美(الذوقانية)的水果,与爱慕,渴望,喜主,纯洁等园圃,及其动物喜爱的牧草所酿制的,而这些尊贵恩典的一部分是特赐给上等人的,如象:灵性,机密和心,一部分是供给下等人的,如象人的本性和人体本性的能力。
(33)当巨暴之声音来临的时候,
叙述起先创造他们和他们的生活后又进入叙述他们被召集的情况。即:当巨暴声来临的时候,每个人为自己而担忧。巨暴声就是大灾难,万物众生因它而被震惊。即:是为复生他们被发出的巨暴声震惊,这是形容了第二次的情况,人在自己坟中被巨暴声震醒。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39页
这是在来临是时震耳欲聋的一声呐喊之前。据说:“这是在洞中发出的巨暴声。”所以巨暴声的真境是在吹号角中。
(34)在那一日,各人将逃避自己的弟兄,
(35)自己的父母,
(36)自己的妻室儿女;
在那日,各人将逃避自己曾经喜爱和疼慈的弟兄,对自己恩重如山的母亲,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父亲,与自己终生恩爱的妻子和自己的儿女。当时,他为自己忧虑重重,而且他知道,他们对自己毫无益济,他就希望在今生中那样远离人们,不要与他们为友,也不要因他们而被考问。
塔西勒•艾布海勒之子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طاهر الابهرى)说:“当时,他无能搭救他们,也无计可施的时候,谁能替他解除那些忧愁呢?假若在今生出现类似情况,他必定依赖除真主外的明知者,给予援助,并能使他从依靠的广场中能为所欲为,在交付的庇荫中悦心满足。
机密:为人(心)将逃避他的弟兄(机密السرَ),母亲(自性نفس),父亲(灵性الروح)和妻室(人性能力القوى البشرية),及其他的儿女(他的各种行为和情况),因为在那日,任何人不会凭自己的功修得脱离,而是凭真主的特恩和援助,正如圣人所说的:“你们任何人绝不会以自己的功修进天园。”他们问:“主的使者啊!你也不凭自己的功修进入吗?”他说:“只有我是真主以他的赦宥庇荫的人。”
(37)在那一日, 各人将有缠身之事自顾不暇;
这是说明那逃避的原因。据说:只是在那尊大的情况和事情中。即:每个人自顾不暇,而且面临使人担忧的各种惊恐。伊本•谢赫(إبن الشيخ)说:在那日,人心充满忧虑,没有丝毫悦心,由于他事事相关而百事缠身,处在复活日的忧心中。
弗尔顿丁•阿他勒(فريد الدين عطاء)叙述道:
كشتى اورد درد ريا شكست              تختئه زان جمله بربا لانشت
死亡来在毁灭火海中,    那一切高品之人仍坐在高位上。
كربه وموش دران تختئه بماند            كار شان بايكدكر پختئه بماند
那猫和鼠被摆在木板上,  那品级者的指点对于聪明者是提拔升腾。
نه دكربه موش راروى كريز                             نه بموش ان كربه راچنكال تيز
老鼠在猫面前想不起逃脱的计谋            猫就不用锋利刺爪对待鼠。
复活时也是这样的复杂,即:那是你的知己,绝非我的知己。
据传:圣太阿依莎说:“主的使者啊!人们是怎样被复生的呢?”圣人说:“赤身裸体被复生。”她问:“那妇女是怎样被复生的呢?”圣人说:“也是赤身裸体被复生。”阿依莎说:“妇女与赤身裸体的男人在一起多害羞啊!”圣人就念了这节经文:“在那日,每个人将自顾不暇。”逃离是为防备他们没根没头的纠缠,因为人将问他:“你为何不用你的权利营救我。”祖辈说:“你没有尽到孝敬我们的责任。”妻子说:“你把非法物供给我们,并让我们犯罪。”儿女说:“你没有教育我们,也没有让我们跟随正道。”或着愤恨他们。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0页
由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上传来:嘎比里(القابيل)逃离他的哥哥哈比里(هابيل),至圣逃离自己的母亲,伊布拉欣圣人逃离自己的父亲,奴哈逃离自己的儿子,鲁特逃离自己的妻子,怎么不会有逃避的一派呢?”
据传:一个人将逃离自己的朋友,近亲,以便使他们不要看见自己曾干的丑恶行为。部分道长说:“今日谁为自己担心,明日他必为自己担心,今日谁为他的主而操心,明日他必为他的主操心费神。”
穆阿孜之子耶哈雅(يحى بن معاذ)说:如果你的主那里担心你的今生和后世,在今生希望所愿,爱己所好,而在后世,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每个人有那缠身的事情,那么你何时才能去明知你的主,并服从他呢?”
他们一部分人说:“明知之人(العارف)虽与人合群,可他心确离开他们。”据说:我确已使你成为我心胸中的思动,但我的身体纯洁无染,我怎会当心我的归宿呢?
(38)在那一日,许多的面孔是光华的,
(39)是喜容含笑的,是愉快舒畅的;
这是阐述被提事情的结局,它们被分为幸福者和薄福者,这是在提到大灾难来临后的情景。即:因他们的本然和德性之光而发光,显然,什么是容光焕发的人,当他面容显露出光亮时,他就是能为(افعال)独特作用的人。
由伊本•阿巴斯(ابن عباس)上传来:那是夜间立行的原故,穆圣说:“谁常夜间礼拜,他的面容在白天优美光华。”
由宰赫凯(الضحاك)上传来:谁选择小净和常川立站,在主道中他不会沾染灰尘。
“是喜容含笑的,是愉快的”,因他亲眼大见了永恒的恩典和常川的快乐而喜笑愉快。卡什斐(الكاشفى)说:“喜笑的就是欢乐的,愉快的就是欣喜的。由于他脱离了各种火狱,得到了天园的花园兴奋欢乐。”
在部分经注中说:“喜笑的,就是欢乐高兴的,因为他已知道会成功和幸福,或他已从轻易清算中结束。愉快的,即:以善而庆贺的。”
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是从眼神中带着含笑,从心底中觉得愉快。”据说:是不信之人已失望了,因他们得到欢乐。
本•他西勒(إبن طاهر)说:“在他上揭去了昏愦幔帐,于是,他因临近真理而喜笑,因亲眼大见他而愉快。”
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那面孔因看见自己的毛拉而光华,因真主已喜悦他而含笑。”
赛海里(السهل)说:“因认主独一和立行圣道之光而发光。”
机密:执掌灵性和机密之人的面孔,以明知真主和本能境界真知的明知之人的心因道学和妙理而发光,因各种显示的恩 “在那日,许多面孔是光华的。这并不是在今生因洁净,洗涤的白亮而喜容含笑,因为他为真主在今生漫长之人日哭祈,并使两眼由看见真主外之物上完全失明,正如舒尔布圣人和叶尔孤白圣人曾有过的事。愉快的,并不是在他上取掉了今生的畏惧:因此真主说:“在今世生活和后世中,在他们上有一种喜讯”,因为天使对他们说:“不要怕,你们应当用天园和明见而欢乐。喜笑就是面容舒展,因心情兴奋而露齿含笑。在主那里露齿含笑,被称为露出齿含笑的品级。”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1页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愉快的,即:显露者因欢乐而得喜讯,在飞龙毯上喜容含笑地互相致意。那是这样的:心情如果愉快,血液就扩散,犹如水在树上扩散一般。”
(40)在那一日,许多的脸面蒙有灰尘,
(41)被黑暗所遮。
“有灰尘”,是有灰尘和浑浊。据传述:不信的人戴上死亡龙头的时候,灰尘将落在他们面孔上。据说:是离道和卑贱的灰尘。
“被黑暗所遮”,黑暗如同烟尘一般,在灰尘和黑暗交织的脸上你不能看见同情和指望,正如被驱赶者脸上蒙有灰尘一般。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黑暗是从被烧烤的,或木棒等物上目击的烟,黑暗也是灰尘。这是比喻蒙住不信之人脸面的烟。”
赛令耶(السرَى)说:“是在他脸上显露出了远道的忧愁,因为他已判定为有幔帐的陷入边逐赶之门中。”
赛海里(السهل)说:“面孔多半被黑暗所蒙的人,真主远离他,恼恨他,而且常常给他增加黑暗。”
(42)这等人就是不信道的作恶荒淫者。
这等脸黑,而且蒙有灰尘的人是落人不信道并作恶的人,因此,真主在他们的黑脸上又蒙上灰尘。穆圣说:“在复活日,当牲畜变成土的时候,这些土就被撒在不信道者脸上。”
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这等人是对真主的责任背逆的,对奴仆的责任作恶的。”
机密:没有触犯库夫勒的作恶之人,没有列入被褒贬之人的队伍中,而是已创造了应受低贱和抛弃的因故,因为作恶的根本就是不信,偏离真理。作恶被限定在犯大罪中,往往陷落其中的是犯罪的穆民,但是应该担心它,防备它,因为大罪往往列入不信之罪,小罪往往被列入大罪。
正教中的一位上等人说:“金银和各样财产并非今生的贵重物,那只是今生的容器和脉管,就像奴仆的动静和服从,绝非教门的主体,而只是教门的容器和脉管。他的教门全部是火焰和废渣,今生全是忧伤和寒流。嘎伦(القارون)那全部的金银,财产对他成为厌恶的,有害的,当他希望对真主履行职责的时候,被拒绝,他没有履行对真主的义务,因被被憎恶的金银财产而被地吞没。啊!多少集资和财之人只昏愦的梦中,昨日,法老成为贪今生之人,因为在他心中有贪今生的污浊。啊!多少富翁没有按律完纳,昨日,他的心拒不屈从(بارسپارد),因为心从暗藏的一面已从这今生受污染(داغى),而今生有正信之人(مرد دينرار)的结局(سرانجام),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有许多面孔是光华的,是含笑的,是愉快的。”而贪今生疏正教之人的结局,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许多面孔蒙有灰尘,被黑暗所遮。”
他们一部分说:“有顽固本性和私意之人的面孔蒙有自私自利的灰尘,自私自利的灰尘被双重性的黑暗,两面性的黑暗所遮,这等人因他们面孔上的灰尘,使他们的真体被遮,他们薄福了,他们黑暗的本性已失迷了追随发光的引导人的灵性和高品之人,求真主从这些中保护我们和你们。”
《皱眉章》凭真主的特恩,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闰八月的星期一全美脱稿。(آمين)

[ 本帖最后由 tiffany 于 2009-8-11 20:00 编辑 ]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52:2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一章  折起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当太阳折起之时,
折起它,暗示了取缔它。赛尔迪穆夫塔(سعدى المفتى)说:“没有制止寻求它的真义,太阳在完全顺从地被折叠起,被名符其实,也没有阻止这样想象。因为真主可以在它中创造承受折起的东西,故使他成为伸展的,然后将折起它,真主确是全能万事的。”
他们一部分人说:“真主确能够使太阳存留,而涂抹它的光。那么显示的话是:它常川是存在的,它的光是铺展的,而眼光没有被卷在其中。”答词:它指点了必然性的判断。据说:折起之意义是从它的轨道上把它抛在地面上,正如群星是因射击而成为昏暗(انكدار)那样,那么,如果它抛在地上,就折起了它,穆圣说:“日,月是两道光,复活日它俩被丢在火狱中。”
当哈桑•巴什拉(حسن البصرى)听见这节圣训时问道:“它俩何罪之有?”伊玛目说:“哈桑的问题很坦然,日,月确是两个无机物,把它两个抛入火狱中,并不是对它两个有害的原因,恐怕它两个是增加火狱中热量的原故。塔依布(طيبى)说:“在火狱中折起它俩个,以便借它俩个惩罚火狱的居民,特别是拜火的人,并不是在火狱中来惩罚他俩个,因为它俩个没有被责成的义务。不然,它俩在火狱中的路径是火狱本身的路,被委托于它的天使的路。”
在弗拉勒(فنارى)的开端章经注中说:“天如果一层一次折起的时候,它的星宿就被丢在火狱里。”
修道之人说:“哈桑的话是最细致的话,光不会沾火,除非它含有火的份子,那么太阳,它的光相连着阿勒什之光,它的火相连着火狱之火。如果有人问:怎么能在火狱中折起它俩个呢?以几何体确已确定,太阳是很大的一个圆体,等于环绕大地一百六十四周转,也相当于大地一百六十四倍的重量”。答:”真主确使它进入一个核桃中,即使有那么大。”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3页
修道之人说:“的确,在复活日真主将伸展大地,按两世的宽度,依它俩的居民和体形的多少倍伸延,已确定,不信之人的火牙如伍侯德山大,他的体形有三日路途。如果每个不信者的身体都这么庞大,那么,你想想火狱的宽度。而太阳的圆体在火狱中如象一个核桃在大宽房子中,两世的宽大只有真主才知道其度量。”
(2)当星辰坠落的时候,
他是出现的群星,也比作出现的植物和绿翠(رأى)。“坠落”指急速没落。据说:当群星坠落的时候,坠落的根本是速降(الانصباب),在那日,天降星雨,天上不存留一个星宿,都全部跌落在地面上。伊本•阿巴斯关于星宿的传述是:天地间有一光链吊着一盏灯,那光链操在天使手中,如果天地上一人死去,那星宿就从他们手里掉落,因为这是他掌管的那个人死了。
机密:称为生命的灵魂的太阳之光被折起,并由他的身体上取去它,表里不一十个触觉的星宿将坠落。又指点了:在真质显露时,凡相反全部真质的表体全被折起,真质者(الماهيت)的欲望喜好和表体的群星已被浑化,在它上不留任何踪迹,因为它是无的品级,特殊的见证。
(3)当群山行走之时,
“行走”是由于遭受的,震动从地面上取缔,由原位上根除,也不象云那样飘在空中的时候。这是第二吹之后,“行走”就是在大地上经过,行走是两样:行者自愿地,就象真主让你行走,强制的行走,如象群山行走。
机密:行动者的肢体和体形的群山由确定给它的地面上已经行走。也指在明见境界发生显露的各样群山。
(4)当怀孕十月的骆驼被摈弃之时,
孕驼就是怀孕十月的驼,以孕驼为名直到年满生产,它是阿拉伯人财产的命脉(انفس),他们生活出路的支点。
“抛弃的”,是失去装饰和忙谋。其义是:当怀孕十月的母驼被放弃,被抛弃,被疏忽(مهملة),原来是被喜的,主人喜爱的,而不被重视的时候,因为主人自顾不暇,这是在复活日来临,到达的时候,在那时,人们确抛弃了一切财产和权利,为自己担忧,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财产无益处,儿女无益处。”
伊玛目艾布来依斯(أبو الليث)等人说:“这是一种比喻,因为复活时没有怀孕十月的母驼,即:复活时的惊恐来临时,假若一个人有一峰怀孕十月的母驼,必抛弃它,只顾自身。希望他们认为复活日在第二吹之后,或在复活时的初时,可是在初时怀孕十月的身体还能自理,所以不是比喻。”
机密:指担负一切行为和情况的身体,也指许多人抛弃了曾经以它而受益的怀孕十月的母驼,专顾在行道中,也抛弃了许多益物。
(5)        当野兽被集合之时,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野兽是陆地上的动物。”
伊本•谢赫(ابن الشيخ)说:“它是一个名词,是不被人驯服的陆地动物,在没人烟的地方,与家畜不同。”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4页
“集合”,指从各方集中,混合而来,而且与人混杂,这是因为那一日的惊恐被召集。据说:因抵偿而复生,以显公道。盖塔德(القتادة)说:“为赏罚万物被召集,包括一只苍蝇,如果赏罚结束,它就化为土,然后复生场上不存一物。只有阿丹子孙的欢乐,愉快和他美丽的形象,或他的形象如同孔雀,夜莺(البلبلة)等形。如果为赏罚,动物被复生以显公道,那被责成的人神怎能不被复生呢?”
机密:远离真理,疏远正道的人性本质,在洁净门内(باب القدس),必被毁灭浑化,而且被召集于初造的情形。
(6)        当海洋澎湃的时候,
当海洋沸滚,或因一部分流到另一部分的而装满,直至千江百河汇于一海的时候,大地因火炉当柴满时沸滚而大地全被水淹。沸滚的道理是:火狱在海洋底部,它现在只有一层,其热度不会达到它之上的海洋,以便大地居民在海上方便取益,当今生期限到尽,幔帐就揭开,那火狱的热量将直升海洋,海水就烧灼,而且对火狱居民成为沸滚的,或西风吹打了它,它就变成了火。
在《弗图哈提》(الفتوحات)经中提到:欧麦尔之子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عمر)随时随刻面对海洋说:“大海啊!你几时变成火?”装满的道理是:群山粉碎,它就变得象不能凝固的土,而流于最低处,从地面上淌到别的地方,与海混合变成平地。而众海汇成了满载的一海。他们一部分人说:“装满是甜水加入淡水,然后淌流,直到一头牛跟前,然后牛吞咽了它,当咽到肚腹中的时候就干了。”
由哈桑(حسن)上传来:“水流走了,其中不存一点。”
拉艾布(راغب)说:“水流走,只是因为火喷发。多数注释家认为,喷发是点燃,然后,它变成了火,这是点燃火狱的惊骇来临,海水喷发。”
机密:海洋指显示本然者的明知品级,显示德性者(صفاتية)的奇迹(حكم),显示尊名者的道学。如果凭显示真一品(الوحادنية)合一了的时候,就成为一条大海,它就是包含各个品级的本然的海洋。道义的海洋(بحر الماملة)是对表里未见和亲眼大见,今生和后世一切本质和事情的说明和教训(اعتبر),它确已统一而变成无岸无底满溢的一个海洋——本质的海洋。原本的海洋(بحر العنصر)是一部分流入一部分,每个份子接绪到其原本,而变成一条大海。
(7)        生命被配合之时(灵性和肉体相结合时),
当人的体形被配合的时候,在部分经注中说:也包括神类被配合的时候。——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6页
其义是:生命相连身体,或使生命入于身体。也针对在自己上有善恶的人,也指清廉者加入清廉者的队伍,作恶者加入作恶者的队伍,或是他相连自己的文卷,或伴随自己的行为。因而执拗的自性(نفس)与自己丑恶行为相配合,安定的自性与自己的善功相配合,或信道者的本质与仙女相婚配,不信者的本性与恶魔同层阶的时候。
机密:在口唤境界(عالم الأمر),对身体散发广恩的灵性相配了自己的能力(بوعية)和品级(مومجبة)——真主的尊名和德性和他浑化的一切美德的时候。
(8)当被活埋的女孩被询问,
(9)“你因为什么罪被杀害?”之时,
“活埋”是女孩活着被埋在坟墓中。他们(指阿拉伯人)曾说:“天使是真主的女儿。”然而他们把女儿都推给了真主,认为真主是接近她们的。
在《克什夫》(الكشاف)经中说:曾经一个人,如果生有一女儿 ,就让他活下,替他穿上羊毛衣服,放在荒郊中让羊和驼抚育她,当她要杀害她时,就等她到达六岁,然后对妻子说:“你装饰打扮她吧!我要带她去到她的井中。”他确已在沙漠中挖了一口井,到达井边时,就对她说:“你往里面看吧!”然后,他从背后把她推入井中,再用土填平井。
据说:孕妇当临产时,就挖一个坑,就在坑边分娩,如果生了女婴就丢人坑中埋掉,如果生了男孩,就包扎收养。
真主要亲自询问,以显公道,或命令天使询问。
由伊本•阿巴斯上传述:“对多神教徒的婴儿要询问,但不罪刑他们。这节经文,最能说明,因为已确定,罪刑只以罪过来定。”
由伊本•麦斯欧德(إبن مسعود)上传来:“活埋女孩的男女都在火狱中,如果活埋女儿的妇女是成年人。”
机密:相掺沽名钓誉和私意的功修要被审问:“你们因何原故而毁坏功修之光和它的灵性呢?”被活埋的能言的生命也被询问,把动物性生命活埋在身体中等城坟墓中要被询问,你为何杀害它,毁灭它,因何罪过你遭杀害。即:要求显示战胜能言动物性生命的怒恼或私欲等罪过,其实是他的本性和行为断送了他,于是明显了。因此圣人说:“活埋女儿的男女都在火狱中。”因为火狱中能言的生命与动物体相配合。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6页
(10)当功过薄被展开之时,
因为功过本死亡时被卷起,清算时被展开,凭他们的正信和天性被展开而拿给每个人,然后各人以其中的记录排班站队,册本中凡行为被记载的,就审问:这本卷册中是什么?凡大小行为都被记录在里边。圣人说:“人们赤身裸体被召集。”圣太温姆赛里麦(أم السلمة)问:“妇女当时是如何的?”圣人说:“温姆赛里麦啊!妇女自顾不暇。”她问:“什么事她们自顾不暇?”圣人说:“文卷被展开,其中记录着自私自利(一呼一息)。”据说:其中记录着微尘和一呼一息。据说:其中记录着微尘。
由瓦迪尔提之子穆尔台迪(مرتد بن وادعة)上传来:复活日,文卷从阿勒什之下飞落,而信道者的文卷从最高天园落入他的手中,不信之人的文卷,从火狱的脓水和沸水中落在他手中。即:其中记载着那些他的是非功过的文卷。
机密:本质(قوى)和生命的册本,其中有功过的形象,在死亡时被卷起,灵魂的太阳被折起,在复生时被展开,又归入身体。
(11)当天被揭去之时,
就是当天被取缔、除去,显露出它之外的天园和阿勒什的时候。“揭去”象剥去灵性皮子,揭去蒙在一物上的幔帐一样。
机密:指当由身体的大地上剥去灵魂的天的时候。也指点:为了显示一切尊名和德性,直到于显露机密和隐密而折起它的时候。
(12)当火狱被点燃之时,
为烧不信者的身体,火狱猛烈点燃的时候,点燃它,是因为真主的怒恼。点燃火是增加火的力度,并不是开始的新生。这是批判了说:“火狱不是现在被造的”之人的左极思想。它证明:点燃它在复活成立时。点燃是在其中增加和严厉。
机密:当折本和逐出道门的火狱用罪恶的柴和丑恶本性的石头点燃的时候,特别是用怒火和欲火点燃的时候。有这些本性之人在被点燃的火狱中。
(13)当天园被接近之时,
它临近一切敬畏之人,让他们进入,正如真主说的:“天园被接近敬畏者,毫不遥远。”
哈桑(الحسن)说:“他们临近天园,并不是天园降临他们面前,所指的接近是为反映肯定语气,正如真主说的:“在那日,不信道者被送入火狱。”把火狱送在他们面前是表示轻视和亏折。而且改变了加强的语气。含义方面:临近是指明的意义,即:使其居民进入它应受其中的优待。
机密:显然(آثار)的恩典接近了被喜的,被疼慈的敬畏之人。就这样,接绪和投奔的天园接近于俊美全知的喜真之人。
据说:这十二种情况,其中六种在两吹之中。即:从这一章开头至真主的话:当海洋澎湃的时候,野兽被集合,所指的是从各方面召集它们,并不是赏罚复生它们。六种在后世,即第二吹之后。克尔白之子伍班耶(أبى بن كعب)说:“在复活时有六节天经,正当人们在他们街市上时发生:(1)正当他们在街市上时,突然阳光消失;(2)正当他们在街市上时,突然群星没落;(3)正当他们如此时,突然,山岳在地面上陷落而震动;(4)神类逃避于人类,人类逃避于神类,动物及飞禽走兽同行,一部分相掺一部分的,那时,神类对人类说:“我们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然而,他们去到海洋,突然,那是起焰的烈火;(5)正当他们如此的时候,突然大地下至最低七层地,上至最高七层天,一次性炸裂;(6)正当他们如此的时候,突然凶风刮来,或类似的降临世间。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7页
(14)每个人都知道了自己备下了什么。
“他已备下了什么”,指他所做过的罪恶,而且已备下了它,或者备下过功过本,或备下了自己,因为在今生暴露的身体所做的明显行为在后世现出了符合他的,有确切性质的,有指定形象的美丑实体。把备下它描述给自己,其实是他凭真主的命令而备下,因为他今世所作的,仿佛副立站场备下了它。
其义是:知道它是在那时,他能亲眼大见他所做的善恶实情,清廉之人所见到的优美形象是他今世时所尝试到的,因为善功中必有艰难,天园确被艰难所环绕。如果是作恶者,在那里也亲眼目睹其罪恶,罪恶符合他的私意而显现给他,火狱确被牵心私欲所环绕。
他们一部分说:“知道所做的暗示了与自己的行为为邻,知道必定会受赏罚。真主的话:‘每个人都知道他已备下了什么’所指很长的一个时光,从这一章开头起,从第一吹起,到审判万物众生结束的十二件事,但不含有人知道自己在那时期,或在大灾难来临时所做的每件事,不然,在展开功过本时,因为一部分灾难在它起初,一部分相随而来,在各种灾难来临时知道自己的善恶,说明了对呼唤者的惊恐,其情况的可怕。”
欧麦尔和伊本•阿巴斯念了这一章,当念到:“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已备下了什么”时,他俩都说:“因它我已身临其境。”
由伊本•麦斯欧德(إبن مسعود)上传来:“一位朗诵家在他面前念了这一章,当念到这一节时,他说:‘小声点!’即:以畏惧复活时和行为受赏罚而诵念它。”
在那日,每个人看见凡是善功加倍特恩和赏赐,凡罪过遭责备和报应,善功吞没了忧伤,因何故我没有增加?凡罪恶应受了后悔,因何故我从事它?那时忧伤和后悔无用了。
你把今日当做得横财的机会,以便明日不要因行为而后悔。
能力之人啊!你当尽力服从真善之人,以免无能时悔恨忧伤。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8页
圣人说:“信道的奴仆在两种害怕中:寿限已逝去,而不知道真主对怎样安排,死亡已临近,而不知道真主对他怎样判决,奴仆应当以生命为自己准备,用今生为后世准备,老迈已近高龄,活接近于死,指主发誓,死亡并不遥远,只是进入一道门坎,今生并不遥远,只是与天园和火狱为邻。”
瓦西托(الوسطى)说:“天经中说:‘每个人都知道他已备下了什么’,我确信:我不知道,我已努力,但不适合那所见证的,的确,谁凭贵人(特恩)的外衣被提拔,谁已成功。谁相连自己行为的善恶,谁必已亏折,绝望。在《古兰经》明文中说:‘每个人都知道他已备下了什么’,而在叙文中是他行前了什么?退后了什么?因为这一章接连真主的话:‘当坟墓被揭开的时候’,而坟墓是在今生,因而提到今生人所做的是什么?为后世人所留下的是什么?所以,每个封印是会见他的位份。”
(15)我指隐伏的星辰,
(16)没落不显的星辰,
不信之人啊!任何事不象你们所谬论的:《古兰经》是术法,或诗文,或笑话。
“隐伏的星辰”,即一个人在众人面前隐伏退却,潜人门内。隐伏的根本是潜于幕后。隐伏的恶魔是把它的鼻子(خرطومه)伸入奴仆心里,奴仆赞念真主时,它就隐伏了,奴仆疏忽时,他就进行唆使。
其义是:我指运行的星辰起誓,即:除五大明亮星星外的星辰。五大明星是:火星(مريخ),也称为金字塔(بهرام);土星,也称为宇宙(كيوان);水星(عطارد),也称为文书(كاتب);金星(زهرة),也称为太白星(انا هيل);木星(مشترى),也称为急流(زويس)。除这五大明星外,没有一个星辰会脱离轨道,因此它是最特殊,而且一部分是有规律的,发光的。
月亮,水星,金星,太阳,火星,木星,土星。
这七大星辰,有时运行,有时隐伏。
这七大行星运行在轨道中,月星是第一位,水星,金星等依次就位。
“行星”含有运行之义。“不显的”是进入在被遮蔽的教道之中,以不显的行星形容隐伏的星辰,因为它各自运行在自己的轨道中,或自己运行,正如外表之人看见日月往返循环一般,这些行星返回,直至隐伏在阳光之下,其实隐伏是归到一间房子中,你看看星辰在宫宿深处,你当注意,它将返回宫宿口,于是它从宫宿深处返回于宫口,这就是隐伏,它不显是它隐藏在它的光之下。而两月球不以这机密隐伏,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它隐伏是在它的轨道中,它不显在它隐藏的一个位份中,正如羚羊所隐蔽的。”据说:一切星辰在白昼就隐伏了,由眼光上消失,而在夜里又不显,却象野兽在洞穴中一样中自己的宫宿中显现。
机密:与灵魂的太阳,心的月亮一起运行的体内五样知觉,根据灵魂的太阳和心的月亮的射光胜过它们的多少而隐返于它隐密的宫宿(品级)。五大明星是金星,水星,木星,火星,土星,是五样知觉的显示处,太阳是灵性的显示处,月亮是心的显示处。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49页
(17)逝去的黑夜,
即黑夜的离去,黎明的初照,这就是黑夜消失时。在《瓦西托》(الوسيط)经中说:“因为黎明显照相连黑夜离去,以便根据天地万物的循环而循环赞词(ذكر)。”
(18)照耀的清晨发誓,
“照耀”指显照,它照耀是显照的初时。其义是:真主以逝去的黑夜,发光的黎明起誓。据说:黎明当发白,露出曙光时就照耀,黎明显照,使黎明照耀成为它白亮,黎明铺在自己光之下的说明。当时,他是黑夜已过去的刹那间,即:夜的结尾来临的黄昏,照耀在根本中是心觉得洁爽,解除身体忧虑的一股清风,圣人说:“你们不要骂风,它确是普慈主的一呵。”即:能解除苦恼的清风,这相似清晨时刮动的清风,清风只以这种风而限定,亦被称为气。
嘎沙宁耶(القاشانى)说:“黑夜是死去的身体,如果灵魂进入体内凭生命之光黑夜消失,他的太阳之光照射在他上时,黎明是那太阳显照之光的踪迹,如果凭生命的作用散发在身体中时。”
机密:本性之夜,在人体未见的荫影下因追随礼乘法律,相反本性的踪迹而闪光(الشعشعة)。灵光白昼的黎明当显示,并显露道乘的规律,真乘的道德的时候,这就是最大的福份,最贵的伊玛尼。
(19)这确是尊贵使者的言辞,
《古兰经》确是尊贵能言(活着的)古兰的言辞,他提到了大灾难和惊恐。这是起誓的回答词,凭这些事情发誓的道理是在它中有全美的妙理和伟大的全能。
修道之人说:“以此发誓的机密是:《古兰经》是真主之光,这道光被放在显示真光者的心上,它就是月亮脱宿位。放在也是月亮宿位的灵魂上,也放在太阳宫宿的灵魂上。以及放在他是其他行星和明星的宿位的灵性之人的本能上,这些光只显露在解除了本性和自性的踪迹,显示心和性的真迹的人体上,如果灵性之光和灵性本能之光在人体黑夜照亮,那人体中的每一物就显示出了光,解除了黑暗。”
“尊贵使者的言辞”,他是哲伯拉依来大天仙,他传达了真主那里的启示。赛海里(السهيل)说:“这不可能指至圣的言辞,至圣虽是一位尊贵使者,而天经降示在背叛和不信者场所中。因不信者谬论:‘穆罕默德是一个术士,诗人……’,而真主说:‘这确是尊贵使者的言辞’,描述给哲伯拉依来是在降示和接绪中说明外表的原因。以使者赞扬他,因为他是真主差遣他启示万圣的一位使者。”“尊贵的”,在他的主御前他是尊贵的,伟大的,在人们跟前也如此,因为他带来了最尊贵的慈恩——明知认主之境,引导之道(معرفة وهدايت),他疼爱信士,强制敌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0页
(20)他是有能力的,是在执掌阿勒什宝座之主御前有高品的,
即:在责成他的职责上是有权能的,不费力,不懦弱。据传:圣人对哲伯拉依来说:“真主提到了你的能力,你告诉我它的一点作用(显迹)吧!”他说:“我用翅膀尖上羽毛的黑水拔起了鲁特宗族的四座城市,当时,天上居民听见狗咬,鸡叫,接着我翻覆了它。”他对赛莫德(ثمود)人一声呐喊,他们就伏地而死,他从天上降临,升腾只在一瞬间,他看见恶魔装成一道光和自称万圣的领袖,他立即默示圣人,并怜悯地为圣人驱赶它,从麦加把它赶到印度的东边。同样被醒令:他与尔萨在净地的一些地方说话,然后一口气,把他吹到印度的山顶。
据说:能力指从生到死责成服从真主,毫不松懈完成中。
机密:灵性在被管辖的人的一切真质奇迹上是有权威的。
“执掌阿勒什的主御前”,执掌阿勒什的主,指他在一切心中至尊至大。
“是有高品的”,在尊严的主御前是有高品的,尊贵的,绝不是在品位跟前,真主确清高尊大,无形无像,我是在他们的心显示真光之前,它所指的是临真和尊严,他在真主御前是有位份,有品级的,真主确使他品质高尚,真主确是他的毛拉。哲伯拉依来是有御前高品的,那么这高品在那里?上等人在色世权威品级的龙床前抓揽导师苏丹,下等人在小净等功课上寻揽它。
(21)在那里是受服从(发口唤)的,忠实的。
是在临真天使中发号令的,他们对他的口唤无偏差,对他的主见无异议,因为他们知道他在真主御前是有高品的。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在登霄之夜,他们奉他的命令为至圣打开了各道大门,对于天上的居民服从哲伯拉依来是天命,对于大地居民服从穆罕默德是天命。”
机密:灵性在本能中是发口唤者,品级高于机密和心一等。
“忠实的”对于启示忠于职守,真主保护他,不受失信和偏差影响。据说:对于把真主的启示和使命传达给众圣万贤是穆罕默德,因为他是有能力功修顺主的人。在真主御前是有权威的,是品位的,发口唤的。即:祈祷是被应答的,因此圣叔艾布塔来利布(أبو طالب)说:“穆罕默德啊!什么使你服从你的主呢?”他说:“叔父啊!假若你服从他,他必以未见的机密使你服从忠实。”
机密:忠实的灵魂把我真光的特恩依各人的天性能力散发给每个人。
(22)你们的同人决不是疯子,
麦加的人啊!你们的导师是真主的使者。——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1页
机密:灵性绝不是疯子。即:灵性在《古兰经》的真质。机密:法律,教道,警告,喜悦上绝无幔帐(而彻知明晓),不然,《古兰经》的一切机密在它上全部显示。
(23)的确他在明朗的天边看见他了(哲伯拉依力天仙),
指主发誓,至圣确已看见了哲伯拉依来。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他毫无模糊地看见了他。”
天边是天的一边,明朗是明显的,晴朗的。即:在东方太阳升起处看见了他。天边这里所指的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因为以明朗形容它为依据。因为天边本身在阐明万物,现出万物中毫无入路,但它的入路是阐明万物的明亮星球的显照出。明亮的星球是太阳,把阐明它描述给它的显现是一种借喻,来说明在全部事情中它是在它上的原故。在真境中是阐明从天边显现的光。
据传:穆圣请求哲伯拉依来看见真主所造化他的形象,他说:“我不能显出原形,显形对我也没有口唤。”于是真主准许了他,他就让圣人来看看,这是在圣人为圣起初在哈拉依(حراى)山发生的事。于是圣人看见他,他的胸部遮住了各边,两脚踏地,头顶天空,一个翅膀在东方,一个翅膀在西方,他有六百个绿黄玉翅膀。圣人看见后昏晕倒地,然而,哲伯拉依来变成了阿丹子孙的形象,把他抱在自己身前,并把灰尘摸在他脸上。这时一个声音对圣人说:“自从你为圣起,我没有看见你比今日更美丽的形象。”圣人说:“哲伯拉依来大天仙以自己的形象来临我,而羡慕我,何况这是他的俊美的形象。”他们说:“除穆圣外,再没有一位圣贤见过哲伯拉依来天仙被秉造的原形,这就是至圣的优越之一。”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2页
须知,圣人昏晕倒地那只是他的全知和全美显露。你不知道真主的话:“假若你看见他们,你必吓得转脸而逃,满怀恐怖。”(18:18)转脸而逃和满怀恐怖是决没有看见他们身体,因为他们是象他一样的人,在他要看见和知道的时候,真主显露给了他,正如在登霄之夜,他看见天窗的时候面对哲伯拉依来他昏晕,过去一般,其实圣人没有昏晕。圣人说:“我知道哲伯拉依来在道学方面的尊贵,好像圣人指点了自己也很尊贵,他看见哲伯拉依来的原形时昏晕,而在看见天窗时没有昏晕,因为那是在能够的终点中,在起点和终点有区别。真主至知。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确已在明朗的天边看见了他。”。即:他确已在接近灵性的心的真境,在终点看见了他,它是见主的,将散发广恩的,洁净每一个位份,使者所指的散发恩惠在人体心灵中的洁净灵性(روح القدوس)。
机密:圣人在浑化后与主合一的天边看见哲伯拉依来大天仙是他的主御前的一个灵性。
(24)他对未见幽玄不是吝教的。
真主的使者对于所奉的启示和其它未见的事绝不吝啬,他隐藏了一部分的未曾传达,但他不象卜卦之人掩饰地那样隐藏,直至把它当做一种装饰,或者有人请教其学问时,他不传授它。
机密:对家属保守知识就是吝啬。
“吝啬”在《克什夫》(الكشاف)经中说:“在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的册本中以撮(ظاء)而念(即:他对未见不是猜测的)。在伍班耶(أبىَ)的册本中以扎德(ضاد)而念(即:他对未见是不吝啬的)。真主的使者曾以它俩个而念,朗诵者必须知道扎德(ضاد)和撮(ظاء)的发音。扎德(ضاد)的音节是以舌尖和接近舌尖的牙齿发出的音。撮(ظاء)的音节是舌和上腭发出的音。在《穆赫托里布勒哈尼》(المخيط البرهان)经中说:“在拜功中如果把扎德念成撮,或颠倒它俩个,依类推(القياس)拜功已坏。”这是众道长的话。我们的道长说:“不坏,因为在普通老弱病残的音调中惯例是同音的,特别在非阿拉伯国家,大半人在这两个字中没区分。他们只以不标准而分开。”
在《呼俩索图》(الخلاصة)经中说:“假若把扎德念成撮,或把撮(ظاء)念成扎德(ضاد),艾布哈尼法和穆罕默德主张拜功已坏,大多数道长主张不坏,如象艾比麦推尔力白里海(ابى مطيع البلخى)和穆罕默德•本•赛里麦(محمَد سلمة)。
(25)这不是被驱逐的恶魔的话,
这不是一部分恶魔偷听来的话。以被驱逐的来形容恶魔,是含有以流星被射击之义。这取缔他们谬论的是卜卦和魔术,正如真主说的:“把它未降示给恶魔。”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3页
机密:心的穆罕默德在表说未见的特恩和天机真梦时,绝没有以造谣和捏造异想天开,那也不是部分人的本能的言辞。
(26)那么你们要去哪里?
他们对《古兰经》的事情所遵行的只是把他们误入歧途。它是明确的启示,绝不是他们对一件事所说的,正如你对真道公开后放弃引领之道的人说:“你们要去哪里?”他们的情况如同放弃引领之道的人的情况,它是正道之柱,武断者去于道外。有人问认为迷误者和否认他断章取义的人:“你要去哪里?”有人对在《古兰经》本质中说了未能阐明启示实质的人说:“你们修行的是什么道?你应当归信显露启示真质,阐扬它的端庄的这引领正道者。(هذه الطريقة)
哲尼丹(الجنيد)说:“你们离开我们要去哪里?万物真质只在我们跟前。
机密:你们要从真人之道去到虚伪者之道,抛弃跟随灵性者,选择顺从自性吗?
(27)这只是对全人类的教诲,
《古兰经》只是对他们的劝导和教诲,以理智的证据所指人类和神类,因为他们都需要劝导和教诲。
(28)对于你们中意欲立行正道者的教诲,
以正信伊玛尼和善功被责成的人啊!你们在被跟随的根本和追随的信条中不要相反,因为第一个说明了本然,第二个说明的追随。
即:对你们中意欲以真理的明证和抓揽端庄立行正道之人的教诲。
(29)你们是不能意欲的,除非是调养众世界之主的意欲。
意欲的人啊!立行正道是在一个时候中寻求跟随引导正道者,这是呼唤你们中意欲立行正道的人,你们中有意欲立行正道的,还有不愿意的。据传:艾布折害力(أبو جهل)当听见真主的话:“对于你们中意欲立行正道之人的教诲”时,他说:“事情完全在于我们,若我们愿意,我们就立行正道,若我们不愿我们就不行正道。”他是自由主义者的头目,因而真主降下了:“你们是愿意的。”
“除非真主的意欲”,没有真主的意欲,那意欲为立行正道而追随真人的机会,没有真主意欲它,你们的意念是不会追随它的,因为选择的意念是新生的意念,因而难免有新生,然后,新生的意念站在新生它欲为确立它上,就显露出:立行正道者的行为立行于正道的意念上,这个意念是获得真主欲赏赐他那个意念的基础。站在一物的位份上是在那一物的位份上。那么,奴仆肯定和取缔的行为是获得真主意欲的基础。正如正统派之人所主张的。
“全世界的主”,掌管全人类,凭身体和灵性的供给调养他们一切的。在圣训古都斯中说:“阿丹的子孙啊!你意欲,我也意欲,你所意欲的是疲劳的,万事只是我所意欲的。”
穆乃伯海之子瓦海布(وهب بن منبه)说:“我诵读了真主曾降示给众圣贤的许多经典,其中有谁欲一件事是自己能力,谁确已叛教。”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4页
艾布伯克勒•瓦西托(أبو بكرالواسطى)说:真主在你的一切德性中已使你无能,所以你的意念只是他意欲中的一点,你不能力行,只是借他的能力,你不能服人,只是凭他的特恩。你不能违背,只是因他抛弃你(于道外)。那么,你还有什么呢?你凭什么,因你的的功课(行为)傲慢呢?一般事情绝非你的能力,而只是他的援助。
圣人说:“其机密是:等待复活日,好像亲眼看见了它。”
所以应当念《折起章》,《分裂章》,《破裂章》,其中确详阐复活日来临的各种惊恐。《折叠起章》凭有国权的,全能的主相助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闰二月全美脱离。(آمي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53: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二章  分裂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当天分裂之时,
当天因天使降临的时候,如象真主说的:“天因阴云破裂时”,天使降临时,或因真主的威严而分裂时。
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天无有明确规律而破裂,破裂只是其建筑坠落,其形尤如当太阳被折起时的情况一般。”
机密:灵性,心和机密的天其实被取缔,其体形被粉碎的时候。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当动物灵魂的天因人的灵性为显示冲破它,因死亡消失它而分裂的时候。”
(2)当群星纷落之时,
当群星从它不同的宿位黑点上掉落的时候,就象珍珠掉落一般,当它无路可通时。
这是关系之上的复活时的两个条件,因为天在世界中如同顶盖,地如同建筑,谁欲拆毁房子,首先就拆毁房顶,这就是真主的话:“当天分裂的时候,其次,从毁坏天中就是群星纷落。
机密:当表里十样知觉的群星因本性死亡而分裂失灵时,因为如果灵性之光,被休克所遮,其内里知觉就全部废弃,殉道死亡(ارادى)的人也如此。
(3)当海洋泛滥之时,
因毫无堤岸,大地崩溃有通流,混合,变成了一海。即:七大海:罗马海,斯拉夫(الصقاليب)海,撒拉扎尼(صرجان)海,古里宰目(قلزم)海,波斯海,中国海,印度海混为一海,然后,这一海洋流入一条鱼腹地幔中,这条鱼腹地幔内载着七层地面,在《显示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也如此。
据传:大地吸干满满海洋的水之后,变成平地,哈桑•巴什拉(حسن البصرى)认为这就是澎湃,各海汇于一海之义,因为它是全部之源,从它中分出了其它一切。各条甜水海也如此,因为它也是溶入海洋。
机密:灵性,机密和心的海洋,当时,因显示独一品(أحدى)而互相畅通,变成了一海,也指点有形身体的海洋,在解除每一个去到它的根本的障物后一部分畅流于一部分中。即:动物性灵魂是坍塌身体和使它的各部分归于其根本的障碍。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5页
(4)当坟墓被翻转之时,
“翻转”是翻转土,抛出死者,翻转也含有取出之义,即:翻开。在《塔志穆萨迪勒》(تاج المصادر)经中说:“翻转是搅拌和明显,现出。”因此,他们一部分人说:“在那时,坟墓翻转。”即:土是混拌,直至被埋的死人和矿藏显现。一切死者被复活。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谁看见四与五相配,比如当他念: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和奉真主尊名时,只说(هلل)和(بسمل),他就说:“翻转是复生和显露相配的字。”即:翻开它的土,现出里边的东西。这些与这个字(يعثر)很相近,的确,翻转确含有复生和显露之义,这两个是关系最低处的复生时的条件,因为真主在坍塌天和群星之后,就使海水泛滥坍塌地上的东西,然后坍塌地面,比如一切建筑物,使它背腹颠倒,腹背翻转。
机密:指坍塌一切外壳的(التعينات)坟墓,使外表一切转成实质的,因为外表是一切真质实质的坟墓。也指一切身体的坟墓,因为因死亡而取出了其中的灵性和本能。
(5)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前前后后所做的一切事情了。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善和恶。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这里的每个人是同类名词(إسم الجنس),拿来单数(أفرادها),以便说明只有真主慈悯的人才有听觉能力,否则自己本身的能力是没说渺小的,欠损,懦弱的。”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终生所做的善或恶,和此后所做的好歹行持。圣人说:“那位于教化者把人引导于立行正道,他将获得立行正道者同样的报酬,对于他们的报酬,丝毫不减。那位教化人者把人误导于奉行迷途,他将获得奉行者同样的罪过,对于他们的罪过不减少丝毫。”
或他送于前的罪过,落于后的善功。
机密:每个人都知道他送于前的是以力行善功或违法作恶的意识,从本能去于行为。他落于后的是:根据意念他留存于本能中的。
真主的话:“每个人都知道……”答词:如果各种事情发生了,今生结束了时,每个人都知道自己送于前或落于后的,但这不在复生时就知道了,而是在展开功过本时。而从分信方面的知道是在念文卷,清算时,总信方面的知道是在复生,召集时就知道了,因为服从之人事先能看见幸福的征兆,违抗的人能看见薄福的征兆。
伊本•谢赫(إبن الشيخ)在自己的叙文中说:“知道全部的是暗示行为将受赏罚,其目的是止人作恶,热爱服从。”
(6)人类啊!什么事情在调养你的主,仁慈之主上欺骗了你呢(什么引诱你悖逆主呢)?
这指凡是罪人们,没有专指不信道者,因为这等人在总义和详义其中。——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6页
伊玛目苏海依里(إمام السهيلى)说:“真主的话:‘人们啊!’指海里夫之子伍曼耶(أميَة بن خلف),但字面之义是普遍性的,不但针对他,也针对其它人。”
据说:降示在穆艾勒之子瓦里德(وليد بن المغيرة),或克利德之子艾思万德(أسواد بن كلدة)中,他在麦加沙漠中同谋陷害圣人,但他力不所从,真主以此,没有惩罚他。
在《宰海乃庆勒勒牙扎》(زهرة الرياض)经中说:“他打向圣人头顶,圣人拉住他,把他丢在地上,他求饶说:‘穆罕默德啊!求你宽恕,求你宽恕,我罪大恶极,你是仁慈的,从今我不再谋害你。’圣人就放走了他。”
其义是:什么事欺骗你,使你胆大招来了他的怒恼,使你妄想应受他的惩罚。你确知道,在你面前有大灾难和那时,你将要看见你的全部行为,据说:某人欺骗了他,如果他在他上胆大,并妄想从他那里得防备的,加之他也是不安心的,仿佛一个声音说:“什么事引诱你违抗你的主。”因此圣人每当念到此处时说:“他的无知欺骗了他。”
哈桑•巴什拉(حسن البصرى)说:“指主发誓,他的恶魔欺骗了他。”于是显现仁慈主的仁慈不会判断欺骗他。不然,他判决了畏惧和防备违反他违抗他,通过此事结论:不义者的疏忽是相反归于受亏者的仁慈的。在互相交往和互相为敌的平行线上都如此,如果仁慈主纯粹来判决欺骗他,那么,如果把显示强制的德性加于他的时候,该是如何的呢?许多相对应的尊名归于真主。因此真主说:“你告诉我的奴仆,我确是至赦的,至慈的,我的刑罚确是严厉的。”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原是仁慈的,能容忍于一切欺骗者的,可是他有无数恩典和大恩,以及全美的能力,他的容忍往往超越于奴仆的仁慈。”
有人询问阿雅宰之子弗孜里(فضيل بن عياض):“复活日真主使你站立吗?”他说:“什么事在你的仁慈主方面欺骗了你,你怎么问这些?”他说:“我询问的是你被垂下的幔帐已蒙蔽了我。”
显示之人说:“弗孜里的话是因幔帐欺骗而表示承认错误,并不是象企图之人所猜测,虚伪之人的谬论所妄想的那样推辞,他们认为一切幔帐都因他们的领导所致。明文说:‘在你仁慈主方面’,没有过提到强迫,强制,报应等德性,以便把答复启示给奴仆,直至他说:“仁慈主的仁慈欺骗了我。”
修道之人说:“真的!这方面是根据人们的情况有不同的思想,而明白机密的人绝不象一知半解的人,在罪与罪其中有多少差距,在猜与猜其中有多大区分。因此机密之人说:‘仁慈尊名是从一切尊名中凝结的,仿佛它是因启示而来。”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7页
خودتودادى مژده لاتقنطوا                 من چراترسم زعصيان وعتو
你对许约的特恩不要绝望,  我因何故没有以犯罪和顽固绘画自己?
چون توهر شكسته راسازى درست                    پسخطاهابر آميد عفوتست
如若你真正(درست)成为(سازى)浑化一切的人,那么,因指望一切罪过将被恕饶。
穆阿孜之子耶哈雅(يحى بن معاذ)说:“因以前和现在的欠损(懦弱)欺骗了我。”
我的毛拉说:“你惭愧吧!我能看见你的罪行。”
我说:“我的毛拉啊!你疼顾奴辈着!你的许多能力牵制了我。”
由大贤阿里上传来:他对自己的一个仆人连喊了几次,仆人却依偎着门一声不吭,他问:“你因什么不回答我?”仆人说:“因你的容忍使我坚强,因你的惩罚使我忠诚。”他因他的这句话乐意地放赦了他。
部分机密之人说:“我对这个召唤很惊奇,其中有警告违抗之人怜顺命之人,那是怎样以对疼慈顺命之人的召唤来召唤违抗之人的呢?其中的指点,只有机密之人才知道。”
他们一人说:在巴什拉(بصرى)的街上,我看见四人抬着一个死者,再无一个送葬。在街上我就自言自语道: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一位穆斯林死者,没有一个为他送葬,我必为他送葬。我送行他,替他举行了殡礼,埋葬后,我向他们询问他,他们说:“不知道,我们只和那位妇女多见面。”他们说着指了坟园附近站着的一位妇女,他们离去了。那位妇女抬起手向天祈祷了,接着笑了,她正要离去,我赶上她说:“ 你应当告诉我你的做法(是什么)。”她说:“这位死者是我的儿子,他无恶不作,他害病三日,临终时对我说:‘母亲啊!如果我死去,请你不要公开我死去的消息,以免因我死,他们欢乐,也不要认他们参加我的葬礼,但是,你在我的戒指上刻写上: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使者,戴在我的指头上,把你的脚放在我的腮巴上,你说:这是对违抗真主之人的报应。’我就按他的嘱托一一照办,当我抬手有他祈祷时,我听见一个清晰的声音对我说:‘母亲啊!你回去吧!我确已到达仁慈的至慈的主跟前,他已喜欢我了。’因此我为他的情况欢乐地笑了。”伊玛目•古什令耶(إمام القشيرى)在《尊名注解》(شرح الللإسماء)经中传来了它。
圣人说:“真主确临近信道者,把他抱在怀里庇护了。他说:‘你承认你如此的罪吗?’他说:‘主啊!我承认。他承认了他的罪过,而且自己心灵已看见自己浑化了。真主说:“在今生我为你掩盖了它,今天我必恕饶你。”
(7)他曾创造了你,然后使你健全,然后使你匀称。
造化了你作为调养品的定位,仁慈的显然处,因为造化是赏赐有,是从无中的优越者,暗示:谁能造化,能初造者,就能复造。即:他造化了原来没有的你。
“使你健全”,使你的肢体成为健全的,平安的,为取他的益济而准备的。即:他把每个肢体排列在为他所造的益处上,比如为手创造了拿,为脚创造了步行,为舌创造了言,为眼创造了看,为耳创造了听等。
“并使你匀称”,使那些肢体的一部分与一部分匀称,没有使两手或两脚或两耳的一只比另一只更长,或两眼一个比一个更圆,或一部分肢体更白,一部分更黑,或一部分头发更白,一部分更黑。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5页
据说:“匀称他是在寻道方面。而其义是:他由针对其它动物的被憎恶的体貌上转移了你,把你造成美丽的体形,而且与其它本质有别,正如真主说的:‘在端庄美丽中。’”
哲拉尼(الجنيد)说:“他以明知认主之境使你健全,以正信伊玛尼使你匀称。”
宰•努尼(ذى النون)说:“他使你显示(اوجدك),而为你制服了万物众生,并没有为任何一物制服你。”
机密:被造化在他的形象上的人啊!好象你被全品的显示处,全美的相似处所欺骗,他造化了最优美的形象,然后,在最美体形中健全了你,使你外表的意念个理性的意念成为健全的,为接受真主的一切全品和真质精粹成为匀称的,有能力的,正如圣人所说的:“我已获得了能言的宝库,即:真主的语言,万物众生的语言。
(8)他意欲什么形状就以什么形状来创造你。
其义是:他在他所意欲的形状中构造了你,以美丽优美的形状实现了解情况的意愿和机密哲理,或以美丑,高矮,男女,一个时期相似和不相似实现了它,圣人说:“精液当停顿在子宫中的时候,真主就使他(她)俩其中的血统与阿丹和他所意欲似像的那种形状的各种关系来临它。”
瓦西托(الواسطى)说:“是服从者和违抗者的形状,那么,谁被构造在继承品(الولايت)形状上,谁绝不象被构造在背道者形状上的人一样。即:他们一部分被构造在俊美的奥妙(الجمالية اللطفية)的形状上,一部分被构造在伟大的强制的德性形状(الجلالية القهرية)上。”
我们的道长玉柱阁下(حضرة الشيخى وسندى)在《俩依哈提里白勒盖雅尼》(اللايحات البرقيان)经中说:我的心中已显露,那些被构造的形状以全知的形状,灵性的形状,显示的形状,身体的形状等各种境界所组成的形状来构成,可是身体的目的只是圆满这四种境界。全知和灵性境界配合生出了理智和理性,显示和身体境界配合生出了感觉和灵魂,在全知形状中配合指显露本然,灵性形状中所配合的指显露德性,显示形状中所配合的指显露能力,身体形状中所配合的指显现踪迹,这些显露是因为那些的配合,如同王冠具备了许多标准,渴望有许多组成的原因和程序,它只是必然性的定义指承受显然的众生万物精华。那些形状配合只是为了显示显露它的显迹和它所凝结的机密精髓的位份——显示处。这全部在集中的一个位份显露时,定似此处被呼唤的人的构造。如果他超越必然性定义的各部分,这个构造是偏于最高位的至尊者,真理往往在神性原本天性上,他承受广恩,显示和到达洁净境界。如果是可能性定义的各部分,这个构造是偏于最低处的卑贱者。他毫无先天原本的天性,而且不能接受特恩,显示和到达洁净境界, 不然是存留在以愚昧,疏忽,遗忘的泥垢污染的肮脏境界 在他的体形上没有任何消息。他是至瞎,至聋,至哑的人,你们从他的左边不知道他的右边 你从他的右边看不见他的左边,这等人如同牲畜一般,不然,是更迷误的。”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59页
(9)绝不然!你们否认还报。
其义是:真主的仁慈没有欺骗你们,而是他本位应感谢和服从,却它成了使他倾向库夫勒和干部带头罪的一个媒介。
仿佛一个声音在制止后在显现之道上说:“你们不要制止那些,不然,你们在不信报应时,你们直截了当地实行比这种更伟大的事实吧!还报所指报应和惩罚。其中含有真主德性中的许多信条(ديان),或你们不信伊斯兰教。不论是报应或宗教都是它的内容之列,你们怎么不相信问答,赏罚呢?
(10)在你们上确有许多监护的(天仙),
(11)他们是尊贵的,是记录的,
这说明,在每个人上有许多天使,正如他所说的,夜间有两位,白天有一位。其义是:你们不信报应,被责成的人啊!在你们是确有我一边奉命来监护你们行为的许多天使。
“尊贵者”,他们在我御前是尊贵的,因为他们 被秉造在服从我中,或因履行信托物在我御前是尊贵的,因为在尊贵者上没有投机。
据说:尊贵者是那些争先记录善功,记录罪恶时等待,指望他求饶,讨白,然后记录其罪过和讨白一切(的天仙)。
在《花园的花果》(زهرة الرياض)经中说:他们被称为尊贵的,因为他们记录了善功时,就升腾于天上,呈现给真主,并加以作证,他们说:“你的奴仆某人干了一件好事了”,对于罪恶,他们已记录,他们求道:“主啊!你是掩盖缺点的,他们每天诵读你的经典,与我们一道赞念,我们不敢公开他们的秘密。”
(12)他们知道你们的一切行为。
他们知道你们的秘密或公开的行为,而且一点一滴加以记录,以便(真主)赏赐你们。圣人说:“你们应当尊敬记录的尊贵天使,除两种情况(失净和出恭)外,他们永远伴随你们。”
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真主的话:“他们知道”,证明疏忽大意的和没有有意的不被记录,已求恕饶的罪过也如此,明文没有说要被记录。真主的话:“你们的一切行为”,虽然包括心和肢体的行为,可是只包括肢体的行为。因为秘密的行为只有真主知道。
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在两方面他们知道的话或动作,他们一目了然,并把它记录在他的眉心上,对于秘密的事,据说:他们在行善者上闻见一股香味,在作恶者上闻见一股臭味,他们就笼统记录成善功或罪过。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0页
由弗兹里(الفضيل)上传来:每逢他念了这一节的时候,就说:“这是对疏忽者最严历的节文,其中有警告,惊骇严重犯罪的人,恭喜疼顾服从的人,以夸赞而尊重记录的天使,尊重报应的事情,它在真主御前是尊大的事,因为其中有那些尊贵者的,尊重只是以尊贵的夸赞他们,决不是因记录和监护及在记录者品位中诽谤部分昧真之人而尊重。(1)假若是监护的,他们的册本和笔与我们同在,我们看不见他们,那么,必定其秉性和妙体来临我们,这是入在一切无知愚昧之中。答:“天仙是妙体,他们来临不能见,你不知道吗?”真主在白德尔战役中确以天使相助了信道者,除真主意欲者看见外,众眼看不见他们。就像空气,人看不见它的奥妙,而妙体(机密)之人也如此。(2)这样记录如果没有必定性的作用,那就是徒劳无益的。真主由这些上超越尊大。如果记录有必定性作用,这种益处必是惟独奴仆的,因为真主无须于福祸和出现遗忘。记录的最终目的是对世人的证据和对他们的控制,可是这仍不是最好办法,因为谁知道真主不亏人,也不被亏枉,在谁的本质中就无需来确定这类证据,谁不知道这些,谁就得不到这些益处,而且可能他将负不义罪责。答复:真主依他的奴仆在今生所知必展现文卷,召来公正的见证。 奴仆若知道真主确是监察他的,天使监护着他的行为,并把它记录在功过本中,在复活日呈现在许多证人面前,那他必止恶迁善。(3)心的行为是明显的标尺,因它将被考问而天使不记录它,因为真主说:“不论你们公开或隐藏你们心中的,真主将因它要考问你们。”答复:这节节文是总述的,伊玛目安萨里曾说过:“凡是想法是你心中产生的,监护的天仙能听见它,因为他们的知觉相连你的知觉,直至如果你专注于所想的事情中,你的想法由知觉上消失了的时候,监护的天使的知觉就消失了,心时常偏重于念头,所以它在真主上是被呈现的。”从这类评论中结论:天使的显露推类在人的显露上现出是不端庄的,因为他们的品级从知觉遵行方面与人的品级有别,人类方面谁一旦被特选,他的欢乐是,以真主的显露一切隐密为他显露,一切未见使他明见,那么,你对妙体,精灵该怎么认为呢?
(13)行善者必在恩泽中。
(14)作恶者必在折黑目火狱中,
行善的人,在正信中他们以交还天命,远离干罪而行善,忠诚。波文:他们确是行善的,顺命的。行善的人含有诚实者,服从者,行善者之义,最优美的善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其次是孝敬父母,学生孝敬老师,行道者孝敬道长。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孝敬者就是惯例孝敬的人,即:对他的主的孝敬是服从,对人们大众的孝敬是尽力引导他们行善等。”圣人说:“他们如同优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孝敬自己的父辈。”
“恩泽”,即天堂的恩典和回赐。
“作恶的人”,造谣的人,不信复生的人。作恶是破坏了教门的利益。
这等人是阐明天使他们所记录的。最终是享受恩泽或遭受烈火。
机密:“行善的人必在恩泽中”,“恩泽”,指赞词的恩典,服从的恩典,明知的恩典,亲眼大见的恩典,尊前的恩典,接绪的恩典。“烈火”,指疏忽的烈火,作恶的火,无知的火,幔帐的火,无信息的火,离道的火。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1页
赫瓦苏(الخواص)说:“如果进入它中,优美恩泽;如果进入它中,严厉的烈火。”
诗:
不论哪里,我都有帝王的毡子,哪怕在针眼也是荒郊。
优素福不论在哪里都如同圆月,哪怕在井底中也是他的天园。
(15)他们将在还报日坠入它,
仿佛有一个声音说:“他们在烈火中的情况怎么样?”答:“他们遭受了它残酷的炽热。”海利里(الخليل)说:“不信道者相连了残酷无情的烈火,他们的身体接触了它。”面对责备他们没有提说恩泽,因为明文已提过,在不信者中有作恶之人,其位份是警告的位份。提到恭喜行善的人,那是为了揭露作恶之人的情况,因为万事是让人认清它的对立面。
(16)他们绝无能离开它。
他们将永居其中,不能离开它,正如真主说的:“他们绝不能离开它。”
据说:他们在这之前已亲临火狱,不然,他们在自己坟墓中已遭受烈火,因为圣人说:“坟墓是天园花园中的一座花园,或是火狱火坑中的一个深坑。”
(17)你怎么知道还报日是什么?
其义是:什么事能使你知道还报日是什么?——什么事使你吃惊其惊恐呢?——什么事能使你现在知道它事情的一件真相呢?它确实远远超出了人的理智范围,那种形象对称于它的形象,它就更超越加倍它。
(18)你怎能知道还报日是什么?
重复它是表达升腾于叮咛层次,增加警告的因由,所希望(المجوع)的是爱护被召唤的人,尊重还报日,在隐藏的发生处显现还报日,以强调它的惊恐,害怕。
(19)在那一日,任何一人都不能管别人的事(任何人无益),那日事情全归真主执掌。
这是阐明还报日概括性的事情和象征性的踪迹,也表明在通行警告之上远远超出了人的理智范围,不让他们知晓是宣布全知的独慈主的警告。
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说:“凡从《古兰经》中提到真主的话:‘你怎能知道’,他确已知道它,凡在它中提到‘为什么使你知道’,他确保守它。”
仿佛一个声音说:它就是有生命的一个生命不能管有生命的一个生命任何事。
仿佛一个声音说:在尊重还报日的事情,渴望圣人至明知他的高品后说:“你应当铭记那一日……,因为他将使你知道它是什么?凡天使性,人性,神性都集于他一身,而且在每一物上都招来益处,隔避祸患的恩典。
在人不能管他人的事的那一日,事情全归独一的主,的确,命令,公断,判决都是有国权的,应服从的主的事情。万物众生被制服在执掌调养品和调养品(ربوبيَة)奇事(الحكم)的脚步之下,可以独一的主掌管一切事情,因为被复生之众的一切事由他亲手掌管,他没有让给其它任何人。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2页
真主宣布:在那日,人是懦弱的,财产,儿女,卫兵,说情者对他们象在今生那样都无益,只有正信伊玛尼,善功,服从益济他们,而且任何人不经真主准许,不能说话,在真境中今生后世的事全归真主,哪怕他的权利在后世在他被喜的爱臣一边显现。因为爱臣之人今生确明见真主已给了他权威,而且使他成为主事人发口唤者。复活日在他上将显现,一切事情和权利全归真主,在其中无一人能与他竞争,共事,哪怕是一章经文。
其中警告争执冒昧之人和背道之人。醒令了真主伟大的能力和权威。
圣人说:“谁念了《分裂章》真主以每个坟陵的数目,以每点雨水的数目赏赐他行善的功价。而起在复活日真主保证他的事情。”
凭执掌一切国土的主相助《分裂章》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闰二月二十二日脱稿全美。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19:54:3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三章  称量不公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好亏伤啊!称量不公的人们。
“亏伤”,指大难或毁灭,或严厉刑罚。伊本•加沙尼(إبن الكيسان)说:“好亏伤啊!”是遭受了灾难的一切受苦者发出的语气,比如你说:“你好亏伤啊!”这是对被呼唤者将应受的来说明,因为判定给他的灾难,苦处将降临他,故他将说:“好亏伤啊!”等。
“称量不公”,是在量和称时克扣他人的份额。称量不公是在量和称中克扣欠损,欺骗,而以量和称说明,因为购买者没有获得自己够量的份额。这是由于克扣一物就是称量不公,从轻的一方面就是卑贱的,但我们的卑贱是由于称和量,当时许多人公开克扣,有人阻止它,因此被称为称量不公。
据传:圣人来到麦地那,原来麦地那人称量不公,这一章被降示,圣人即去宣读给他们,他是:“五分之一就还五分之一,一旦一伙人言而无信,真主必使他们的敌人统制他们;不依真主所降示的来判决的人,贫穷必笼罩他们;他们中公开丑事者,死亡必面临他们;称量不公者必定庄稼绝收,天旱袭击他们;阻纳天课者干旱来临他们。”然后,他们依律而行,全美称量,因而直至今日他们是最全美称量的人。
因大贤阿里上传来:他碰见一个人正在称蕃红花(زعفر),称确实不平。他说:‘你放平称吧!放平后,你偏重你所意欲的’,仿佛他首先以公平命令,以便让人信任它,他又阐明应当的有关传述。
由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上传来:你们是异国他乡无知愚昧的民众(معشر الاعمجام),两件事管治着你们,因它两个——量称你们之前的人被覆灭,特别提到异国他乡人,因为他们通常量称并用,而在两禁地不同。麦加的人使用秤,麦地那人使用容器。——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3页
由阿克勒麦提(عكرمة)上传来:我作证:“凡是称量不公者必入火狱。”有人问:“假若你儿子量过秤呢?”他说:“我作证,他必入火狱。”
由凡孜里(الفضيل)上传来:短斤少两者复活日脸面是黑的。
由迪拉尔之子马立克(مالك بن دينار)上传来:他的一位邻居临终时他来看望他,他说:“马立克啊!我面前有两座火山,有人强迫我上到它两个。”马立克就询问他的家属,他们说:“他有两个容器,用一个量进,因一个量出。”他就吩咐取来它两个,他粉碎了两容器,就问临终的男人,他说:“虽然两座火山消失,但事情仍然,对我很可怕。”
在《七十篇》(فصول سعين)经中传来:凡是在量和称中有欺骗者,明日,必被抛入火狱底,坐在两座火山岔中,据说:那是用来量和称的两个容器和两杆称。
(2)那些人,当他们从别人称量进时,就称量充足;
这是揭露称量不公的人,叙述他们欺骗人的手段,以此他们将应受责备,召来祸殃。
如果从别人那里,他们以购买等方式量取的时候。量取是以容器收取,如象秤取是以秤收取一样。
“就称量充足”,这是说明以足量而拿取,即:他们足够地拿取。“充足”,所指的并不是毫无差欠地收取自己足量的份额,不然,仅以足量的拿取,只是他们这种方式达到自己谋利(الحيل)的目的(وجوه)。他们压挤量取,摇动容器,设法充满,成为以容器盗窃,以秤齿而欺骗的人。
(3)当他们称给别人或量给别人时就称量不足。
当他们以容器量给别人的时候,就依所定的定量。当他们用秤称给别人时,就依所定的斤两,即:当他们量或称给别人出售的时候。
“他们就称量不足”,即:当量称时,减少他们的份额。恐怕在不足和减少的形象中提到了量和称,这只是限定在以足量的形象量取时,因为朋友没有说:“他们从别人那里量取,或称取时。”因为他们在称取时无法设法谋取,而在称量时才有机可乘。正如在《显示》(الكشاف)经中说的:“许多称量不足的人,只有以各类容器谋取所量或所称的,用几杆秤往往不可能,因为他们以足量量取时才有机可乘。窃取者是以摇动容器,满满量取,当他们量取了时,就再称量给别人,他们可在称量中短斤少两。”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4页
艾布•奥斯曼(أبو العثمان)说:“我们认为这节明文的真境是:在人们看来,谁是行善者或作恶者。”
机密:这是指点专注在服从和善功中的有全美仁慈和疼顾的修道之人,他们从真主那里以全品,满足了他们的供养,容器,而以欠损和减少来量善功容器的人,是明显折本的人。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指点了在真质的秤——公平中称量不公,用这杆秤,他们称一切美德和功修。称量不公者是那些当认为自己的全品优越于别人时,他们就在显耀知识和行为的尊贵中大大超出了自己的境界,大半倾向于高傲自大,当他们发现别人的品级与自己的品级相称时,他们就称量不足,并且轻视他人,由于轻率分配,喜欢超越别人,在这两种情况中没有保持公平,正如真主说的:“他们喜欢人赞扬他们未做的事。”
修道之人说:“其中指点了在真实认主独一中欠损的自性情况,当灵性被赏赐给他的时候,由于他本身在灵性中的欠损和差欠而对它称量不足,依次看来,他没有进入秤盘中,因为在称上没有一件值得称的,那么谁使它(自性)进入天秤中,谁的事情和他本身的品位确已欠损,风俗的认主独一是从灵性那里来充足,灵性确是他的份额,除它外,再无任何福份。
(4)难道这些人不知道自己将复活,
(5)在一个重大的日子?
他伟大的能力不能够吗?尊大之日是在那日有各种惊恐和在那日人们将由微小和芥粒般的事上受考问。谁猜测,哪怕在怀疑和疑虑范围中是不切实的猜测,他都难以度过那丑恶的各类关口。那么,你对他确信的人该怎么认为?那么信道的人对于复生和清算的事不能置于猜测,而应当确切的诚信。
(6)在那一日,人类将站立在全世界的主御前。
其义是:在那日,人们将立站,那只是他的命令和判定,不为别的而立站,或由于全世界的主考问而立站,于是他们的秤量不公和其惩罚当场显露。或他们从坟中为全世界的主立站,他们的灵魂进入身体。据传:他们在真主面前站立四十年。据传:站立今生年限的三百年,他们每个人汗水淹至耳洞,他们听不到任何信息,奉不到一个命令。
在那威严位份中任何人不敢(زهره)说话,然后,从那威严位份中他们的朽骨被召于考问场。——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3页
而信道者将逗留交还一番天命拜的时候,只提到为全世界的主站立,而未提到其它德性,是醒令有权威者和调养品者,所以强大的不义者也无法阻止它,因为他是被管辖,被制服在他全能的一把中,特别被亏的,懦弱的,他不抛弃,因为调养品所判定的是不作任何人份额。在这些警告中指点了称量不公的人,虽然自投卑贱,可这是大罪啊!据说:凡欠损真主的账债的天课,拜功,斋戒的人,都是列入这个警告之下。
由伊本•殴麦尔(إبن عمر)上传来:他念了这一章,当念到真主的话:“在那日,人们将站在全世界的主面前”时,他大声祈哭,为了接念下文,他克制住哭声,并且注目洞察了清算和报应。
一位游牧之人问麦尔瓦尼之子阿布杜勒穆里克(عبد الملك بن مروان),你确已听见真主在《称量不公章》中听说的。以此他意欲:称量不公者因谋取微利大警告确已来临了他,那你对自己如何认为呢?你无量,无称收取了信士的财产啊!
(7)绝不然,作恶者的记录必在罪恶薄中。
这是制止他们称量不公的罪行和对复生清算的疏忽。
罪恶本是订装的一本书的书名,是一本罪恶集,其中没有恶魔的行为,不信道者的行为和人神两等作恶者的行为,而是以证据所传述的,如象戒指是被使用的东西,在它中只有一个因由,即:标识。
或罪恶本是监牢,或因为他被丢在其中。据说:“它在第七层地面之下的黑暗的,偏僻的地方,是野比劣厮和其子孙的住所,这是由于他们的低贱,他们事情的卑鄙,而且被驱逐的恶魔为他作证,而一切行善者的文卷临真近圣者为他作见证,所以监牢比罪恶更确切。
其义是:作恶者的记录是针对那些称量不公之人的。即:他们行为的记录,或他们行为的记录必在那被提的罪行册集中。
机密:文卷是他们天性的的能力,是凭左手的笔在他们眉心的纸张上所写在他们被秉造在坏事,作恶本性中的罪恶册集(ديوان سجين),正如圣人说的:“幸福者在母腹中是幸福的,薄福者在母腹中是薄福的。”
(8)你怎么知道记罪恶的文卷是什么?
(9)它是一本封存的文卷。
这是因为罪恶本的事情将面临的惊恐。即:任何人的知道不能到达它。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写下来的是庄严的(الغليظ)书写。据说:是记录的密码,号码。真主的话:‘是一本写下来的记录,即:是被写在文卷册页中的,凡观看它的人,就能清晰地看到其中的究竟,他们能看到两种意义:朝向的,或已知的。这本记录含有一种证明,其主人是薄福的,也是火狱居民的显迹,也为是作恶者的显迹。这是说明了其归宿,是骇人的位份。
甘法里(القفال)说:“真主的话:‘是一本写下来的记录’,并没有针对罪恶本而注解,其义是:作恶者的记录必在罪恶本中,它确是写下来的记录。真主的话:‘你怎能知道罪恶本是什么?’是两个谓语中的插入句。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作恶者的记录。行为卑鄙者的记录,这等人,因为超出了教法和智慧所核定的公平范围而作恶的记录,必在其居民被监禁在窄狭黑暗的囚笼的有(身体)的层阶中,他们如象乌龟,蛇,蝎那样匍匐而行,是最卑贱本性层阶中的劣质之众。它就是作恶者的罪行本。因此,真主的话:‘一本写下来的记录’的注释是:那是其中记录他们行为的一位份,是以他们卑鄙和丑恶行态的笔写下来的一本记录。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6页
(10)在如此的日子好亏伤啊!否认的人们,
(11)否认还报日的人们!
人们站立在全世界的主面前的那一日。他们一部分说:“是把文卷拿给他们的那一日。”
卡什斐(الكاشفى)说:“遭祸了,这是含有各种祸患的词,即:刑罚,惩罚,艰难,痛苦,在那日是唯独不信真人(راست)的人。”
“他们否认还报日”,这是责备否认者的本质,比如你说:“作恶丑陋的某人已这样作,因为他们不信还报日。”
部分机密之人(أهل الاشارة)说:“否认真主和他的迹象之人是贪图今生,背离真人和他的教门——伊斯兰教的本性之人,善恶皆依自己的教门获得报应,那么,谁没有教门,谁将遭受严惩和大难,谁立行教门,谁将获得优美赏赐,明见仁慈主的喜悦,所以你应当承信。”
(12)除非每个过分、犯罪者,(否则)没有否认它的。
“过分”在主观(نزظر)说明(اعتبار)方面是越界的,在跟随方面是傲慢的。甚至亲眼目睹初造而对真主复生的能力产生了短见,如象穆艾勒之子瓦利德(الوليد بن المغيرة)和哈里斯之子乃孜勒(النضر بن الحارث)等人。
“犯罪的”,罪恶深重的人,即:沉溺在朽坏,欠损的诱惑中,因贪迷它而遗弃了永恒的,全品的滋养,致使分他成为昧真的人。而越法的证明,他忽视,有全美主观者的能力,如果他明知能为数一(وحدة الصانع),以全品德性——全知,全能,意所欲为等德性所修养的人(所浸染的人,他必登品脱辱)。犯罪的证明他忽视有全品行为者的能力,如果他明知有高尚行为的善人(他必走在正道上)。
(13)当人们向他宣读我的显迹时,他说:“这是古人的故事”。
他愚昧无知,背离毫无偏差(حاد: محيد)的真人而说:“这个古人的故事和他们虚伪的传言。”
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是古代的寓言,即无规律的语言。”
(14)绝不然,他们所做的已像锈蒙蔽了他们的心了。
其义是:在我的贤征中绝对没有有人针对它而言的这类荒谬,不然,他们所干的库夫勒和罪过装配了他们的心,并遮住了它,直至它成为象镜面上的锈,在他们与明知真主之间揭开了,正如圣人说的:“奴仆每当犯了罪的时候,他心上就显出了黑点,导致他的心变黑。”因而这等人会说出他们曾妄言的话。遮住就是在明显事物之上的锈气,也是一种封闭和泥垢。他的罪过遮住了他的心,是蒙住和胜于了心,凡战胜你的就是你的锈气,它伴随着你,骑乘着你,正如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所说的。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7页
在心中的锈气就是固定在心里的睡眠。在《坦尔勒法尼》(التعرفان)经中说:“锈气是在心和洁净境界(عالم القدس)中,因本性形态的优胜身体黑暗在其中的坚固,而隔开的幔帐,因而调养品之光(انوار الربوبيَة)完全被遮蔽。
“锈气” (غين),锈气确是很薄的幔帐,以纯洁能解除它,以正信合并与它能显出光。而(رين)是在心和伊玛尼其中隔开的透明幔帐(حجاب الكشيف)。因此,他们说:“غين是具有正确诚信,而由亲眼大见上仍存幔帐,也是一个封盖,它封闭在心上,也是一把锁,它锁在心上。据说:锁轨封盖更利害,封盖比幔帐(锈气)更利害。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心因罪恶固定在其中而成为被锈气所遮的,其心境成为浑浊的,由心的真性上成为分离的。رين是罪过和其固定性加倍的界限。他认为真正是幔帐,关闭了恕饶的大门。”(我们向真主从它上求护佑)
艾布•苏莱曼•塔拉尼(أبو السليمان الدارانى)说:“幔帐和心硬是昏愦的两个缰绳。谁醒悟而且接受劝导,谁必能割断心硬和幔帐。它俩个的药是经常封斋,之后,如果仍觉心硬,就放弃长川封斋。”
部分上等人说:心原是一面镜子,在它上毫无锈气,如果因欲动而沾染了锈气,心象铁锈一样必生锈,如果赞主,诵读《古兰经》能清亮它,那么,那些锈气所指的是蒙在心上的黑影(طخاء)。可是他每当抛弃知道创造因由者,抓揽和谋求因由的学问的时候,他已抓揽了除主外之物,在心上就有了锈气,在真主显示到他上有了阻碍。在真主御前有永恒地显示者,在我们那里的幔帐不会在真主显示到他上有了阻碍。在真主上御前有永恒地显示者,在我们那里的幔帐不会在他的本质中成形。每当,在被夸的教道呼唤一方时,这个心没有承领他,而承领了,他之外之物的时候,就因锈气,结巴(لكن)和锁(القفل)等经过除他外之物。真主确以自己的话:他们说:“我们的心在蒙蔽中,不能了解你对我们的教导”,说明了它,因而,他们的心中蒙蔽中,不能了解使者的教导,并不是在完全蒙蔽中。在不依道义而抓揽的时候,心就瞎了,不知道圣贤的教导,因而看不见任何真理。其实心永远被秉造在发光,明亮,纯洁上。
毛拉扎米(المولى الجامى)说:“修道之人的精通是导师的高品的点儿,对于他你当说:心灵之眼显示了。”
(15)绝不然,在那一日, 他们必被幔帐所遮,不得看见他们的调养主。
这制止有幔帐之人的行为。在那日,当人们站在全世界的主面前的时候,他们看不见他,因为他们的营谋是丑恶,他们的心变成了有锈气的一面镜子,锈气的黑暗从心扩散到了的体壳,因而成了没有显示之光着落的一片地方。信道者则不同,在那日,他们将看见真主,因为他们的营谋善功,他们的心变成了明亮清秀的一面镜子,明亮和清秀之光从心扩散于他们体壳,于是他们成了他们心和体壳显示之光反射的本能处,而且成了各方位的朝向(向址),如同永恒向址的体形,不然,成了万物众生的投奔处。
有人问艾乃斯之子马立克(مالك بن أنس)关于这节经文的实质精神,他说:“假若他的敌人被幔帐所遮看不见他,那么,他的外哩显示时,必定能看见他。”真的!即使全部人被幔帐所遮,而幔帐对特选之人毫无作用。
那时,在行道者和背道者其中没有区分,敲打(كوبى)天堂门者是有品级之人。——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8页
由沙斐仪(الشافعى)上传来:如果一伙人因怒道被幔帐所遮,这证明一伙人因爱道将看见他。
伊斯兰的道长,辅士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الانصار)说:“人们入天园之前,他在复生场上显露时,被幔帐所遮,看不见他的喜悦,薄福者确能看见他的怒恼。”
弗兹里之子侯赛因(حسين بن الفضل)说:“就象他们在今生由认他独一上有幔帐那样,在后世仍被幔帐所遮,看不见他,而认主独一不是他的主那里的幔帐。”
赛海里(سهل)说:“他们被幔帐所遮看不见他们的主,因为他们的心在今生已变硬,在先天薄福已先莅临他们,因而他们不适合面对临真和亲眼大见的品级,他们就远道了,而且被幔帐所遮,幔帐是远道和门内被逐的结果。”
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幔帐是两种幔帐,一种是远道,一种是失道。远道的幔帐永远不能近主,失道的幔帐是他依礼而行,其次象阿丹一样临近。”
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幔帐是接绪的障碍”。明文指点:围墙阻碍他们。以指点真主的话:‘他在他们中转下一堵墙。“即:转下幔帐,阻止天园的滋味到达火狱的居民,火狱居民的灾难到达天园居民。
显示之人(صاحب الكشاف)说:“在代理方面(تمثيلا),一但轻视他们就被幔帐所遮,因为真主只对在他们跟前被尊重的,有面份的,在他们上没有幔帐的人一一准许。真的!真的!今生在他们跟前是被轻视的。”他说:“如果他们在被施赐的门中无着落,他们必定偏斜。”
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说:“他们被幔帐所遮,得不到他的慈恩。”
由伊本•克伊萨夫(إبن كيسان)上传来:“得不到他的尊贵。”
以此,所指叙述得到真义,的确,被幔帐所遮不能看见真主,是得到慈恩和尊贵大恩的阻碍。因而这节明文是看见真主的证据之列。感赞真主,他施赐了大见他的俊美和会见他的方法和赐恩。
(16)然后,他们必坠入折黑目火狱。
一旦他们必幔帐所遮,不能看见真主,他们必进入火狱,尝试它没有屏障的热度,的确,进入火狱比幔帐,被轻视,比慈恩,仁慈中无份更痛苦。虽然幔帐是灵性的刑罚,比身体界的刑罚更严厉,但仅能从火狱中得脱离是最轻的刑罚,因为在知觉的刑罚中有两种惩罚。
(17)然后,或将对他们说:“这就是你们所否认的。”
这是从掌管刑罚的天使宰巴宁耶(زبانيَة)那里发出的对他们的侮辱。其中含有骇人的惊恐。
你们尝试吧!他们曾经不信许多哲理妙义(أحكام)。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69页
(18)真的,行善者的记录确实在善功薄中。
这是止恶之后又止恶,阻止之后又阻止。
他们的行为必记录在有一切行善者的行为所准备的册本中,那么,阿令依乃是善功的册集的书名,其中没有天使的善功和人神两等行善者的善功,是从最高处的能为者(فعيل)上总结而来的。或因有它是升腾于天园最高品的一个梯子,或因为它是第七层天上的一个高位,是艰苦的行道之人的归宿处,以便尊重他们。
据传:天使必带着奴仆的功修升腾,他们抬举着它独自前行,当到达真主所意欲的境界的时候,真主启示他们:“你们确是我奴仆上面的监护者,我确是监护他心中行为的,他们虔诚敬意,你们把它放在善功本中吧!我确已恕饶他。”他带着奴仆的功修升腾,并且推荐它,当他们带它到达真主所意欲的境界的时侯,真主启示他们:“你是我奴仆上面的监护者,我确是监护他们心中的行为的,他没有对功修认真小心,你们把它放在罪恶本中吧!”
其机密:监护的天使不知道奴仆的虔诚,沽名,只有真主知道它。
(19)你怎么知道善功薄是什么?
(20)它是一本受封存的文卷,
善功本远远超出了人的理智想象的范围。它是在册本中的记录,人们未强迫自读或以显迹自知。这证明其主人是幸福的,获得永恒恩典者,有不朽国土者。每当善功本是册本题目,以总结提炼而来时,在它上就有了权衡的定义,它是写下来的记录。
(21)与主临近的天仙们将守护作证它。
在真主跟前临近的尊贵的天使作证它,即:他们来临它,保护它不被作废,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是天上临真的七位天使,在每层天上都有临真的天使,他来到它,公认它,直至把它升腾到真主所意欲的境界,每天如此,或者是在复活日,他们在众证人面前作证册本中的记录。”
明文也阐述了知道隐密的,故据说:在那日,诚信的人有喜了,相反而言,在那日,不信的人遭祸了。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幸福之人善功的形象,他们光明本质,尊贵天使的形象被记录在最高处(善功本中),在最高处写罪恶相对而立,也是他的高品,它就是行善之人的善功集,正如真主说的:‘它是写下来的记录’,即:尊贵的位份是凭他们善功的形状描绘的天体或人形,真主的高品之人亲临于这个位份,特别是本然境界认主独一的特选之人。”
(22)行善的人们将在恩泽中,
(23)他们将靠坐在龙床上转眼观看,
幸福的,敬畏的,远离自性之人必在三样恩泽之中。(1)他们将坐在龙床上注视着,“龙床”,即:四只脚龙床。即:美丽的龙床上。
他们注视着他们所意欲的,他们的眼所希望的是天园中诱人的景观,而且他们注视于真主赏赐他们的恩典,仁慈。即:他们注视着(نكرند)自己所喜欢和喜爱的美丽的仙女和超绝的洁净(新鲜),也注视正在火狱中被罪刑的他们的敌人,他们的眼上遮着面纱,看不见他透明的妙体。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0页
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他们坐在明知认主之境的龙床上,注视着常人不知的特恩(معروف)。他们坐在临真的龙床上观看着仁慈的主(رؤف)。”
机密:高品之人注视着本质中的一切品级,任何事物不能遮盖住他们明知大见,他们与凡人远远不同。凡人被幔帐所遮,不能彻知妙世权威境界之人的真境(احوال أهل الملكوت)。指点:在每位高品之人上有一座以尊名和德性被特选的花园,在它中他们明知明见,因而,他们中有高品者,有至尊者,人人皆非贵人,但人中至贵者是世界的定盘星。(قطب الزمان)
(24)你能在他们脸上看到恩泽幸福的光辉。
这是第二样恩泽。他们的脸上显有幸福的光辉,是鲜润的,光彩的。即:只要你看见他们是有恩泽之人,因为在他们脸上能看出证明那些的《古兰经》,比如含笑,欢乐,正如在富贵,满足之人上显露的,以此而知,显出就是看见,而且,明知将含有对最隐密的知度,明见将含有最高的显示。
哲尔凡伦(جعفر)说:“观看的滋养是象太阳照在脸上那样显出光彩,若他们返本还原,真主必探望他们的内里。”
他们一部分说:“在他们的脸上显出他们所喜爱他们的。”
(25)他们将饮被封存的仙酒天醇,
这是第三种恩泽。其义是:他们将在天园里畅饮纯净的饮料,其中不曾有欺骗,生性不厌恶,毫无干扰。也是新鲜的,不会有酒浑浊,水果变味,继承烦恼等。
(26)它的封口是麝香。既然如此,让贪爱这种幸福的人们去争取吧!
那酒的封口是香味浓厚的麝香。即:器具和瓶的封盖是麝香泥。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شف الاسرار)ك经中说:“那封口是新鲜麝香,作为封盖,真主命令以它封口,只是为尊重其主人,封住后,不许让触摸,或用手拿取,只许行善者亲手打开。
很明显:这是在他上有全美香味的比喻,因为有味的东西,必须用封盖。如果它的封盖是麝香泥,据说:一件东西的封盖就是他的结局和结尾,那么它的封口麝香的意思是:饮者如果把口伸到瓶口,就闻到一股麝香味,这饮料必定象今生用香料特制的饮料一样是天然混合物,它是饮毕时,在其中能闻见的一股香味,并未在饮时闻到它。
由艾比代尔达依(أبى درداى)上传来:“美酒是象银子那样雪白的一种饮料,畅饮后他们仍封盖住它,假如今生的一个人把手伸入其中,再取出,凡嗅觉必能闻到一股香味。”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1页
教贪爱这种幸福的人争先善功吧!即:为了争取那幸福,让他来在功修的地方吧!
这从明显方面是以特别和鼓励而命令,在内里方面,以必定性的正信和善功,以必定而命令。在《穆夫勒达》(المفدات)经中说:“去争取吧!”是以贵人(افاضل)为镜子,跟随他们,造福于众人而与自性作战。
宰努尼米萨拉(ذى النون المصرى)说:“去争取吧!”的显迹是心倾向它,灵性飞向它,想起时有行动,远离人,亲近数一者,对前事祈哭,倾听赞词的甜美,参悟仁慈主的语言,以欢乐和感恩迎接恩典,为交言诉机抛出一切。
(27)仙酒天醇是台斯尼姆(的仙水与自己的品级)混合(调制)而来的,
即:那天然混合物特制的美酒是台斯尼姆的水,它是依自己的品级(بعينها)明见的道学,是从阿德宁(عدن)天园流出的。如果他来临它,或者来到指定天园中的饮料,那么,他是来到一个高位,或者从高处,它来临他们,而他从一个高位上畅饮它。据传:它流在头上空间,再注入他们杯子中,盛满时,水就止住了,而且一点也不外溢,所以,他他无需去劳动饮之。
(28)那是真主亲近的人将饮它的一洞泉水。
“真主亲近的人”,是在真主一边的,近主的,有灵性机密的人。即:他们与天园的其它居民共饮自来的(صرفا),天然的纯净水,他们就是右边的人。
机密:台斯尼姆在灵性天园中(جنَة الروحانيَة)是明知真主(معرفة الله)和喜爱真主,是观看仁慈主喜悦的滋味。美酒有时是因观看真主,有时是因观看被造物所觉得的喜悦(ابهج),而临真近圣的人比行善的人更优越。
ماشراب عيش ميخواهيم بى دردئ غم       صاف نوشان ديكرودردى فروشان ديكرند
我希望没有忧愁苦恼的生活饮料,只要饮一次纯净水,他们就推销一次痛苦。
他们一部分说:
تسبيح رهى وصف جمال توبست     وزهرد رجهان ورا وصال توبست
奴仆的赞词是来赞美你的俊美,以便两世来接绪你。
اندردل هركسى ذكر مقصود يست            مقصود دلرهى خيال توبست
凡心中有赞词的人已有了希望,奴仆受示的心才是你的希望。
在《真质大海》(بحر الحقائق)经中传来,美酒指点从两世浑浊之酒中纯净的饮料,被封的瓶子指外哩和特选之人(اصفيا)心的城市(رى),故它的封盖是喜真的麝香,这瓶美酒专供在修行于真主之道中诚实的修道之人饮用:“在他身上有你的心,谁荒废了一生,谁从他中得不到任何福份。”台斯尼姆是喜真的最高品,他的本然没有混合德性和能力的品级。临真的人是浑化在真主中与圣人合一的人,它正如饮用了天然的纯洁的喜真之江的明知之人说的:
“你只享用纯净水,如果你饮天然混合我,你应当饮爱臣之人的口水,一旦你背离而去,那就是不义。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2页
其义是:如果你想饮天然混合物,那混合物就是爱臣的口水,虽然你不能纯粹地饮它,你也不要离去,对于爱臣的口水和他的水沫弃之而去就是不义。
谁是在临真的毡子上,在顺从的位份,洁净花园中手执爱主的杯子,饮了这纯净(باب)水,从这道语的机密中没有尝试美味的人,他的心灵(جان)是没有嗅觉的功效。
سرمايه ذوق دوجهان مستى عشقست    انهاكه ازين مى نچشيد ندپه دانند
在今生后世我尝试真恩的资本是喜主爱道,没有尝试这些人知道什么?
(29)犯罪的人们常常嘲笑信道的人们,
他们是有罪过的人,没有一件罪比库夫勒和伤害他们有正信的信道之人更大。干罪的人所指古莱氏族首领和作恶的多神教头目,比如艾布哲害力(إبو جهل),穆俄里之子瓦里德(وليد بن المغيرة),瓦依里之子阿帅(عاص بن وائل)等人。
在今生,他们嘲笑贫穷的忠诚信道者,如尔玛勒(عمار);苏海依比(صهيب);比俩来(بلال);赫巴布(خباب)等人。
(30)当信士从他们面前走过之时,就彼此以目示意;
当信道者从多神教徒面前走过的时候,他们就彼此以目示意。“以目”,指点他们的缺点,他们讥笑说:“你们看看这等人,自己偏歪不正,不务正业,而自找苦吃,他们希望后世的回赐和没有一点可信的复生,报应的事。
(31)当他们回去之时,他们就洋洋得意地回去;
当他们从原位返回于家属和一度跟随他们的迷误,无知的党羽的时候,他们就以恶数落,讥笑信士们,而心满意足地走了。
机密:他们在走过的人面前没有做这些,只是以目示意。
(32)当他们遇见信士们时,他们就说:“这些人才是迷误的。”
当犯罪的人,只要看见信道者,就嘲笑说:“这些人才是迷误的”,他们以肯定的语气把迷误描述给他们看的见的信士和他们外的所有人,他们说:“他们抛弃了他们祖先原始的教门,改奉新生的教门。”或者说:“为寻求不知是否真实可有的回赐而放弃眼前的恩恩典。这些工作正如一部分昏愦的学者把修行的修道者归纳于迷误和疯子,特别如果修道之人是学堂之人的时候,他们认为他们比其它迷误者更迷误。
منعم كنى زعشق وى اى زاهدزمان     معذور دارمت كه نواورانديده
时光的戒欲修行之人啊!你从喜主爱道中才能获得恩典,推脱(معذور),修剪(دارمت)的人啊!你自找(اور)烦恼(اند يده)。
(33)(我)未曾派他们去监视信士们,做他们的监护者。
犯罪者曾未派去做信士们的监护者。真境是:他们不是从真主那里被差遣委托他们监护信道者的事情,控制他们的行为,作证他们的立行正道,误入弃途,他们只奉命校正自己。即:搜行他们之外的人的情况,对他们毫无益处。这是奚落他们。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3页
暗示:说:“他是从真主被差遣的使者的人太胆大了”,可以说这是犯罪之人的话,就象他们所说的:“这些人确是迷误的。”“未曾派他们去作他们的监护者”是奚落他们,以便阻止他们以物伴主,并教导他们于伊斯兰。
(34)所以今日信道者嘲笑不信道的人们,
今日,在信道者看见他们是卑贱的,带枷镣的,各种耻辱遮住他们,他们在尊贵,傲慢后卑贱,在享受和满足后遭受各种残酷的刑罚的时候。
仿佛有一个声音说:“如果你们知道了所提到的,你们要知道复活日……”
(35)他们坐靠在龙床上注视着,
他们坐在龙床上注视着他们和他们的下场了。
(36)那不信道的人们已遭受到他们行为的报酬了吗?
这是从真主或天使一边发出的询问。拉艾布(الراغب)说:报酬用在受喜之人中,就象把他们所称誉的天园赏赐了他们,用在被憎恶者中,就象他以忧上加忧报酬你们。在《古兰经》中的报酬只针对罪人们。
他们的行为就是嘲笑信道的人们,这是明确指出:信道者在后世将嘲笑他们,这只是报应在今生嘲笑信道者的不信真理者。其中有安慰信道者,故世态变迁,不信真理者成为被嘲笑者,而他们被尊重。的确,背逆者被轻视,一切外哩受尊重,真主将为他的外哩惩罚与外哩为敌的人,因为他为他的外哩而恼怒人,就象狮子为自己的权利恼怒竞争者一样,真主一边有护佑,他从中知道,嘲笑,轻视,讥笑,以目示意是大罪,其中胡言乱语者是接近多神教徒的罪人们,我们向真主求平安。
凭真主相助,《称量不公章》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闰二月二十六日全美脱稿。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20:04:49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四章  破裂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当天破裂,
它的解释是“当天分裂的时候”的解释,即:它因白云破裂,显示了其中的奥妙,正如真主所说的:“天因白云破裂之日”,就像你的话:“大地因植物裂开。” 在那云中有接踵而至的天使,他们手执功过本。或有带着刑罚的天使降临,这比刑罚从善的一方来临更惊恐,那么,天破裂是天使奉真主的命令而降临。据说:是天坠落,粉碎。据说:是由于复活日的惊恐。为何它不破裂呢?它在真主强制的一把中比一颗籽粒更小,它含有各种说法。因为它面对真主的威严而破裂,然后,天使降临。
由大贤阿里上传来:因为天河而裂开。即:在天上有一道光,被称为天河,因为它仿佛天河的踪迹。
天从那个地方破裂,仿佛它被分裂(مفصل),暴满而裂。
(2)他听从主命,而且应当听从之时;
即:服从和听从全能真主的冲击,当时它被抓揽于他的全能和意愿,应受于破裂。服从所命的和被服从者,如果被服从者,发口唤者的命令来到它的时候。这是借喻所显露的(تمثيل),是暗语所差派的分枝。即:如果听从普遍了,它是有听觉之人的倾听,倾听它所指借代的答应和服从,如果把听从描述给其本质,不能听,也不能接受的天边,就是借喻所显露的,那么,正如他的话:“一切服从者来到我们了。”这是证明通行,他毫无阻挡的创造和造化的全能。而真主的话:“他听从于它的主”证明了通行它毫无阻挡的分裂和磨灭。
这是执掌真理之人所认为的服从,在它上含有一种永活(生命)和象其它动物那样的感觉,因为在万物上有显示永活尊名的福份。
“而且应当听从的时候”,而且真正听从的时候,因为它是被调养的,真主所创造的。即:它指的事情,这是归于他制服调养万物的全能方面,借它每个被前定的事物依次来临,他对被前定的事毫不失约。
(3)当大地展开,
当群山和山丘(اكام)由本位上取缔而伸展为平地,那时,它如同平坦的册本,或者为了使万物众生立站在它上接受清算而增宽了二十一倍至九十九倍,否则它不增亮。
圣人说:“复活日来临时,真主伸展地面,每个人在他的两脚之下有一片地方。”即:由于在地面上万物众生很多。
圣人的话:“地面伸展。”当地面伸展时,每个空隙被填平,变成平地。
在一个传述中说:在互相夸耀的地面伸展。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它如同在荒郊中在枣树和一伙人中被驱逐的乌鸦。原来,大难在四历十一月(ذى القعدة)来临,而且将连续二十天阿拉伯各部落集会,他们矜情朗诗。其中包括互相夸耀的地面。”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5页
(4)并抛出内中所有的,且变为空虚,
它把腹中的死物,宝藏抛在背面上,如真主所说的:“大地卸下了自己的重担。”这是一种借喻关系,真的抛出和取出真正是唯独归于真主的。
问题:各种宝藏显露是旦扎里出来的时候,不是复活日。
我们答:复活日是宽畅的时候,也可以解释为旦扎里出现的时候,即使是借代的借喻。因为它是复活时大的条件之一,而在复活临近时,一切宝藏显露,复生时,一切死物从地内破土而出。
“而变成空虚的”,而变成极为空虚的,仿佛它以最大能力责成那些一样,其中不存留任何一物。责成往往超过他的生性。
(5)它听从它的养主的命令,已被证实之时(应听从之时),
在抛出和变成空虚中它服从他,而且应当听从他的事情的时候。这是归于调养主的全能方面,已两次提到了它,第一次说明天,第二次说明地,如果每一个没有关系另一个所关系的,它不时重复。答复:如果这些事情实现了,就是惊恐之列。
机密:动物生命的天,由于人的灵性而破裂了它,粉碎了它,身体大地因灵性从它上被取出而伸展,抛出了其中所有的灵魂,能力,而且变成空虚的,显露出了其中的一切踪迹,并呈现出一切生命,性质,组成和形象,首先由灵魂方面依次腾空它。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灵性之天因怂恿自性荫云的黑暗而破裂。而且他以在它中意所欲为,势不可挡的能力形态服从了他的主的大恩。指点了人体大地为执掌它者而伸展,并抛出了人性的一切判断,变成空虚的。
(6)人类啊!的确你当奔忙(努力工作倾向主),直至会见调养你的主,你将看见它(自己的劳绩,主的喜报)。
人包含了归信者,不信者和犯罪者,这是呼唤了凡是被责成的人。
其义是:你应当努力地争先会见你的主,即:会见他的时候是死亡的时候,此后出现的各种情况。
据传:他们问:“主的使者啊!我们怎样努力呢?仙笔已干,前定已过?”他说:“你们力行吧!凡是容易的,都是真主所造化的。”
“直至你会见他”,在那以后,在那些之后,你必能会见他,不能改变你所努力的(يلويك),你为它付出心血和善恶行为的报酬。
据说:你为你的主努力力行吧!直至复活日你会见你的行为。其义是:你努力从事你今生的各种行为,其实是你争先会见它后世的报酬,你必能会见那报酬,所以你应当在今生后世得脱离的事情,防备你因它将遭毁灭跌入惭愧和丑恶的罪恶。圣人说:“悔恨者将面临恩慈,傲慢者将面临恼恨,凡从事者将来面临自己亲手所做的。”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你伴随死亡而努力。”即:你伴随你的气息(انفاس)努力争先。仿佛有人说:“你的气息就是你的脚步,而你必能会见它,而其性质(الضمير)是唯独养主的。”
机密:人类必造化在他的主的能为上,他在借神性的尊名浑化的德性而修养,然后他依自己天性的能力的多少会见他所努力上紧的。
(يشير الى الانسان المخلوق على صورت ربَة وكدحه واجنهاده فى التحقق بالاسماء الالهية والصفات اللاهوتية)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6页
(7)至于叫他用右手接过功过薄的人们,
他是穆民,是幸福的人。“文卷”是其中记录着他所努力营干的行为,“右手”是右边的天使所记录的他的努力。在记录中的机密奥妙是:被责成者如果知道自己的行为被记录,而且呈现在作证者面前的时候,他必止恶,一个奴仆如果紧抓他的领导的尊贵,依靠他的宽恕和掩盖,为抬高导师而侍奉他,他的侍奉不会徒劳枉费。
(8)将只受到容易的考算,
所指清算奴仆的行为,显现它,以便报酬。由贤品之人上传来:何为容易地清算呢?故:罪过一目了然,而被恕饶了,即:他的行为被现出,其中这是善功,那是罪过,各到一边,然后,他的善功得到了回赐,罪过得到了宽恕,这就是容易的清算。因为这在它的主人上毫无艰难和争论,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你不这样做?”而且在他上不必寻求推脱和证据,因为一旦寻求这些,他必得不到推脱和证据,而遭羞辱。
براد زكار بدان شرم دار      كه درروى نيكان شوى شرمسار
بجاى كه دهشت خورد انبيا   توعن ركنه راچه دارى بيا
选择丑恶的事,必将蒙辱,故在善功方面也有惭愧。
在此处,万圣众贤也惊恐万状,你想推脱罪责,你看看你的行为是什么?
因此圣人说:“兵马被呈现。”即:一切行为被呈现,它变成立站场上的人的形状,一切国权全归主,然后,他们认得他们的踪迹尤如他们在那里依自己的式样认得一切兵马一样。他们说:“干罪的穆民被列人这一类中,而真主的话:他将被容易地清算是以一部分的情况论述全部人,而干罪的人虽然没有像服从者那样被容易地清算,可是与被争论的左边的人相比之下,他们的清算是很轻易的,所以右边的人也包括他们。据说:干罪的穆民的文卷在他们出火狱时交给他们。据说:从左边交给他们,不是从后边交给他们。其中含有不论从左边或后边交给他们都是一回事。”据说:明文没有针对真主将使他们进入火狱的罪人,这是很明确的。
穆圣说在所念的部分赞词中念:“主啊!求你容易地清算我。”这证明在万圣众贤上有一部经典,论外表是引导经典,教导他们,其实他们是被护佑的,将入于天园的,不经考问的,而且是没有文卷来临的。
(9)而快乐地返于他的家属;
而兴高采烈地从轻易清算的地方回到信道者的队伍中,或信道者行列中,这些人在幸福和尊贵之道中就是他的亲近朋友。
他是得脱离之人。领导说(قائل هاؤم):他们诵读自己的文卷,所以他们在入天园之前从复生场上回到自己的家属。
机密:他们天性能力的文卷,用俊美尊名(إسم الجمالية)的笔被写记在无始的册集中(ديوان ازل)。的确,谁被特赐,俊美的尊名将不会与他争辩,而且他凭着显示真主俊美和仁慈的大恩快乐地回到自己的家属。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7页
(10)至于从背后接过文卷的人,
至于从背后把文卷交给他左手的人。凯里比(الكلبى)说:“他的右手被拷,因而他用左手从后边接取,因而他的文卷从背后来临,被交给他的左手,所以在这方面和没有提到背腹的方位的那方面没有矛盾,不然,只提左边就足以说明。”
伊玛目(إمام)说:“他包含这件事:他们一部分文卷被交给他左手,一部分从背后来临。”
在弗拉勒(الفنارى)的《开端章经注》中说:“文卷被交给左手的人是伪信士,因为在不信之人上没有文卷,因为他的不信是以遭受惩罚,所以无须文卷来证明,更何况他们不是以分信被责成的。至于文卷从后边交给他手中的人是有经之人,因为他们曾经把天经抛在脑后,而且用它换取了些微的代价,一旦复活日来临,一个声音对他说:‘你从你背后接受文卷吧!’”即:在今生你活着时把它抛在其中的那个地方,所以它就是被降示给他的经典,并不是功过本,在他把它抛在背后的时候,他猜测他绝不会转回。
艾布来依斯(أبو الليث)在《布斯他尼》(البستان)经中说:人们在不信道者上是否有监护的天使说法不一,一部分说:“他们上没有监护者,因为他们明显的事情和行为是一致的,真主说:‘凭他们的踪迹,人认得犯罪率的人。’”我们没有采纳这种说法,而在不信道者上有监护者,被降示的明文已提到在他们上有监护者,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真主说:“但你们不信报应,在你们上有许多监护者,他们是尊贵的,记录的,他们知道你们的一切行为。”(82:9-10)在另一节明文中说:“至于他的文卷被交给 左手的人,至于他的文卷从背后来临的人”,它表明在不信之人上有文卷和监护者,若有人问:“那右边记录的天使记录什么,在他们上没有善行啊!”答:“左边记录的天使仍奉右边天使的口唤作记录。而且他作证那些,即使不作记录。”
(11)不久他们呼喊遭祸亏折(ثبورا),
是在他不能够抵抗的严刑到尽的期限后,他希望自己毁灭,他祈求:“真主的祸患啊!这就是你的时候,我必定要应受那些。”其义是:每当文卷不以右手接取,就是火狱居民的显迹,他的话就是:哎!已亏折。
凡拉依(الفراء)说:“一旦某人叹息的时候(الهفاء),阿拉伯人说:‘他叫苦连天’。”
据说:亏折是从对一件事坚定不移中采取,后世的毁灭称为亏折,这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正如真主说:“今日,你们不要呼喊一次亏折,你们应当呼喊:多亏折。”
可《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لااسرار)经中说:道长艾布阿里(پير أبو على),天黑时来到街市,对询问者说:“指尊大日子的情分起誓,我们将面临许多事,(那时,)你以理智追随道长(پيرازهوش برفت),哪怕聪明慧觉(بازامد)。他们问他:“道长啊!那时,在你上能显露出什么?”他说:“那尊大的日子的威严和尊大。”他接着叹声说:“哎!是忧上加忧,祸上加祸啊!”
(12)入于塞尔雷(سَعَيْرًا)烈火狱中,
他进入火狱,火狱的热度和刑罚无有屏障而凶猛刚强。这证明他他们呼喊“亏折”是在入它之前。伊玛目就这样阐明。至于真主的话:“如果他们被丢入一个窄狭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就呼喊:“亏折”,这证明是在进入之后。
机密:以伟大尊名(إسماءالجلالية)的笔,把有天性能力的文卷的人被记录在无始册集中,他希望在朽坏今生,在真理行列中,成为由自私自利上浑化的,进入喜真爱道和上紧奋斗烈火中的人。他背有各方惩罚的人就是违反他的主的命令的人。真主说:“行善不是你们从房后进入家中。”即:没有依它的入路(原路)进入,就是看守了功修的外表,没有看守功修的内里真质,更没有处处敬畏,而到达调养品尊前,进入其中的梯子就是敬畏,敬畏是包含一切外表行为,内在真质的“善”的名词,也是服从一切符合的,远离一切背道的支柱。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8页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至于文卷从后边交给他的人,即:从靠近动物性灵性和身体黑暗的一方交给他的人。”因为人的方向是朝向真理的一方,人的后边是朝向黑暗身体的一方,因为他被放在有重重黑暗的动物性形状中,他将呼喊:亏折,因为他深陷在灵性亏伤的陷阱,无终的刑罚之中,而且入在本性陷阱中自以为是的烈火中。
(13)他曾在家属间,他曾是快乐的,
他曾经在世时,在自己家属,同族人中,或与他们合群的人中,他们都是快乐的。
“快乐的”,为朽坏财帛,不永恒的地位而欢乐无忧(نازان),因恩典从施恩的主上已被遮,正如那些犯罪之人的习惯,他们的心不想后世的事情,不参悟一切结果,也包括对人行善之人,敬畏之人的道(的忽视)。
总之,今生不信道者,是没有倾向后世的人,在他心中有一根黑管(笛子)(مزمار),因而,他遭受(جوزى)了永恒的悲伤,而信道者,心中有一个恸哭声,因而他以永恒的欢乐而满足。
机密:高灵性者,文卷被交给右手,低灵性者,文卷从身后交给他,其家属是发光的灵性能力理黑暗的身体能力。
(14)他曾猜想他绝不会归回于主。
在弗拉勒(الفنارى)的《开端章经注》中说:是他确信。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ج الرحمن)经中说:这里的猜测含有认为(حساب)之义,猜测不含有确信之义。这就是他今生欢乐的理由。即:这些不信道者在今生猜测,他绝不会归于真主,因为他一贯否认。
由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上传来:我不知道归回是什么意思,但我听见哲理之人针对它的字形而说:你归回,你回到你的家族中。其中有圣训所示:我向真主从风箱后归转中求护佑。即:背离俊美真境。染布匠的归回是把布料回漩于白净。
(15)不然,他的主是注视(看见监察)他的。
不然,他们必定要归回,而且事情不像他所猜测的,曾造化他的主是注视着他遭受报应的行为的。
“注视着他的”,任何秘密对他不暗藏,所以他必定归回于他,立于他面前接受清算和赏罚,因为在他的哲理中不会有他疏忽他,不为他的罪恶惩罚他。这是制止一切责成之人,防备作恶。
瓦西托(الواسطى)说:“他是注视着他的,因为他创造了他,为什么他创造他呢?用什么事他显露了他?并为他规定了幸福和薄福,以及为他和他的期限,衣禄作了制定。
(16)我以日落时的红光晚霞发誓,
那是日落后在西边你看见的晚霞。众学者认为:日落是昏礼时来临,进入霄礼时间。或是红光前的白亮,白亮消失后即进入霄礼时分。
众议会同:那白亮永远存在,永远停留在天边的各方。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79页
其义是:两种意义的每一个都是由于霞光白淡,但符合白亮的意义最多。而红光是说明了心的清亮。无疑,太阳所指的是它的光,是太阳落到夜的黑气笼罩各边方间出现的洁白和浓度(الرقة وصعف)。
由阿克勒麦和穆扎西德(عكرمة ومجاهد)上传来:红光仍是白天,其根本是:红光仍是太阳的踪迹,它是白昼之星,它的显现就是白天,那么,依此来看,发誓是包含夜间和白昼,一个是为了谋生,一个是为了休息,因它两个,世界的事情而立。
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红光是白昼之光与夜间的黑气在太阳没落时的相交。”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我以日落时的红光发誓”,指点:指没落后的人的天性中永恒的光亮发誓,而在混合自性黑暗的身体的各边方其光就遮蔽了,很尊敬地来以它发誓,因为人完全能借它谋求到全品。升腾于各品级。
机密:真主确以日落时的红光发誓,因为它是本然品的执掌真理的数一者和有尊名品级的高品者的显示处,因为日落时的红光的实质是数一者(وحدت)的黑夜和高品者(الكثرة)的白昼的两海汇聚(برزخ),也是两物的两海汇聚,它俩每一个都免不了一种能力,然后它俩因数一者和高品者的奇妙(迹)而汇聚,因而他确以它发誓,他使夜成为数一者的显示处,只是为了浑化烷感觉的万物,在夜间把明显的万物浑化在数一者的真质中。真主的话:“我使夜成为衣服,为了以它的黑暗遮盖万物。我使白昼成为谋生时,是恩典的显现时,因为万物在白昼显露证明了它,也因为谋生时包含许多事情。
(17)以黑夜与它包罗万象的盟誓,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包罗万象的(الوسق)是他汇聚了一切分散的,其义是:我以黑夜和他的黑暗所集中,所包罗,所掩盖的盟誓。”
据说:包罗万象的是圆满的,搜集的(اتسق واستوسق)。即:假若他包罗万象,它俩每一个都是被服从的。以黑夜所集中的,来到它的位份的是说明动物,野兽,猛禽。
是这样的,黑夜一旦降临,白天四散各方的万物就朝向自己的宿位。
据说:黑夜所包罗的也指深夜礼台罕柱德(تهجد)拜的奴仆,真主确已夸赞五更天(黎明)时求饶的人,那么,真主就以他们盟誓。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黑夜指身体,它所包罗的指身体的能力,工具和他用来寻求道学,各种特恩和升腾到各品位,以及得到各种赏赐和全品的天性本能(استصاد)。”
机密:指到达所期望的品位后,因怂恿自性的黑暗(غلسية)被遮的安定本性的黑夜盟誓,安定只是脱化(مع : الى)怂恿自性的判断,深掩在当代穆罕默德(المحمَديَة)高品的全品中尽能修养(تلوين),因此,你以:“归于他的主”(رجوع الى ربَه)而受命,因为真主说:“安定的本性啊!你应当归于你的主。”人体的目的绝不是让化本还原的目的归回,不然,这是完全的目的,即:以归于主而接绪。真主的话:“包罗万象的。”就是所包罗的从怂恿自性摆布的手中脱离的灵性能力。
(18)以圆满时的月亮盟誓,
即:指十四晚间的圆月为誓。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是在白亮的夜间圆满。据说:是某人的事情圆满完善,正如所说的:完满齐全。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包罗的是包罗,担待万象,指黑夜和包罗万象的,以及圆满齐备的盟誓。”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0页
真主以这些事盟誓,因为其中每一个是环绕着真境,因而符合被发誓的,其义是:真主确以发生在宇宙和本质中的各类事物,根据各人不同的情况而盟誓。的确,日落时的红光(晚霞)是相反它之前的情况的,即白昼之光,也相反在它之后的情况,即夜间黑暗。同样,真主的话:“以黑夜和包罗万象的盟誓。”这是证明在光明后出现黑暗,也证明动物从清醒到睡眠的各种情况。他的话:“以月亮,当它圆满的时候盟誓”,这证明月亮在欠损后圆满。
嘎沙尼(القاموس)说:“指不受亏损本性影响的明亮的心的圆月,如果他的光圆满全美了的时候,他就成为全品者。”(كاملا)
机密:指点以执掌真理的明知者心的圆月,当它轮循环世时盟誓。
(19)你们必定一层一层地的到达(遭难或登于高品真境)。
即:你们必定一种情况后又进入一种情况。其义是:一种真境在一种真境之后成为逝去(متلاشى)的。故其中每个真一者在艰难恐怖中符合于各种大难。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合乎是几个名词互相并列(المسضائفة),即:依价值把一物摆在一物上,其中含有鞋与鞋并列。而一层一层的,有时被使用在另一物之上的事物中,有时使用在与他物并列的事物中。据说:一层一层的,是品级,它是符合登品之阶(ركوبهة المبنى عن الاعتلاء)。
其义是:在层阶中他一步一步地达到,艰难中一部分高于一部分的,它就是死亡,之后是后世和它的大灾难的位份,直至在两世的一方定居时刻。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ة النجمية)经中说:“这是呼唤人的心,让它以各种喜主爱道和各种奋斗方式朝向真主,在饥饿,熬夜,寡言,孤独的各种艰难痛苦中一阶一阶地步入每个真境阶层。”
(20)他们为什么不信道呢?
如果复活日他们的情况果真是这样的,那么什么事妨碍他们不信道呢?
机密:自性,私意,及其人本性的愚能,它们未以心归信,而且未以服从礼乘的判断,道乘的礼节,真乘的奇迹(足迹)而服从主的命令。
(21)当别人对他们宣读《古兰》之时,他们为什么不肯叩头呢?
即:何事妨碍他们,在圣人或一位配贤和教生诵读《古兰经》的时候,他们不叩头,不谦恭,尊敬呢?他们确有言无行,他们应该在倾听时以《古兰经》的华辞妙理来定意,它是真主的语言啊!借它他们才能知道穆圣在为圣的使命中的真实,才能在一切命令禁止中服从他。它也指在受颂念《古兰经》叩首章节时亲自叩头,《古兰经》的叩首明文绝不指凡是明文。据传:有一天穆圣念了:“你叩头,你临近”的明文时,他和在场的信士们都叩下了头,而古勒什族人在他们的头上鼓掌喝采,嘲笑藐视。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1页
        艾布哈尼法(أبو حنيف)对这节明文偏重于应当叩头,因为在放弃的事上要遭责备,这证明叩头是应当的。
由艾布胡拉勒(أبو هرير)上传来穆圣在念到这节明文时曾经叩头,众哈里法也如此,它是十四个叩头中的第十三个,在念到它时,我们的伊玛目主张念者,听者,不论是非有意都应当叩头。
由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上传来:这节明文不列为叩首节。侯赛因(حسين)说:“他不是应当的(واجبة),而三家伊玛目在念到:‘他们不肯叩头’时都叩头,伊玛目马立克(إمام المالك)在这章结束时叩头。
机密:当有人把降示给心的使者的《古兰经》——真主的教诲宣读给自性私意和人的本性愚能的时候,他们未谦恭,服从地倾听它,服从他的一切命令,顺从它的一切判断。
(22)不然,不信道的人们,他们原是不信的(否认真理的),
不然,不信道的人们是否认能言《古兰经》的(活着的古兰,导师,道长),因为他所提到的是复活日的情况和惊恐,而且更应当真实地诚信它他,因此在宣读他(赞扬他)时,他们没有卑恭。
在部分经注中很明显指心中否认,含有未诚信之义,这是相反提拔升腾的,因为无正信伊玛尼仍是怀疑的,否认真理是更严厉的不信,更倔强的隐昧,而且含有背道而弛。
(23)真主是全知道他们所隐藏的,
真主是至知,隐在他们心中,积在他们胸中的不信,怀恨,迷误,不忿的,因而以这些,他今生后世将惩罚他们。
隐藏的含有监护之义,或真主至知他们在自己文卷中所积累的罪恶,和他们明知故犯地为自己积下的各类刑罚。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真主全知在他们心灵深处隐匿的坏诚信和犯罪形态。
努柱目丁(نجم الدين)说:“是指沉溺在今生诱惑大海中,后世刑罚的各种火烧毁他们的人。
(24)故所以你当以痛苦的刑罚向他们报喜,
故你当以极为痛苦的刑罚警告不信道的人们,因为真主至知他们所隐藏的,而且必定要惩罚他们,这是嘲笑和奚落他们。正如真主说的:“真主将嘲笑他们。”其中指点了给信道者以身体灵性宽厚,舒适的回赐报喜,因为上等人的许约绝不会作废,因此,真主说:
(25)除非是他们归信并行善清廉干办的人们,当应受不间断不受割断无终的善赏。
这些人是信道者,由不信者中除外。因为他们是有正信的,诚实的,而道学之人的正信是他们的心由混浊本性上无染纯净。而且力行被命令的善功,也包括谋求一切特恩,在后世,他们可获不间断的报赏,而且是连接的,常川的赏赐,善赏含有一次一次地或在他们上有间歇性的赏赐。因为赏赐比恩典更有稠度,谁将获得不间断赏赐呢?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2页
第一种恩典是很明显的,第二种施恩希望(لعل)所指的是真正地的善赏,总虽雇工将应受服从他的主的行为报酬,如果这样应受是真主的恩惠之一,那么赏赐他力行的能力,引导他也是属于真主的恩惠。
哈桑•巴什拉(حسن بصرى)说:“人在今生可获得他们慷慨的。他们慷慨的一切今生将获得赏赐(بدادندى)和恩惠(منت),有时(بوقت)其亲属(خويش)若(چنان)借那人的一日的善功(يك نفس ازروز كار خويش)来奔望(بحيل بود ند),不论父辈,儿孙,都可获得赏赐(داد ندى)。”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们在性和心的天园中可获得不间断的,显然(آثار)和德性回赐,因为他们已超脱形成和解体境界,显露而超脱体形(مواد)。”
机密:只有信道,而且行善——远离今生,倾向真主的灵性,机密,心和它们灵性本能,可获得不间断的善赏,相同他们的生命,奋斗,谋求的恩惠,不然,相同真主的特恩和慈悯。
部分学者说:“这三章的次序的奥妙是:分裂章中让你知道记录天使的监护,称量不公章中让你知道那记录的定位。这一章是说明复活日它依各人而来临,真主至知。
《破裂章》凭有国权的,创造万物的主的相助,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闰二月后全美脱稿。(آمي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20:06: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五章  宿宫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1)指有宫份的天发誓,
最高的体形,亦称为天,阿勒什包括其中。
“有宫份的”,指在最高天体中的十二宫,天指宇宙天体。
赛尔迪•穆夫塔(سعدى المفتى)说:“可是在教道词语中指阿勒什,不指天,天体(فلك)所指临近我们的天,因为明文中真主说:‘我确以群星装饰近天。’答:我们刚得知天的题目,而又因宫殿对天的宫分蒙蔽了,而那些宫殿上等人和一切贵人将安居于其中,它是行星和恒星的宿位。”
伊玛目苏海里(إمام السهيلى)说:“宫宿的名称有白羊宫(الحمل),宫宿以它而行,因为天体运行的起点就是白羊宫,在这宫中的一月有二十天全美,十天亏缩,它是穆圣的生日,他降生时,一个星座(غفر)出现,它是月球的宿位,由三个小星星组成,这个星座整月在夜头出现,这个时候是白羊宫中名为巨蟹宫的两个相连的星宿相撞(نطح),出现在它两个的南方。”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是在它两个北边由三颗星星组成的星座。也被称为经纬线(اشراط),有时进入(سضاف)白羊宫腹内,好象一匹斑马(زبير)。它是由三个小星宿组成的,仿佛脐带(انافى)一样的月球的宫宿,它宿位于白羊宫腹内(بطن الحمل),继白羊宫后是金牛宫,继次是双子宫,也被称为天鹰座一等星(النسر),猎户座(الجبار),黄道带中一星座(توام)。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黄道带中一星座是双子宫的宿位。”
双子宫头部(هامت)是扁圆形(الهقمة),由肩部上的三个星星组成,双子宫有全美的地枢经纬(نافى)(脐带),如果他黎明显现的时候,夏天就变得炎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3页
继次是巨蟹宫(سراطان),继次是狮子宫,继次是室女宫(السنبلة),继次是天秤宫,天蝎宫(الوقرب)。
天蝎宫是在天蝎座的两星座(الزبانيين),也是天蝎座中的两颗明星,在狮子宫的两臀部和两脚其中,它两个是因它——穆圣被降生时出现的星座(الغفر)中宿位(كنكة: كنكتان: كنكتاب)的两星座(سماك),它接近狮子宫的尾部(دنبه),尾随其后,天蝎座的星座也尾随于它两个,除非天蝎宫一旦高过狮子宫尾部,才就中断了。它两个是两颗明星,是月球的宿位,他两被称为天蝎宫的温泉(حمته العقرب)。
其次是人马宫,摩羯座,宝瓶座,继次是宝瓶宫的经纬带(رشاء),它是月球的宿位,而双鱼宫隐宿(يحسب)在各个宫分和宿位中。
真主以这些宫分的数目制定了月份,真主说:“在真主那里月数是十二个月。”
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这些宫分分为水季,第一季是春季(وقت بهار),它是三个月(سه ماه),这三月中太阳宿位在白羊宫,金牛宫和双子宫中。第二夏季,这三月是虫类(كرم)的花园(بتسان),太阳在这三个月中在巨蟹宫(سرظان),狮子宫和室女宫(السنبلة)中。第三季是秋季,三个月,太阳在这三个月中在天秤宫,天蝎宫,人马宫中。第四季是冬季三个月,太阳在这三个月中在摩羯宫(جدى),宝瓶宫和双鱼宫中,每季都有多层,自然现象和多样生机力。
修道之人说:“全能的真主暗示了它,春季是说明每一季的三个月,第一个月指阳历三月,第二月指西历四月,第三个月指依次计数(شماره : ايار),如果从第一月的十七夜后,昼夜就相称,都是十二小时,然后,白昼逐渐增长(شعيرة),直到阳历六月十七日,十八日(تموز ثم اعستوس)后,白昼就成十五小时,夜间就成九小时,它是日子最长,夜间最短期。之后,夜间逐步增加,白昼逐步减少,直至阳历九月(ايلول)十七日后,就是秋季第一天,之后是阳历十月(تشرين اول), 它就是中秋,阳历十二月,它就是秋尾,这时,昼夜又相称,然后夜间每日逐渐增加,直至阳历十二月十七日,它是冬季的第一天,冬尾是阳历一月,二月,这是夜间最长时期,故它是十五小时,白昼最短期,故它是九小时,就这样算历归来复去直至复活日,真主使夜入于昼。即:在夜的时辰减少,白昼的时辰增加。这样,如果从阳历(كانون)十二月十七日后至阳历六月十七日(خزيران),这六个月——阳历十二月(كانون اول),一月二月(شباط),三月(اذار),四月(بيسان),五月(ايار)是昼入在夜中。即:昼减少,夜增加。这六个月——六月(حزيران)七月(تموز),八月(اغستوس),九月(ايلول),十月(بشرين اول),十一月(تشرين ثانى),这是如此。这完全是优胜的,全知的主的前定,他使最高天体运转在端正之道上。”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4页
据说:宫分所指月球宿位于它的星宿,即二十八星宿,月球宿位于其中每一个中,不会增减。如果月球进入最后一个宿位时,就变得细而弯曲。如果一月是三十天,有两夜就是黑暗的,如果是二十九天,有一夜是黑暗的。把宫分描述在这些星球上,是以宫殿而比拟它,因为月亮宿位在它中,在一部分人上是为了显露它,如同真主意欲的一样,是为了显露它,因为宫分裂是为了表说含有优美的显露。据说:一个妇女鲜艳美丽, 把它比拟为宫分是为了显示美丽。
十二宫分没有任何显露,它是无知觉的,十二宫分被分配于这二十八宿位,太阳每年在这十二宫中周转一周,月亮每月运转一周,以它确为了益济有利于奴仆,而真主以它盟誓,表现了主的全能和尊贵。
机密:人的灵性在升腾和品级中有许多品位。
(2)指那受许约受警告的日子发誓,
复活日,真主凭它盟誓,在暗示了他的全能和伟大,故它是判决的,报应的日子,那日,真主以权利和判决独揽权衡。
机密:灵性品级的结局(آخر),是显露本然品者认主独一。这就是大的复活日。
(3)以及作证与被作证者为誓,
在那天的作证者超前的,绝后的,人神,天使和万圣及其亲临那日各样奇迹的人。而作证者含有来到之意,并不含用它来肯定和否认虚伪的和真实的作证之义。因为在陈述中往往含糊。即:作证者和被作证者的陈述不确定为证据。
据说:被作证者是主麻日,作证者是参加聚礼,赞念真主的信士们。太阳来升起,未落山的最贵的日子,就是主麻日,这日,有一个时候,凡以福份祈祷真主的信道的奴仆,只要符合于它,他的祈祷必受应答。凡从恶中求护者,必爱护佑。穆圣说:“主麻日,你们应当多赞我,它是被见证之日,众天使参加它。
据说:被作证者是阿拉法特(عرفة)之日,作证者是朝觐而来到它的人,为尊重朝觐的事情,把这一霹雳定为优美功课,他们的数目是七十万,正如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的:
据说:作证者是每一日,被作证者是它的居民,而被作证者含有所作证的,作证者是亲眼大见者。哈桑•巴什拉(حسن البصرى)说:“(时间)每一日都呼喊:‘我确是新的一日,我确是作证,凡是行为的,你应当以我为横财,一旦太阳没落,直至复活日,你再得不到我。’”
دريخا كه بكن شت عمر عزيز     بخواهد كن شت اين دمى چند نيز
可惜!你虚度了尊贵的一生,那么,你又怎样来度余生呢?
كذ شت آنچة درنا صوابى كذ شت           دراين نيزهم درنياتى كذشت
你已在不端庄在虚度了年华,在那已过的岁月中一无所获。
据说:在归一方面,作证者是真人,在分散方面,被作证者也是他,若你意欲,你当说:“从总信和分信方面,作证者和被作证者都是他,除他外,再无一人执掌真理,昭示于众。”
据说:作证者是灵性,被作证者是本性。
侯赛因(حسين)说:“在这节明文中有一个显迹,世界由所构成的事物上忽离忽合。”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5页
(4)掘坑(有燃料的火坑)的人们被弃绝了(受愤怒了),
仿佛一个声音说:“我以这些事物盟誓,麦加的逆徒像掘坑的人被弃绝那样被弃绝。所显示的理由是这章被降示,为了使信道的人们坚守于自己所奉的正信,忍受于逆徒们的迫害,而且铭记他们为了正信遭受的惩罚和由这些上的耐心,而且他们宽恕他们,担待自己的宗族的各种无礼伤害,也是教他们知道:这些人尤如那些被惩罚,被弃绝的人一样,而且像他们一样是同性质的,因为人对他们说了有人曾对他们所诅咒的。从这些陈述中显现:对掘坑之人的诅咒(دعاء)绝不是来自所盟誓的,而是来自于真主,真主必定无事不能,它的政真实情况在皱眉等章中已阐述。
掘坑是在地是掘坑,它是很深的一个直坑。这掘坑的原文是人的两腮,它俩左右丰满了人的鼻子。
在《机密源泉》(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两腮是泪所流下的面部。掘坑的人是三个人:叙利亚的艾托雅努斯•努米(انطيانوس الرومى),波斯人布赫提•乃算勒(بخت النصر),乃知拉尼(也门)(نجران)的优素福•足乃瓦斯(يوسف ذونواس)。他们每一个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长四丈,宽一丈二,是一个燃烧着烈火的坑,他们把不叛教的穆民抛入其中,他们荒谬地说:“《古兰经》只针对乃知拉尼(نجران)的避降示的。”其义是:掘坑的人是也门希木也尔族(الحميرى)的犹太人足乃瓦斯(ذونواس)和他的军队。那是这样的:“一位虔诚的奴仆,称为萨米尔之子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الثامر),曾奉尔萨的教门,他定居(وقع)于也门的乃知拉尼,教化族人,他们就积极响应,足瓦乃斯(ذونواس)带领军队从希木尔地方赶来,让他们在火坑和犹太教中进行选择,他们严辞以绝,于是他挖了一坑,其中点燃了火,把凡追随本•萨米尔(إبن ثامر)抛入其中,一万二千人或两万或七万人被活活烧死。足瓦乃斯(ذونواس)原名叫哈萨尼之子宰勒阿提(زرعة بن حسان),是希木尔山上的国王,曾经也叫做优素福(يوسف),他辫有几股晃动的发辫,因而被称为足瓦乃斯(有发辫的人)。
在《显示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掘坑的人是曾经拜偶像也门足瓦乃斯的百姓,在他时光魔术泛滥,卜卦,算命遍及国内(مدارملك),这时朝乃(چون)有一老叟来到向国王呈禀:‘我是一个无能为力的老人,我有出路吗?最好你向为推荐(سپار)一位聪明慧觉(تيزفهمى)的少年(جوان),我把我的学问(دانسته ام)教授给他,我死后,国家的事情因他而文明有序(منتظم)。”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6页
在《哈迪斯曼沙力格》(حديث المشارق)经中传来:也门曾有一位国王,他有一位专业魔术师,当他高龄的时候,就对国王说:“我已年迈,你推荐一位少年,为传授他术法。”国王就保荐了一位少年拜他学法,然而,这青年在路上碰见一位修士,他就近前聆听他讲经宣道,他对修士的话深信佩服,出神入化。这时魔术师来临,碰见讲经宣道的修士,就近前观看,突然,他打了全神贯注倾听的青年,青年事后把此事呈禀给修士,修士说:“如若你惧怕魔术师,你就念:‘求你保护我。’你凭念它确已成为在狮子和蛇上被保护的人。”有一天青年暗自说:“我想明白是魔术师尊贵还是修士尊贵。”他就拉来一匹骡马(حجرا),说:“主啊!如果在你那里修士的事比魔术师的事情更受你喜爱,你就让这匹马死去,有人经过此处时,丢弃它。”突然马就死了,而且有人经过丢弃了它。然后他来见修士,告诉了其情景。修士说:“孩子啊!今天你比我优越,你的事确已超出我所预料的。今后,你将遭考验,你被考验的时候,你不要暴露我。”原来这青年能医治胎里瞎,白癜疯,而且能治疗人间各种顽症。然而,国王的一位亲信曾经两眼失明,听到音讯后,准备了许多礼物前来就治,说:“在这里你专心医治我吧!”青年说:“我绝不能医治任何人,只有真主才能医治人,如果你归信真主,我祈祷真主医治你。”他就归信了真主,真主就医治了他。
他来见国王,就像从前出入一样,国王问:“是谁使你恢复了视力?”他说:“是我的主。”国王问:“难道你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主?”他说:“我的主,你的主是真主(安拉)。”国王就命令拿下他,经常折磨迫害他,直至他供出了青年,国王就召来青年说:“你的魔术已出神入化,能医治胎里瞎,白癜疯,你就这样做,这样做吧。”青年说:“我绝不能医治一人,只是真主医治了他,国王就命令拿下他,常川折磨他,直至他供出了修士。”国王就让人召来修士说:“你抛弃你的教门吧!。”他严辞以绝,国王就让人把锯子放在他头顶,把他锯为两半。接着又召来国王的亲信说:“你抛弃你的教门吧!”他又严词以绝,他又用锯子把他锯子为两半,后来召见青年说:“你抛弃你的教门吧!”他也严词以绝,国王就把他交给他的一伙卫兵,说:“你们押送他去到如此,如此的一座山顶。他抛弃了他的教门则罢,否则你们把他抛下山去。”他们押解他到达山顶。青年说:“主啊!求你以你意欲的一种因故保护我免遭他们迫害吧!”于是山震动了,他们从山上纷纷落下,他就独自去见国王,国王问他:“护送你的卫兵干什么去了。”他说:“真主收去了他们,保护了我。”国王又把它交给一伙士兵说:“你们押送他坐小船到达海心,他抛弃他的教门则罢,否则,你们把他扔入海中。”他们带他去到海心,青年说:“主啊!求你凭着你的意愿从他们的伤害上保护我。”于是船翻人落,他们全被淹死了,他独自来见国王,国王问他:“护送你的卫兵干什么去了?”他说:“真主收去了他们,保护了我。”他就对国王说:“你只有依我的指示做,才会杀害我。”国王问:“是什么?”他说:“你召集众人,在一个高位上,把我钉在木桩上,就从我的箭袋中取出一支箭,当你手握弓把射击的时侯,你就念:奉真主尊名——青年的主。”他就按青年的安排做了,箭射入他的太阳穴,他把手按在太阳穴的箭上死去了。这时,人们齐声说:“我们归信青年的主!我们归信青年的主。”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7页
人们涌向国王质问他,国王说:“你看见你所防备的了吗?指主为誓,你所防备的,畏惧的已降临你。”人们确都归信了,国王就命令掘坑,即:在各路口挖一个直坑,其中点燃烈火。他说:“谁不抛弃自己的教门,你们绝不能心慈手软而要把他抛入其中。”他们就奉命而做,最后一妇女抱着自己乳期的婴儿来临,她不想跳入火中,于是婴儿呼唤:母亲啊!你当忍耐,你确是真理上,在我的家属中哪有贪生怕死者(اى منعونى)。如果你当心你的家属,你就说:‘求魔术师保护我(حبسنى الساحر)。’正当他这样说时,突然,庞大的一个动物显出。
在部分传述中说:在这个妇女上有三个儿子,一个正在哺乳期。因为国王威胁说:“你抛弃你的教门吧!否则我把你和你的儿子统统抛入火中。”她当之以拒。他就把她的二儿子抛入火中,后来,他又对她说:“你抛弃你的教门吧!”他拒绝了,他们就把她的最小的乳儿抛入火中,她正想叛教,乳儿喊道:“母亲啊!你不要背叛伊斯兰,你确是在真理上,你不要气馁。”
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在她面前有烈火,婴儿被投入烈火,他母亲就跟着跳入火中,他就是在摇蓝中说话的婴儿之一。”在《优素福》章中,他们的数字已提说,而这个历史是降生穆圣前九十年发生。其中暗示:外哩的贤征是确实的,在有生命危险时可以说谎,不论说谎者能生存与否。
据传:在赫他布之子欧麦尔(عمر بن الخطاب)时光,挖掘了一个遗迹,发现了曾被国王杀害的那个青年,他的手指按在太阳穴上,仍像刚被杀害时的动作一样。
在部分经注中说:他们发现了沙米尔之子阿卜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الثامر),手指仍按在太阳穴上,当手离开太阳穴时,血从伤口流了出来,当把他的手放在原位上时,血又止住了。在他的手指上有一个铁戒指,上面刻着:“我的主是安拉”。他们就写信告诉了赫他布之子欧麦尔,殴麦尔回信让安葬他,用土掩盖了他。
在部分经注中说:“欧麦尔回信:这个青年是坑中之人,你们按原时景安葬他,复活日真主以他的情形复活他。”
由大贤阿里上传来:部分拜火教官长,酒醉时与自己的妹妹同居,清醒时后悔了,他寻找借口(المخرج),而他的妻子呼唤人们说:“与妹妹婚姻确已定为合法。”后来,他又呼唤人们说:“真主确已禁止它。”然后他的呼唤无济于事。她就对他说:“你对他们实行鞭刑吧!”他做了仍无济于事,他的妻子就掘坑,点燃火,把凡拒绝的人抛入其中,所以他们就是真主所指的“掘坑的人被弃绝了”的那等人。
(5)就是有燃料点燃的火坑,
那坑里有燃料点燃的威严惊恐的火。其中叙述了它可怕至极,火焰升腾,以及许多点燃的柴薪所发出的惊恐声。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8页。
(6)当时他们坐在坑边,
当时,掘坑的人在烧信道的人们的时候,仰坐在坑泥周围的高位上。在部分经注中说:坐在火旁的龙椅上,假若他们坐在火上,必定被烧死,因而,凶手们坐在一个高位上或高台上,把信道者抛在火上,当时,谁声称脱离自己的教门,谁将免于死,谁当之以拒,他们就把谁抛入火里烧死。穆圣只要提到掘坑的人,就向真主从严厉灾难中求护佑。它是选择了死亡或两世贫穷的处境。
(7)他们是见证(监视)自己对(信道者)干的罪行,
在暴君面前,他们一部分是见证一部分忠于职守,不负国王的重望,圆满不加心慈手软地完成了烧毁信道者。或他们是见证者,在复活日他们见证对信道者的罪行。即:他们的舌,手,脚作证他们的罪行,这是仁慈主的规则所声明的(يستدعى),著名传述所叙述的。
他们一部分主张:暴君们每当把信道者抛入火中时,他们目睹火因他们而熄落(علقت)。
据传:火势高过他们四丈,笼罩他们,他们被烧死了,其实真主拯救了信道者,使他们平安无痛,只是信士们陷于(يحيق)罪恶的诡计中,真主在火接触他们之前已取走了他们的灵魂,正如对法老的妻子阿西叶(آسية)所做的。
机密:顽固,迷误,远道的本性在真人一边必应受以他们恶劣品质的柴点燃的火坑,抛弃和折本,以及他们卑贱本性难移石块筑成的私欲,当时,他们以贪婪的行为高坐在它上,倒置在本体,自性,私欲和本性上,他们一部分将见证一部分对灵性,机密和心所犯的违抗,争辩和敌对的罪行。
(8)他们怀恨虐待他们,只因他们归信优胜被夸赞的主,
他们劣待信道者,陷害(عيب)他们。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如果怀恨一人时就劣待他,有时以恶言,有时以刑罚。
“只是因为他们归信”,仿佛一个声音说:“只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信仰坚定不移”,至于真主的话传述:“我们遭到陷害,只是因为我们归信我们主的迹象。”是因为魔术师仅因归信穆萨就被他们认为应被陷害而遭陷害。此外在道方面(على منهاج)是表示他们从被完全陷害,虐待上无关。
诗:
لاعيب نيهم غير ان ضيوفهم       ثلام بنسيان الاحبة والوطن
并非陷害他们,只是为客待他们而已,损名坏誉只是为忘记爱物和故居。
他们劣待信士,在理性(الواقع)并不是劣待,以劣待而言不真实,诗人并未认为是陷害,这也不是陷害,也不应该认为是陷害,因为在诗文中的除外语是用来期望,比较《古兰经》明文中所说的不同,他们确否认真信,而且真主叙述了自己是优胜的,大半是为让人畏惧他的惩罚。被夸赞的,即:他是施恩的,让人指望他的回赐。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89页
(9)你执掌天地万物的真主是见证万物的。
这表明关系他们的正信。使这个德性退后,因为全美的权威只有在优胜证明它的全能中,被夸赞证明它的全知中得到全品者才能获得,因为谁没有全美的知识,谁就表现不了被夸赞的行为。
在《在克什夫里艾斯拉勒》(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以这些德性夸赞他的本然,以便让人们知道他没有姑息无能的信道者,可是他意欲使那些信道者凭同样的罪行,不能应受的惩罚来惩罚这些不信之人。这是以他优越(سابق)的安置和智慧,在两派人上实现他的判决。”
其中羞辱了无知至极的不信道者,他们(不加考虑)仇视,只于探索是可佳的一面,轻视是贬低的一方。
“真主是见证万物的”,真主是见证信士和不信者的言行的,是全知那一切的。
伊玛目古什忍耶(إمام القشيرى)说:“见证是全知,真主的话:‘真主作证’是真主全知,见证是来到,亲临,含有他的全知,全见,全能。见证者比大见者更加意。如果奴仆知道真主确是见证的,知道自己的一切行为;看见自己的一切情况的,他对真主的(命令)就是容易的,对于真主他绝不会顽拗。
据传:一个人打了一位休息者,而他忍耐了,没有啃声,在场的一些人问他:“你疼吗?”他说:“疼。”问:“那你为什么不啃声?”他回答:“我面前有我所喜爱的人,他看护着我,我怕若出声了,我的眼泪在他面前流出。”那么,谁声称喜爱真主,而不能忍受一只小蚂蚁或蚊子的蜇刺或微小的伤害,他的声称怎么会是诚实的呢?因此,他们说:“往事证明,不信之人所厌恶的是刑罚之一,最少他得忍受从中所担心的,即使公开不信在这些中是许可的。
据传:麦斯里木坎扎布(المسيلمة الكذاب)捉拿住两位圣门弟子,对一位说:“你作证,我是真主的使者。”他说:“是的。”就释放了他,对另一位同样这样命令,他说:“不是,你是一个骗子。”他就杀害了他。而穆圣说:“被释放的那位得到了宽恕,因为他并未真心作证他,而坚定的那位得到了特恩,祝贺他。”
机密:真主是见证灵性之天,身体之地上的万物众生的。即:是亲临万物的显然处的,真主在他(显然处——人)上显露了自己的本然,德性和尊名,因为本然必定了一切层层相继的本质。
(10)迫害男女信道者而没有作讨白悔罪的人们,他们应受折汗难火狱的罪刑与受焚烧的刑罚。
即:由于他们的教门迫害他们,伤害他们,以任意的刑罚惩罚他们。昔日他们象掘坑的人那样回旋在这种手段上。据传:古勒什族人曾经迫害比俩来等人。
在考验前灾难是难免的,因为贤品之人常川在磨难中。
وهيهات هيهات الصفاء لعاشق   وجنة عدن بالمكاره حفت
太遥远!太遥远!特选是唯独倾心爱主之人的,伊甸园被各种磨难所环绕。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0页
“没有做讨白的人”,由他们国王的不信上,迫害信士没有做讨白的人。的确提到了在教门中遭受迫害,绝不是针对在不信之人的教门中遭受的而言。其次暗示了他的容忍和仁慈,故他没有立即进行制裁,而他是承领讨白的,即使对长期犯罪者。伊玛目说:“这证明:故意杀人者的讨白是受承领的。”
后世由于他们不信道而遭火狱的刑罚,他们永远因此而遭受罪刑,并由于迫害信道者而遭受比其它火狱居民更大的烧焚的刑罚。
隐密:火狱的刑罚指严寒的(برد),暴怒的(زمهرير)刑罚,焚烧的刑罚指炎热的刑罚。他们都徘徊在寒冷和炎热之中,炎热是由于在今生他们焚烧信道的人们,寒冷是由于其它罪过,正如他们说的:“以同样的行为得以报酬。”
修道之人说:“显示:这里的焚烧是含有被烧之火,比如疼痛含有受痛之义一样。”
(11)信道且力行善功的人们,他们必进入下临诸河的天堂,那确是伟大的成功。
在被迫害的劣境中信道而且力行善功者。所提到的信道,而且力行善功,包括忍受不信之人的迫害,焚烧,由于这些他们必获得(يجازون)相对火狱和各种刑罚的天园。
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天园指树,一切河流从树下洁净流过。”
“那确是伟大的成功”,那所提到的伟大事情是得到天园。伊玛目说:“那是伟大的成功,没有说过这是伟大的成功,其中有深奥的机密,真主的话,‘那确是伟大的成功’指点了:真主表明人们能得到这些天园。假若他说‘这是伟大的成功’,他必指点了天园本身,真主表明那是……,证明他是喜悦者,伟大的成功就是真主的喜悦,不是获得天园。
修道之人说:“我们认为,获得天园是伟大的成功,讨得真主的喜悦是最伟大的成功,因为真主说:‘从真主发出的喜悦是更伟大的’,他没有说:‘这是(ذلك)……’,因为天园本身不称为成功,成功只是获得它,进入它。”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1页
(12)你的主的惩治一定是严厉的。
这是呼唤圣人,暗示:对他宗族中不信的人有足量的刑罚。
捉拿是获得东西,以严厉而拿取。在这里说明了严厉,它确是加倍的,威严的(تقاقم),他是惩罚暴劣者的,不义者的,以刑罚和报应袭击了他们,哪怕在姑息之后,他确是有机密奥妙的,不是无能的。
(13)他能初造并能再复造,
即:他能初造万物众生,使他们从无到有,然后,使他们死亡,为了惩恶慈善又能复造他们,每一物必入在它俩之一中。其中又增加了一个设想:他确是捉拿严厉的,或他在今生首先是惩罚不信之人,在后世又来惩罚他。其义是:在今生他把自己的惩罚公道地强加在不信道者上,在后世又把那些强加给他们,这就是他公道的显迹。
即:他起初惩罚,或在后世罪刑,然后,又归回于刑罚中,因为真主说:“每当他们的皮肤烧熟了,我又为他们换上别的皮肤。”
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说:“火狱的居民,火将吞没他们,他们在火狱中变成了黑炭(فحم),然后,他们被复造成新的体形,所以,这就是明文所指的。”
耶玛尼之子哈宰凡(حذيفة بن اليمان)说:“我来见穆圣,关于火狱他说了一段圣训,他说:‘哈宰凡啊!火狱中确有火兽,火狗,火剑,火钩,天使来临用铁钩把火狱居民从上腭钩起,用火剑一块一块地解体他们,把他们扔给那些火兽,火狗,每当他们一个肢体被砍下,另一肢体的位份又恢复了新鲜的肢体,或用土初造,或用精液再造,后世又从精液中复造他。”
据说:真主显露了万物众生,初造了他们,他就是创造他们者,也是复造他们者,初造和复造是含有独一之义,而初造者是开始的显示处,复造者是在不是一物后创造者(المنشى),而复造是第二次显露(ابتداء ثان)。
伊玛目安萨里(إمام الغزالى)说:“初造的,复造的,其义是显示者(الموجد),可是创造(ايجاد)如果没有同样的先例,就被称为初造,如果有同样的先例,就被称为复造,真主首先创造了人,然后,他又复生他们,而万物一切,却从人中显露,又归于人中,而且因人而显,因人而隐。”
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真主是初造者,也是复造者,即:他是起和终的因果。”
他们一部分说:“起初是显示为复造而准备的过程,它归回在初造进展的层阶上,因而清高的主依他们复生在它上的那一方面初造了人们,而这个初造的被称为复造的。”据说:在它两个中含有此事:它两个确是独一主的尊名,因为第一的意思以第二才全美,同样,每个尊名归于真主尊名的全品方面其意义不会全美,只有借助全美其机密(مقاه)的尊名才全美。
伊玛目古什令耶(إمام القشيرى)说:“真主确为自己的奴仆初赐自己的特恩,然后又反复赏赐他,的确仁慈者(الكريم)就是自己的行为得到调养的人。初造的尊名的特点是对着孕妇的腹念二十九遍,她腹中的胎儿会稳定,不会晃动。复造的尊名的特征是:反复提念,会记起所背记的,如果忘记了的话,初造的尊名如果用在这方面必有奇特作用。”
(14)他是至赦至爱的,
他是恕饶由库夫勒忏悔自新并信道的人们的,同样三恕饶由其它罪过上忏悔之人的,若他愿意也恕饶没有忏悔之人。
“喜爱的”,是喜爱服从之人,或讨白之人的,因为真主说:“真主确是喜爱忏悔者的。”这是凭公道对忏悔的,未忏悔之人显示的特恩,也是他喜爱(نوازد)的特恩和提拔(افرازد)的特恩。
فضل اودلنواز غمخواران  عدل اوسينه سوزحباران
温和,忍耐就是他的特恩,胸中燃起粗暴的火焰就是他的公道。
海他布之子欧麦尔(عمر بن الخطاب)在自己的花园(تخانه)中被承领的,他的罪过是被恕饶的,因为他是恕饶的,喜爱的。伍班耶之子阿布杜拉(عبد الله بن أبى)在礼拜寺中是被抛弃的,他的善功是被挡回的,因为你的主的惩罚是严厉的。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2页
赛海里(سهل)说:“至爱的(الودود)是对奴仆以宽恩的恩惠,常川宽恕而喜爱他们。它含有被动词(مفعول)之义,因为他清廉的奴仆喜爱他,奴仆喜爱真主是服从他,服从他的命令,或赞他尊大,心里惧怕他。”
执掌真理之人总结:凡是喜真之人是抛弃所爱之物,而真正喜真。这就是抛弃各种妄想的纯洁之人的喜真。其显然是:真主确说:“我喜爱了一切喜真之人,而且(مع: إلى)谁不因报酬而侍奉我,他必获得调养品(الربوبيَة)的大恩。”
部分上等人说:“倾心爱主(العشق)是两性(灵性和天性)的襁褓(التفاف),喜真(الحبَ)是那襁褓的纯真和特性,喜爱(الودَ)是他心里的坚定和能力。喜主爱道(الهوى)是心中产生的第一样喜真(الحبَ)。”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喜爱是针对以喜真朝向真主的人而言的,故真主说:‘谁近我寸,我近谁丈。’那么谁以喜真(الحبَ)近主,真主以喜爱(الودَ)就近他,因为喜爱被确定在喜真者心中。喜爱的(الودَ)是从坚定(الوتد)(钉子,柱石),领导(التاد)中生出。”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喜爱是坚定的,柱石似的。”
伊玛目安萨里(إمام الغزالى)说:“喜爱的是他是喜爱人们的各种善功的,继而恩慈他们,夸赞他们,这是临近特慈之义的。而他的恩惠降在被抬举之人上,那被抬举之人是渴求的,卑尊的(المضطر)。而特慈者的能为需要(تستدعى)懦弱的被特慈者。喜爱者的能为无须这些,而是在起修道之道上因喜主爱道而得到无数恩典。如同真主的恩慈的意义是为善得被慈悯之人,使他心满意足,而真主无须于恩慈的尘微一般。就这样他喜爱是为优待和施恩于奴仆,而他无须于讨喜。真主奴仆中的喜爱者是以爱己之行爱人之人,更伟大者是造福于世人之人,比如一个人说:‘我宁愿做火狱上面的一座桥,让人们都平安地通过。’最全美者是任何怀恨,愤怒及其遭受到的祸患不影响他的选择和善行。正如穆圣门牙被人打碎,满面流血时哀求道:‘主啊!求你恕饶我的宗族吧!他们确是无知的。’而他们对他的无礼根本不影响他善待怜恤他们。又如穆圣曾告诫阿里的话:‘你想超先临真的话,你应当接绪至亲,施舍爱物,宽恕对他不义的人。’喜爱的尊名的特点是:必定能把亲爱插种在夫妻中。谁在食物上念它(الودود)一千遍,与妻子同食,亲爱战胜他,除顺从他外,她再无能所欲。据传:真主最尊大的尊名在商人的祷词中,在经商时圣人念:‘喜爱的主啊!有阿勒什的主啊!尊严的主啊!能初造的主啊!能复造的主啊!以你充满你阿勒什柱子的尊荣之光,以你前定万物的你的全能,以你包罗万物的你的恩慈,我祈求你,除你外,没有任何应受崇拜者,救渡世人的主啊!你救渡我吧!救渡世人的主啊!你救渡我吧!救渡世人的主啊!你救渡我吧!’”
修道之人说:“我最高心境中赞念:‘喜爱的主啊!’这是心的语言,我身不由己的发出,故我求道:‘主啊!求你使我成为包罗万象的。’因而我知道:在包罗万象方面所提到的尊名有很大的作用,那是由于喜爱的含有被喜爱之义。真的真主的一切尊名最喜的是最大尊名。也是最近于主的。而最大的尊名是被喜爱的(المودود),除此外是喜爱的(ودود),那么,谁赞念它(ودود),一切显露事物就喜爱它,而且将获得周知一切尊名的机密,各边方接近于他。”
(15)是执掌阿勒什宝座之主,是尊大尊严的,
据说:阿勒什暗喻方面指权威,即:有征服最低世界中的众生万物,最高世界上的奇迹显示的权威的主。即使他没有坐在龙床上。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3页
“是尊严的”,他是本然尊贵,能为优美,善慈广恩的。他尊贵的本然一旦与优美无关的能为结合,即被称为尊严的,他也是尊严者。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尊严是高尚伟大,能为贵美,而他的尊严是应受尊敬的,应受夸赞的,赏赐充足的。而阿勒什的尊大在一方面来说本是他的伟大,他能力的伟大,他体形构成的俊美,他的体形从构成和形象方面来说确实是优美的。穆圣说:‘库勒西与阿勒什相比,好象是在一个广场中的铁环。’如果宽大的库勒西都这样渺小,那你对其它高处,低处的体形如何认为呢?”
赛海里(السهل)说:“真主显示阿勒什是为了显露他本然的全能,并非需求它。”
他们一部分人说:“奇妙!真主假若使宽阔的阿勒什装满了谷粒,他再造化一只飞鸟从它中吃一千年,谷粒必定被吃完,而后世的期限无止无尽,阿丹的子孙却无畏惧那永久日的刑罚,为那卑贱,很快就消失了的东西枉废一生。”
机密:明知之人的心是普慈主的显示处,正如穆圣说的:“明知之人的心是真主的阿勒什。”
他的尊严是他包罗了除他外的一切宽大和尊严。尊严的尊名的特点是能使人得到伟大和尊严,及其表里显示,包括在体形境界中。他们说:“如果一个麻疯患者封几日斋,每天开斋时多念它几遍,凭真主的口唤他必能康复,不论是否借一种因故,真主将此开解他。”
(16)他是为所欲为的。
他所意欲的欲为不相反他的能为和他之外之人的行为。因而,他不失信他所意欲的任何一件事是对真人的证据。真主说了为所欲为是以更加强调的语句,因为在生死,贵贱,贫富,康病,远近,建筑和坍塌,接绪和失道,显示和幔帐等一系列要紧事态中他是为所欲为。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他对信道者,不信道者,对执掌灵性,机密和心境之人,对自性私意之人是为所欲为的,如若使执掌灵性之人跌于自性之人,他是能够的,对于这些是公平的。如若颠倒也是能够的,他对于这些是施特恩的(مفضل),他以自己的威严(جلال)使他意欲的人成为幔帐之人,比如昧真者;他以自己的俊美针对所意欲的人显示,比如临真近圣之人;他以自己全美的广恩至交他所意欲的人,比如明知之人(العارفين)。”
甘法里(القفال)说:“他的一切外哩畅通无阻地将进入天园,他的道敌得不到一位援助者的援助将被抛进火狱,他意欲姑容一部分罪人,直至他回赐他们,他对一部分缓刑,若他意欲,他是为所欲为的。”
据传:一群人了探望大贤艾布伯克勒(أبوبكر),他们问:“我们能不能找一位医生了看你?”他说:“他确已看见我了。”他们问:“他对你说了些什么?”他说:“我确是为所欲为的。”
(17)你曾知军队的故事吗?
(18)法老和赛莫德人的故事,
你已听见了一切不信道者的故事,以前他们曾与万圣众贤对恃列阵,也是他们陷入在库夫勒和迷误中的故事,因而遭受了两世的惩罚。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4页
即:你已听见了他们的故事,你已知道了他们否认真理的行为和真主对他们的惩罚。那么,你以真主的意愿劝戒你的宗族,并警告他们,以免遭受昔日他们同类型的人所遭受的,他们确已听说过法老和他的军队——穆萨的宗族的故事,已见过赛莫德(ثمود)人——萨里哈圣人的宗族被毁灭的遗址,因为他们常走他们的路,居于他们的城市。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你已听说幔帐之人或自私自利之人的故事了,比如法老这类人,谁以他的信仰或以他的踪迹为教门呢?其它人,比如赛莫德人,谁步入他们的后尘呢?”
(19)不然,不信道的人们是陷在否认不信(真理)之中,
这是阐述他们比他们在信和过份中更严厉,昧真,就是否认尊者,仿佛一个声音说:“在这方面,他们并不像他们,不然,他们比他们更严厉,因而,他们遭受刑罚,应受惩罚,因为他们陷于严厉地否认阐扬真理的能言的《古兰经》(真人,贤人)之中(فانهم مستقرون فى تكذيب شديد للقرآن الناطق بن لك),并不是他隐昧了曾发生的故事,不然,是否认了能言从真主降示的古兰,并能明确明证阐明古兰的事情,显示它的真质的一位本质(كون)。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否认真理是把他们的体形和本性催动在不信和否认真理上的情形上,谁被秉造在这种无法脱化的情形上,谁必定是欠损不全美的,无品级的。正如真主说的:‘真主没有赐他一道光的人,他绝无真光。’”
خوى بد درطبيعتى كه نشت   نرهد جزبوقت مركه ازدست
性情丑恶者深陷在本性之中,临死时从幔帐中难以解脱。
机密:指点了否认和欺骗真人之人和知道他们情况而迟疑,以及对他们之上的情况有幔帐之人。
(20)真主是环绕包罗他们四周各方的,
真主是以全能环绕他们四周的,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环绕的,包罗的,是包罗者不遗漏丝毫,环绕者不会疏忽一物,因为清高真主在明知者跟前是环绕一切不信道之人的,不然是环绕万物众生的。这是说明明知者借人体显示时,所以清高真主借真一品者(أحدية)汇集了他的一切尊名,使自己的本然,永活,全知,全能等德性在万物众生中显露(سار),以真主的环绕所指的是这个显露,他不会忽略天地上的微尘,凡他忽略的都是关系着无的。
他们说:“这个环绕并不象聪明者环绕迟笨者,也不像整体环绕部分,更不像以部分环绕整体,但是仿佛以他的必定环绕所必定的,因为关系他的全部本然最要紧的是以中介或无中介,以条件或无条件抓揽他,但在被确定的独一中你不要贬损许多必须的,也不要相反他,真主至知一切真境。
(21)不然,这是尊严的《古兰》,
事实并不像他们所说的,不然,这是他们一度否认的尊贵《古兰经》,在真主经典中,在排列和妙义中有高尚的层次,其中概括了今生后世的一切高贵行持。
(22)是在受保护的仙碑上的。
这是从篡改,恶魔的歪曲中被保护,仙碑是用木板或骨头制作的明显页张,正如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所说的。
这所指的是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所说的:“真主用红宝石封的白宝石造化了被保护的仙碑,长天地之宽,宽东西之距,真主每天观看它三百六十次,他使他活,使人死,使人贵,使人贱,他意所欲为,在仙碑胸部写着,万物非主,唯有独一的真主,他喜爱的教门是伊斯兰,穆罕默德是他的奴仆,也是他的使者,谁归信他,忠实他的缔约,追随他的使者,他必使谁进入乐园。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5页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ت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被宣读给不信道者和伪信者的是尊严的尊贵《古兰经》,它被雕刻在当代穆罕默德(محمَد عليه السَلام)的心碑上,是从不信之人的自性,诡计者和流动在人体各方的其它人性能力的私意手中被保护的,真主确说:“我确是保护它的,即在背记者心胸中,信道者心中是保护它的。”
《宫宿章》凭归宿于他,升腾于他的真主的相助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圣人降生月份的星期六日星期日晡礼后全美脱稿。(آمي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20:07:0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六章  启明星(夜来者)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指天与夜来者启明星发誓,
夜来者是路,道,铁锤门中派生的主动名词,当他夜来的时候。这里所指的是夜间显亮的群星。拉艾布(الراغب)说:“以夜来者明示星辰,因为它只在夜里出现。”
诗人说:
夜眠的人啊!夜头是欢乐的,夜来者将明亮到五更,
夜里你们不要欢乐,夜头多美好,而夜尾往往使火焰显发。
赛海里(السهل)说:“深夜来在穆罕默德心境上的都是丰富的显露和真恩。”
机密:它指点了心的天空,夜来者指心境的启示,未见的真梦,尊大的品级和确切明证的星辰。伟大(فخامة)方面有它的事情,高贵方面有它的价值和结局。
(2)你怎知道夜来者是什么?
即:从哪方面我向你表达夜来者呢?因为以人的知觉难以表达,只有凭创造万物的,全知的主的启示才知其究竟,仿佛有人问:“它是什么?”
(3)是灿烂的明星。
它是显亮的星辰。据说:灿烂是其中贯穿,有道,透明无浊。
其义是:至高层灿烂的星辰,像火样燃起,因为它凭自己的光照亮,而且照亮了四周黑暗或各个星球,而它射光,宇宙因它而明亮。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6页
概括方面,哈桑(الحسن)说:“每个星星本身都有灿烂的光,即使在真主指天和它的星辰盟誓方面的领受不同,因为它两个都证明他的全能和妙理。”
指定方面,是指导师的品级(ركب السلطان),它是第七层天上的土星(زحل),因为它凭自己的光照亮了七层天的顶棚(سمك),或是吊在天花板上的(الثريا)明星,阿拉伯人称它为星辰或流星。
据传:有天夜晚,圣人和他叔父艾布塔里布(أبى طالب)正坐着,突然,一个明亮的星星,射击大光般的光从头上显现,艾布塔里布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圣人说:“这是天上射击恶魔的星星,因真主的全能而闪亮。”正在这时哲伯拉依来大天仙降下了这节经文:“指天和夜来者盟誓。”
机密:星星指点真主俊美(جمال)的尊名,明星指夜来者,星星也指真主伟大的尊名。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指点,在自性黑暗中明亮的人的灵性和智慧。它是一颗星星,它冲破黑暗,划破夜空。而他凭自己的光明见,以本光引领世人,正如穆圣所说的:‘你们应当抓揽星星,他们是引导者。’”
(4)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保护者。
其义是:每个生命,不论人或神都有一个保护者,监护者,看守者,他就是真主,正如真主说的:“真主是监护万物的。”
据传:伊本•欧麦尔(إبن عمر)碰见一个牧童,对他说:“你把羊卖给我,好吗?”牧童说:“我替人放羊,无权卖掉。”伊本•欧麦尔说:“你就说狼吃了它。”牧童说:“那真主在哪里呢?”伊本•欧麦尔再次要求卖给他,牧童就卖了羊,牧童被释放了,而且获得了羊只的奖赏。伊本•欧麦尔很长时间念念不忘,他说:“那奴仆说:‘真主在哪里?’噢,被监护的人是终生止恶的人,真主赏赐他的比他因怕自己的结局而过去抛弃的更多。”
据说:保护者所指能保护人的行为,替他看守所做的善恶的人,正如真主说的:“在你们上有许多监护者。”
在一个传述中圣人说:“你的行为被呈现给我,一旦是善功的时候,我因它而赞美真主,一旦是罪恶时,我就向真主为你们求恕饶。”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7页
由穆圣上传来:每个穆民被委派了一百六十位天使合并在他上,就像蜂蜜被溶化在盘子中一般。假若奴仆自己看护自己一瞬间,恶魔必定抢劫了他。
如果轻念(لما),即为أنْ+ما,其义是:每个人的事情,必有保护者,监护者。天经警告人当防备有害的事,鼓励人们上紧有益的事。在一部分经注中又加注道:人所指的是比人更全面的被责成的人神的身体,不包括除主外的每一物,因为以身体指本体,每一物的身体就是自己的身体,他的本体就是他的身体,保护者也是真主,因为保护者对于万物是全知其究竟,把自己的福分赏赐给他,而且为他隔避自己的祸患。
奴仆中的保护者是这等人,他保护看守跟随者的身体和心灵,也由怒恼的脚步,私欲的甜美,自性的欺骗,恶魔的诱惑上保护他的教门,他确是在医治(شفا),清洁(جرف),穿数珠(هار),可敬(وقر),使跟随者心满意足,这些横财(الملكات)被散发在未死而先死之人上(بوار,灭亡)。
保护的(الحفيظ)尊名的特征是:谁把它带在身上,哪怕睡在猛兽中间,也安全无险。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保护者是真主,如果对万物而言的话,如果指在他上有生命力的而言的身体,就是人性灵性保护它。”
(5)人当想一想,(主)从什么上造化了他?
否认复生集合,天称的,由愚昧和健忘组成的人应该想一想,自己是用什么造成的。更进一步阐明:谁能从闻不见生命气味的物质中创造他,谁必能使他复活,而且能使他有正常(قياس)的理智,又能在复活日,还报日做那时有利于自己的事,及其因自己而得到的事(如说情,搭救,顾及近亲等),看守他者不延误(لايملى)他所意欲的。
(6)他是从欢跳的精水上造化的。
仿佛有人问:“他是由什么造成的?”一个声音说:“由射入子宫的精液造成的。”
他们一部分说:“是由被射入子宫的精液造成的”,犹如被隐藏的机密,受喜的生活,所指的是在子宫中混合交游的两种水,以“欢跳”形容混合的水是以它的部分形成形容会合的。
(7)那是从脊柱和肋骨间发出的。
把背子称为脊梁骨,即是从男人的脊骨之间,女人的肋骨,它是女人胸前肋条。所献祭牲的肋骨是你挂标牌的那个位份。每个骨胳从这里被调养。
因大贤阿里和伊本•阿巴斯上传来:肋骨间指两乳房之间。
在《嘎目斯》(القاموس)经中说:“肋骨指胸骨,或两锁骨(ترقوتين)所关连的,或是两乳房和两锁骨之间的肋骨,或胸右侧的四根肋骨和胸左侧的四根肋骨,或两手,两脚,两眼,或挂牌子的地方。”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8页
从这些中含有生父教育(مصالح),抚养孩子的辛苦和生母抚养,喜爱孩子的操劳。
指点:据说:精液是由身体各部分提炼而成的,因此孩子多半像父亲,而男人的水集中在他的脊骨中,又从它中流出,女人的水集中在她的肋骨中,又从它中流出。
在《心的滋养》(قوت القلوب)经中说:“精液根本是血液,血液升入脊椎中,停留于此处,然后,体温蒸熟了它,就变成了白色精液,如果脊椎被装满的时候,就希望从自己的道中出去,它是流入他(她)俩阴部的汗珠,精液就这样射出了。”
在《教法质疑》(اسألة الحكم)经中说:“在小便之道和精液之道中有一层薄膜皮相隔,致使它各走其道,以便精液和小便不要相掺,否则贪体温就不正常了。”
机密:人是用仁慈主本然的鲜水造成的,圣人的话:“我发现仁慈主的本然在也门一边”指点了它。这个水是从喜真之人的喷泉口中射出的,真主的话:“我是隐密的宝库,我喜欢人来明知我,因而我造化了人”指点了它。它从称为“右手”(圣贤之人)的有真主能为本能的真男子中流出。“右手”在圣人的话中是:“然后他用右手摸了背腹右侧,从脊背中将出来如同白银般的发光子孙。”肋骨是以左手来称女人的肋骨,左手在圣人的话中是:“然后,左手摸了脊背左侧,从他脊背中将出来黑炭般的子孙。”所以人是以他的主的能为被造化的。真主用大恩的,用能为的,承受特恩的手接受掩盖的水造成的,真主的话:“我亲手掩盖了阿丹的泥土四十个清晨”指点了它。
(8)真主确是能复活他的,
真主确是先能造化人,死后又能使他复活的。他们一部分人说:“他造化人为显示他的全能,又供养人为显示他的仁慈,又使人死为显示他的强大,又复活人为显示回赐和惩罚。
(9)那日,一切机密被揭露。
其义是:他公开,阅读一切心中隐藏的诚信,意念等,以及秘密地许多行为,而且他分明善恶。
كرپرده زروى كار مابردارند   آن كيست كه رسواء دوعالم نشود
如若我们的行为在人前被隐藏,这等人两世是高尚的。
“被暴露”,也含有考验和选择之义,把考验描述给显露,分明是把因由的名字描述给创造因由者,因为选择是针对明白者和分明者的,真主以命令和禁止试验自己的奴仆,所显露的对于他们是先天已标记的,他们一部分说:“一切机密指斋,拜,天课,失净者大净,因它这些是奴仆和他的主中的一个机密。”假若奴仆愿意,当说:“我照遵不误,他们不能履行的,我也尽力了。”复活日必显露那些机密的真相。
伊本•欧麦尔(إبن عمر)说:“真主复活日将公开一切秘密,因而有人前光彩的,有丢脸的。其义是谁履行了寄托物,谁的面容是光亮的,谁作废了他,谁的面容是灰色的。”——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399页
(10)他绝无能力也无一位援助者。
人绝不能抵挡来临他的刑罚。也没有一位援助他者,当时,每个人负责自己曾所为的,应受来临他的赏罚,善有其赏,恶有其报。
在《坦尔勒法尼》(التعرفان)经中说:“艰难的行为,援助被亏者是动物的本能,它援助它,相助它,使它从中得救。”
机密:这是指点具有内里意念,外表行为的能力,而无有行动的意念,动念者也将得到相助,但是,如果相连了行为,是更得力的。
(11)以有雨的天
الرجع是雨水,被称为还原(رجع),因为阿拉伯人认为云中含有海洋中的水,然后又让它回到地面上,或他们以此希望吉祥归来,因此就以它命名,或是因为悔悟(آوب=يؤوب),或因为真主驱使他,再创造他,使他新生后像母鸡咯咯叫时归到于他。
拉艾布(الراغب)说:“雨水被称为归回,因为空气挡回了雨中吸收的水。”
《机密显示》经中说:“是年轮复止。”
阿布杜勒•嘎细勒•吉勒扎尼(عبد القاهر الجرجانى)在《古兰经的妙理》(اعجاز القرآن)经中说:“真主说:‘含有雨水的天’只是因为天上日月忽隐忽显,只有部分星辰行循环。”
(12)和裂开(有植物)的地发誓,
地因植物而裂开,复生的模拟就是大地裂开,为显现泉源植物从地上长出。裂开所指地上有植物,称为裂开,因为他是大地裂开者,大地因植物而裂开。
在《穆夫达勒》(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使坚硬的物体裂开,比如玻璃,铁等。”
机密:指点了含有雨水的天犹如父,裂开的地犹如母,地上发长的犹如子,真主首先以天盟誓,仅是为了叙述,其次为限定它是有雨水的,同样地是裂开的,指点了真主以广恩市施于他们,证明了在天地上有全美者的道学和全品者的能为。
机密:指点,二次生育时灵魂的天是含有雨水的,身体的地在他(身体,自性)死亡时因灵魂的裂开而长出了植物(机密,真质),或在他接绪后而裂开。
(13)这确是分明真伪的言辞,
它确是《古兰经》,你所宣读的是完全是能言的迹象,它不论起点,或终点,都是人的真境。仿佛他是分明真假的一位真人,被称为分明真伪者。
(14)绝非戏言。
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戏言被使用在毫不符合又未阐明它的事情中,认真(جد)是它的反义词,即:能言者借它而倾向他的言辞的真境。即:《古兰经》中任何一节绝无疑点和嬉戏,不,全部是庄重的,无戏言的,因其实质是迷误者被引领,强暴者屈从。
这节节文显露:谁以戏言模仿《古兰》,或以笑话解析它,谁已叛教。
在《引导者的礼物》(هدية المهديين)经中说:“如果一个人否认《古兰》中的一节,或轻视它,或诽谤它,这个人已叛教。谁打鼓或敲打竹板诵念《古兰》谁已叛教。假若抓着前襟念了الم نشرح,或披兽皮念قل هو الله أحد,或说:这节比إنا أعطيناكييي章更短,或有人问:‘你为何不念《古兰》?’他说:‘我已遵行《古兰》了。’这全是叛教。信道之人当防备,远离。”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0页
(15)的确,他们必耍阴谋,
的确,麦加人和古勒什族逆徒们进行破坏他的事情,熄灭他的真光。
其义是:他们对圣人的事情,对《古兰》的明条计谋诡计。
(16)我也用计谋(相连着宽限还报他们)。
我以他们无法抵抗的确切计谋对付他们,故在他们不知不觉时铲除他们。新生,无能,懦弱者的诡计难以对恃古有的,全能的,强大的主的计谋,因而在今生因锋剑,在后世用火刑可称铲除和还报。计谋是含糊的词句,它往往出现在对应他们的谋求中,以作回应。否则计谋就是诡计和手段,把它描述给真主使不得。在真主方面是指其真义。
(17)因此,你当宽限不信道的人们,你要放任他们片刻。
因此,你不要忙于还报他们,也不要祈求毁灭他们,你别急,其义是:你应当宽限不信道的人们,不要急于希望他们灭亡。
由奥斯曼的毛拉海玛曼(الهمام المولى عثمان)上传来:他说:他们记录《古兰》时,对其中三节有疑虑,他们就写在羊胛骨上,差我送给克尔白之子吾班耶(أبىَ بن كعب)和萨比特之子宰德(زيد بن ثابت)核查。我见到他俩,就把胛骨交给吾班耶。他就阅读一遍之后,对其中的لايبد يل للخلق(对于人不能改变),他改写成لايبديل للخلق الله(对于真主的原造不能改变),把لميتسن(他没有制定),改写成لم يتسنه(他没有制定它),对قامهل الكافرين(你放任不信道的人们片刻),他勾抹了艾利夫ا,写成فمهل الكافرين(你应当宽限不信道的人们),萨比特之子宰德(زيد بن ثابت)也审核了一遍,我就带来给他们,他们就把它确定在《古兰经》中。
机密:真主确保护《古兰》不易改变和篡改,因为他把它确定在背记者心胸中,凡是对其中蒙蔽的当询问代理之人(أهل الحل)。
“你放任他们片刻”,凡将来临的已临近,正如他们说的:“如若复生日拖延不来,他就离去了。”在其中安慰穆圣,因为指点了惩罚敌人的时候已临近。
在《显露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降示这节经文后,接着白德尔战役打响了。
据传:伊本•苏玛克(إبن السماك)来探望哈伦努什德(هارون الروشيد),哈伦希望从他上得到教诲。他坐在一张席子上说:“信士的长官啊!你本高尚而谦下,这比你的高尚更优越。”努什德(روشيد)说:“我从来没有听过比你这句话更优美的言辞。”他说:“不会,信士的长官啊!谁获得了财产,俊美,权利和高尚,而他以自己的高尚谦下,以俊美宽待人,以财产救济人,以权利公道,他必被注记在特选者册集中。”听后,努什德(روشيد)拿来纸张,他就记录了此事。然后又说:“请你给我再增加一点吧!”他说:“信士的长官啊!你宽待人犹如宽待你,你爱护人犹如爱护你,你宽恕人犹如宽恕你。信士的长官啊!你奉献吧!仿佛今生全握在你手中,后世全抱在你怀中。你奉献吧!仿佛东与西都服从你,一旦取命天仙来到,你手中还有什么可带走呢?”他说:“求你再增加我一点吧!”他说:“死亡有两个地方,或入于天园,或进入火狱。”努什德说:“我们满足了!”说完就昏迷倒地。伊本•苏玛克说:“他已求自己死去,当他清醒过来时,就吩咐为他办理后世。因为昏迷中一个已对他说了此事。努什德问他其原故,他说:“信士的长官啊!什么事还比有人说信士的长官因畏惧真主而死去了还好呢?”他的话多么优美,多么贵重啊!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1页
哈斐兹(الحافظ)说:“你宽待人吧!你会从道中直达九重天,怎么能说你这样做是会失去导师呢?”
恭喜惟独希望寿命长功修美的人,求主使我们不要成为受骗的人。
《夜来者章》凭创造灿烂星辰之主的相助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回历三月十四日星期日全美脱稿。(آمي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tiffany
 楼主|
发表于 2009-8-11 20:07: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十七章  至尊


奉普慈独慈真主之尊名
(1)你当赞颂你至尊之主的尊名清净超绝万物,
赞颂是洁净,真主的尊名,以他的本然来看,真正不能笼统概论,或以他奋否定性的德性(صفع السلبيَة),比如清净,或肯定性的德性,比如全知的,或他能为的德性,比如创造万物的方面都不笼统概论,但部分学者认为它都有各自境界。
至尊是调养主的一个德性,也可以说是尊名上的一个德性,第一个是最突出的,真主至尊的意义是他超越于他所包罗的和一切叙述之人所陈述的。不然,一切明知之人所全知的,明知者至尊的(اعلويته)意义是在至尊方面完全增赐给他。他们一部分说:“他的至尊不是方位至高,体形至大,真主超乎于这些,不然,他的至尊是应受了尊严的,伟大的(الجلال والكبرياء)德性。”因此,谁知道他的至尊至大,谁当在他清廉的奴仆面前谦恭卑从。其义是:他的尊名由偏歪之人对它以偏歪注释上无干,比如把至尊加在位份的至高一边,没有加在全品至高的一边,又以端坐之义抓揽(استواء),没有以制服,制理(استيلاء)之义抓揽它。同样,凭两者在它**有以自己敏感的理由把真主的尊名描述给他物上无干,比如以调养和主宰(رب واله)称呼佛像和偶像,比如:阿拉伯人把伪先知穆赛里木•坎扎布(مسيلمة الكذاب)称呼为也门的仁慈主(رحمان اليمامة)。同样,不只在他尊大和尊严方面赞他上无干,比如打呵欠时,解便时,赞颂他的尊名,昏悔赞念,没有倾向他的真义和真实赞念也如此,比如毫无意义地多以提念他的尊名发誓。
他们一部分人说:“在此处尊名和被称颂的是独一的主。即:他的本然由误解幻想上无干。”
圣训中传来:当降下了“你应当赞颂你尊大的主的尊名(فسبح بام رباك العظيم)时”,穆圣说:“你们把它作为你们鞠躬中的赞词吧!”曾经他们在鞠躬中念:“اللهمَ لك ركعن(主啊!我只向你鞠躬)”,叩头念:“اللهمَ لك سجدت(主啊!我只向你叩头)”。
圣训证明:尊名字面是一个险境。赛尔迪穆夫塔这样说。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2页
鞠躬中念سبحان ربى العظيم,叩头中念سبحان ربى الأعلى的机密特征是:第一个指点了动物的品级,第二个指点了植物和矿物的品级,所以应当在纯洁中升腾。穆圣曾经与他的部队(جيوشه)当立起念了赛那(ثناء)时,他们就念至大词(الله أكبر),当鞠躬叩头时,他们就念两个(سبحان),然后拜功就这样而制定。
第一位念سبحان ربى الأعلى(赞我至尊的主清净)的人是米卡依来(ميكائيل)大天仙。那是这样的:他参悟了调养主的尊大,便说:“主啊!求你赏赐我力量,以致我看看你的尊大和权威。”真主便赏赐给了他众天之人的力量。然后,他飞翔了五千年,直至阿勒什的光烧毁了他的翅膀,他又祈求主赏赐他力量,真主就赏赐了他类似加倍的力量,他飞翔,升高了一万年,直至翅膀又被烧毁,最终像一只小鸟,当时,他看见了幔帐和阿勒什,他就叩头了,赞颂我至尊的主清净,然后,他祈求真主让他回到了原位。
穆圣说:“哲伯拉依来啊!请你告诉我在拜内或拜外念سبحان ربى的回赐好吗?”他说:“穆罕默德啊!凡在叩头中或叩头处念了它的男女信士其天秤盘比阿勒什库勒西,今生群山更重。”真主说:“我的奴仆说的对,我是至尊的,超越万物的,无一物能超越我,我的天使啊!你们当作证,我确已恕饶我的奴仆,我已使他(她)进入天园。”他(她)一旦死去,米卡依来每天探望他,如果复活日来临,他让他(她)坐在他的翅膀上,他飞到真主御前说:“主啊!你准许让我搭救他吧!”真主说:“我确已准许你搭救他,你把他送入天园吧!”
穆圣说:“سبحان الله(赞主清净),الحمد لله(感赞真主)能装满天地。”因为这两句赞词包含全美的赞言和认识本然的德性。明显的能为和天地万物的踪迹。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他至尊(أعلى)至大(أعظم)的尊名是他包含一切德性的本然,这两个尊名是纯洁的。由除主外的一切上无干。由外人的一切主观上无干,因为在它上显露着一切真人的全品,而且它是上等人在法那品位中的赞词,因为承受真主一切德性的,全品者的能力只有在它上。因此,他品级圆满时,他的本然就是至尊的尊名,在万物上有特殊的赞词,它用来赞念,万物为显露他的养主的尊名中独特的尊名而造化。”
(2)他创造(万物),然后他使之匀称整齐。
第一方面,这是化育主的另一德性。其义是:他创造了万物,并使各物体形完美,故为他赏赐了获得全品,容易生活的身体。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3页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为了让你承受他高品的灵魂的素质,他创造了你的体形,并使你体格匀称。创造了全品之人(اتم),为显露一切全品。”
在《坦威俩提努柱目》(ناويلات النجميَة)经中说:“他根据其本质创造万物,并凭它使各物匀称,接绪真主的广恩,根据他天性的本能使他端正。”
他们一部分说:“他创造了人,并使他们中以品德而端庄,以他们一部分特选者因引导而分明。”
(3)他预定前定(万物),而后加以引导。
他注定了万物的类型,式样,特点,能力,德性,行为和期限,正如穆圣说的:“造化天地五万年前真主就注定了万物数量(等级(مقادير))。”即:他注定了万物的类型,人也如此,万物都有定期,同样,对于人在身体,地位和其他德性中都有命定,比如:美丑,幸福,薄福,得正道,入歧途,肤色,式样,食物,气味,供给,期限等都有定期,正如他所说的:“在我那里有万物的宝库,凡我降下的都有定期。”
“而后加以引导”,而后使各物朝向自己的总根(自己为什么被创造),而人具有品质或选择,更应当屈从(يسر),因为人是以爱慕正道的生性(خلق الميول),真梦,树立证据,遵照(主)设定的迹象被造化,假若你观察后来发生的植物动物的情况,你必定发现各物有理智难以揣测的奇迹。
据传:竹根蛇(افعى),如果活一千年,就失明了,真主就启示它用鲜嫩的茴香叶子摸擦两眼,就能恍视觉。当他失明了时,往往在它所在的地带与有植物的绿中距离很长,它就曲卷起来,等暴风把它刮在有茴香树的圃园中,它并不自行前往,然后用它的叶子摸擦了两眼,奉真主的口唤就恢复了视力。
据传:鳄鱼(التمساح)没有后窍,粪便是从口里出来的,而且是一只鸟取出它,真主把它的供养规定在鳄腹中,如果它看见鳄鱼张开口,飞鸟就进入口中,吃了鳄腹中的粪便,而且真主从鸟的嘴上和嘴下造化了两个角,以便鳄鱼不要合住,鳄鱼如同乌龟那样体形庞大,大半生活在埃及尼罗河和印度河中,正如在《嘎目斯》经中说的。
真主的引导中道许多奇妙的事。沙鸡(قطا)是一种飞禽,它留下小鸟去十日或更多的地方寻找水,而在黎明和太阳升起时间回来,又去了,去来时它不经过已经过的路线。驼与驴如若黑夜走路,第二次,它不踩踏曾走过的地方,哺乳动物(دابة)如果生下子嗣,因怕蚂蚁而抬在空中两月,因为他所生下的是肢体混摸的一块肉,然后才一节一节地分明。
如果把一个蝎子和老鼠同放在一个玻璃杯中,老鼠就首先咬断蝎子的毒刺,以便得到平安。
据传:伊本•阿勒斯(إبن عباس)追打一只老鼠,老鼠急忙跳上树,他就不息地追打,老鼠被到树顶,再无路可逃了,就跳到一个树叶上,咬住叶子,身体被悬在空中。这时,伊本•阿勒斯惊叫一声,他妻子听见叫声急忙赶到树下。原来,伊本•阿勒斯踏断了老鼠咬住叶子的那树杆,掉了下来,他在树下捕捉了老鼠,老鼠被关在一个油瓶子旁,它把尾巴伸入油瓶中,取出后舔吃。
狐狸把许多食物藏入自己皮内。蚊子用口咬住一块动物肉,就泡在水中等他选好居所,就跳入水中安全取出来。蜘蛛未设计而建筑了六边六方形的房子,而人只有用圆规和画线才能修建六边六方形的房子。蜜蜂未用工具也可修建六边六方形的房子。蚂蚁急忙为自己积食,一旦发现食库潮湿,就把籽粒破为两半,以防发芽,如果水流入其中,就运到阳光处晒干。
部分上等人说:“我发现一只鸬鹚(غواص),它潜入水中抓住鱼,这时,乌鸦俯冲向它扑来,抢去了鱼,它又潜入水中抓住鱼,乌鸦又抢去了,一连三次,乌鸦正啄鱼时,鸬鹚跳起,抓住乌鸦的一只爪潜入水中,直至乌鸦被淹死,它才探出水面。“”
穆圣说:“你们不要奶中掺水,以前有一个人以卖奶为生,但他常常水中掺奶。他买了一只猴子,登上船返回,正当船入海中时,真主醒令猴子,来到他的钱袋,提着钱袋跳上船标,打开钱袋在主人面前抛散了银钱,有的落入水里,有的掉在船上,而它分了两半,把水的价值的抛入水里去了。”
在万物中有许多奇事:一个人用枪刺死一个人抛入井中,却让死者的一只狗看见,狗每天来到井口,向井里抛陶,凶手看见此事,就前来追逐狗,当狗反复抛土,凶手常常追逐的时候,人们就来掏井,发现了死者,然后,他们抓住这个人,他招认自己杀了他。
从枣树的奇迹中有这件事:在它上显露出爱慕之情,它就偏近另一棵枣树,然后悄悄抱住了它,挥打它,它的手段是:它用绳子把自己和所爱慕的枣树缠在一起,或把自己的叶子挂在它上,或把自己所需要的让给它,等等,这些都述不尽节文的究竟,若描写是陈述不尽的。
(4)他使青草生出,
他以自己全美的能力生发出动物所吃的绿,黄,红,白各色嫩草。
伊本•阿巴斯(إبن عباس)说:“牧草是绿草。”
在《真质》(الصحل)经中说:“牧草以齐齿符(كسر)而念是嫩草,以开口符(فتح)而念是草场(مصدر),牧场是放牧和生发的地方。
(5)然后,使它枯碎变黑。
“枯草”如心包已干的,凡是发霉的柴,草,树,或葱。昭海勒(الجوهرى)说:“枯草是大水冲走的废渣。”废渣集拢了各种杂汁,在地面上的废料种类不同,甚至有人说:“卑贱的人是废料。”
“黑色的”是这样的,绿草一但干了,就变成黑色的,不管它干了变黑了都是太阳的热度,或空气的寒流的作用。指点了绿翠的期限很短暂,也指点了一生期限很渺渺无几,今生和它的浮恩将立即朽坏,其义是:这节经文的含义千真万确。你应当参悟:为什么今世美景不长,虽然开始是新鲜的,绿翠的,快乐的,但其时不长。因为它新生,浑浊库房中的风时常刮动,几乎丝毫没有水分。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5页
اكرچه خرم وتازه ات  كلبن دنيا          ولى بنكبنت باد خران نمى ارذد
如若今生的玫瑰如常快乐新鲜,那么遭受库房风暴的灾难就毫无价值。
بكرده خوى وقرص ر فمد جاء مرو    كه خوان چرخ بيك تاى نان نمى ارزد
人生和运转的圆月在全美的天体盘中就不及一个面包的价值。
机密:今世生活的装饰,享受,吃的,饮的,完全是动物性自性的牧草和能力牲畜的牧场,真主使它象腐朽的,变黑的柴草那样变成了立即朽坏,完全消失的,因此你不要重视它,谋求它,因为它是本然洁净的,没有牵心的上等人赞词升腾的障碍,它只对每个人在达到被指定的全品中招来幔帐。
(6)我将给你们诵念,然后你们不再忘记,
这是说明真主的引导专门针对穆圣而言,阐明的作用是他引导人类,其实这是穆圣的引导,因为他奉受启示,背记了引导全世界的《古兰》,穆圣为引导全人类而溶合于《古兰》。
拉艾布(راغب)在《穆夫勒达》(المفرداة)经中说:“表明和保证来自真主,故他使穆圣不会忘记他所听见的真言,或者所指使他诵读他当时所奉受的启示,以及以后将要启示他的。因此,他因不断的启示而成为仁慈的守约者,因念《古兰》而入于守约者的行列。据说:他念《古兰》,他就是朗诵家,而且他让别人念它,他是诵经师,他把它教授于人,他是教师。其义是:我将使你访我现在和以后借哲伯拉依来大天仙的舌肉所启示你的,所以,你应当努力背诵,丝毫不要忘记。
在《显露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我将把紧记《古兰》和诵念它汇集在你心中,让你不会忘记,正如穆圣所说的,我确具备了汇集它和诵念它。”
(7)除非是真主要你忘记的,他的确全知明扬的和隐藏的(言行)。
即:你不会忘记你诵读过的任何一句,除非真主意欲你永远忘记它的,故我废除诵读它,废除的确是而忘记的一类,结局是一致的,所以凭废除,仿佛它从册本和心胸中被勾抹。而忘记是指永远全部忘记,以后再记不起,也可以说明知者的忘记此后又能想起。这等人对于一切未废除的,很少或不容易忘记。即:所以你不会忘记,除非真主意欲忘记它的,然后被遗忘的永远不为遗忘而弃,不然接着想起它,正如它是著名的一个品位一样。据传:穆圣在拜功中站念时掉了一节经文,吾班耶(أبىَ)认为这节经文被废除,就询问圣人,圣人说:“我忘记了它。”
据传:部分配贤在夜间诵念《古兰》,圣人说:“我确记起了曾忘记的一节经文。”圣人曾在祷词中念道:“主啊!求你凭尊贵的《古兰》慈悯我,求你使他成为我的伊玛目,成为一道光和恩慈的引导者,主啊!求你使我记起曾经忘记的,教导我在它中无知的,求你供给我深夜和白昼两边诵念它,调养众世界的主啊!求你使它成为我的明证。”
圣人曾经说:“我只是像你们一样的人。我也像你们忘记一样而忘记,如果我忘记了,你们就提念给我。”真主说:“当你忘记时,你当赞念你的主。”每个都证明忘记会突然来临,即使圣人的疏忽和忘记不是不是教生的疏忽和忘记之列,因为他永远是御前之人,由哲尔凡伦•萨迪格(جعفر الصادق)上传来:穆圣虽然不会写经典,但他能诵念经典。这是圣人的感应之一,因为他是一位文盲,真主确使他成为朗诵家,后来他背念,也不知格式地看经而念。他原是一切全品的源泉,甚至他知道书写的经典和照版的经典,以及文字的创始人及他们单字的妙义。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6页
“他确实知道明显的和隐密的”,凡是明显的和隐密的言行和言行的真质,而隐密的是秘密的意念。即:他知道启示你的明显的和暗藏的一切事情。于是,他意欲忘记的就使他忘记,他意欲保护而存的,就使他铭记,因为忘记和铭记的都关系圆满你们的教门。
(8)我使你容易达到真境,得到容易的(道路伊斯兰),
据说:我使你容易得到真境,并不是我为你使真境容易得到。伯努尼说:“我使你得到尊大,因为赏赐者的伟大证明特恩的伟大。”
在《伊尔沙德》(إرشاد)经中说:“容易关系着圣人,而且最著名的是他具有无私奉献(المسخر,被嘲笑,义务服务)的事情。”如真主说:“他为我容易我的事情。”这是以能力醒令圣人容易的,在他上发挥(التصرف)的能力,以便把这此变成唯独他的坚固的国土。仿佛圣人是他上的一个绳索,如圣人说的:“你们力行吧!”何况凡容易的都能是唯独他而造化的。
其义是:我常川相助你,特别为容易的道而相助你。即:这些在教门的每一道门中,从全知,教导,引导和遵循正道方面都是容易的,简便的,然后,他在其中逐渐升腾。我使钠接受启示的道上容易,并彻底知其中的宽容的礼乘法律和关系,圣人全品,使他人全美的真主的机密。
(9)既然如此,你当劝戒,若劝戒有益(于他们有益的话)了。
你应当耐心的教诲人,对于启示你的我将使你容易。如果教诲,劝化,尽忠有裨益的话,你要把人引导于有加倍回赐的教法判断中,正如你坚心如石所做的。这只限于以有益的教诲来劝导人,因为圣人曾经对面包师也孜孜教诲,诚心以待,以便他们信道,而这些对他们一部分人只增加了不信和顽固,于是圣人命令只以有益的来教诲,故对希望教诲的人全部或部分进行教诲,对于他们生性教诲,对他们只增加过分和离道的心被封闭之人,他决不以教诲不倦来伤劳自己。如真主说:“你以《古兰》教诲畏惧警告的人。”因此,解除误解(حرف الشك)是针对圣人,不是针对真主。
在《显露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真主的话:‘你应当教诲,教诲确是益济信道者的,穆圣确实知道,教诲必定有裨益,不论放弃库夫勒,或止恶迁善,或修功办道,都是鼓励人接受引导。须知:对于心被封闭的人,没有诚信本能的人教诲没有益济,益济是以本能的条件为条件。”
زمين شوره سنبل برنيارب     دروتحم عمل ضائح مكردان
盐碱地里种不出谷穗,除明知之人外,把功修的种子撒在它中是徒劳枉费。
总之,特选之人的教诲对任何人有益(他是良医,能依病下药),这是在终修道中,至于在去修道中只针对下等人。使者只负传达的责任。
من آنچخه شرط بلا غبست باتو ميكويم توخواه اسخنم پند كير وخواه ملال
不论我对你说什么,都是履行传经立道的责任,对我的忠告,听与不听由你。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7页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它的话中最优美的是:全品的人获益无穷,然后接连了真主的话:
(10)畏主的人将受劝;
其真义是:接受劝导的人是真正怕主的人,或处处畏惧真主的人,因此,教诲他增加了这些,他在所教诲的事情中参悟,然后,他立于其真质上,并归信他。
在《克比勒经注》(تفسير الكبير)中说:“在诺言的事情中有三等人:(1)果断抓揽它的真质:(2)认为可以守约,但他并不果断,既不否认,也不肯定;(3)坚决否认。前两等人劝导益济他,第三等人劝导无济于他。
(11)薄命的人将退避远离,
最薄福的人才远离劝导,不倾听采纳。最薄福的人是在不信中已达极点,因为他坠入仇视圣人的陷阱。如:穆俄勒之子外里德(وليد بن مغيرة),艾布折害力(أبو جهل)等人。
最薄福的人是完全不信的人,他比作恶在人更薄福。据传:怕主的人是阿法尼之子奥斯曼(عثمان بن عقان),最薄福的人是一个伪信士,事情是这样的:伪信士有一棵枣树,完全倾斜在辅士家院中,结果枣子掉在辅士院子中,他把此事呈禀了圣人,又差人告知了伪信者,而他一概不知他的情况,便问他:“如同真主把天园中的枣子赏给辅士那样,请你把枣树赏给辅士吧!”他说:“我宁愿以现在的换下将来的,我不同意!”于是奥斯曼就把枣树所占有的墙完全给了他,因而降示了这节经文,正如在《坦可米里》(التكميل)经中所说的。
又如:一个人替圣人做了一件事,他说:“请你同意我定居于麦地那。”然后,他如愿以偿,圣人问:“你喜欢八十只绵羊?或者我求真主使你在天园中与我同在呢?”他说:“八十只绵羊。”圣人说:“你们把羊拿给他吧!”然后说:“穆萨时光的一位妇女都比你明智。当时,她带着路找到了优素福圣人的遗体,穆萨问她:‘你喜欢我求真主使你在天园中与我同在,或者一百只绵羊呢?’”她说:“天园。”
هركه بيند عطارا صد عوض         زود دربازد عطارا ازين غرض
即使你面对赏给你的百样物品,你应当急忙希望比这更有利润的赏赐吧!
آرزوى كل بود كل خواره را        كلشكر نكوا رد آن پيچاره را
你贪婪完全低贱的花絮,再好的玫瑰蜜饯也难救渡那些。
(12)他将入于最大的火狱,
他将进入火狱的最低层,那是最低层的更毒辣的,更有火焰的火狱,它是法老的后裔,一切伪信士,以及尔萨的仙席上否认的人的归宿。小的火狱是最高层的,它是穆圣教生中干罪之人的位份。
最劣等的是针对不信者的火狱深处,如真主说:“伪信者在火狱深处”,仅次的是火狱高层,因为火狱有两种火,不同劣境的许多层,正如今生有干罪者,不同层次的作恶者,而不信之人是最薄福的罪人,同样,他们将入最大的火狱。
据说:最大的是火狱之火,最小的是今生之火。其义是:最恶劣的是后世之火,仅次它的是今生之之火,因为圣人说:“你们所用的火是火狱之火的七十分之一,它被插入海水两次,以便人接近它,用火取益济,若不是这样,你们决不会接近它。”据说:它确向真主从火狱中求保护,惧怕合并于它。
修道之人说:“明显,大的火狱指火的刑法。真主说:‘然后,真主将用大的刑罚惩罚他,它就是后世的刑罚,而小的刑罚是今生的刑罚和坟中的刑罚,它与后世刑罚相比是渺小的。’”
部分哲学家说:“薄福的人显迹很多,吃,饮,睡,常川作恶,必硬,多罪,忘主,在暴君面前奉承迎合。因此,这些人就是将入火狱的最薄福的人。”
机密:火有两种:为幸福,为自己谋利的今生幔帐的火,是小的火狱,后世幔帐的火是大的火狱,它是因抛弃,亏折,逐赶,离道而折磨,正如真主说的:“今生瞎迷之人,后世仍是瞎子,而且因本能失去而迷路。”
嘎沙尼(القاشانى)说:“大的火狱是因以物伴主,对别人漠不关心而在养主上有幔帐的火,强制之火在德性品位中显露,怒恼,恼恨之光在能为品位中显露,火狱之火是在色世权威,妙世权威,能力(جبروت),浑化四个无始无终境界中发出的踪迹,因为没有比它的火更大的。”
(13)然后,在其中不死也不活。
仿佛有人针对遭大难的人说:“他既不死,也不活。”
“然后(ثمَ)”,是从严厉的层次中宽松,因为在死与活其中徘徊,比接气更严厉。
伊本•阿他依(إبن عطاء)说:“他不死,是他在失道的忧伤中生存,他不活是他达到了接绪的享受(روح الوصال)。”
机密:他身体因万物而不死,因为他生存在幔帐和阻物的惩罚中,他的心因伊玛尼的生命不活,因为他在报酬的世界,不是在责成世界。
嘎沙尼说:“他由于自己欠损的阻物而不死,他凭真质而不活,因为他的灵性死去了。即:他永活在希望死亡的情景中受惩罚,当他被烧毁了的时候他被复活过来而遭惩罚,所以他未完全成为死者,也未完全成为活者。”
修道之人说:“他不死,因为死物是被宰的,所以他不死,他不活,因为忧云笼罩的人忧如死物,他如同身体遭受惩罚那样灵性遭受惩罚。”
部分上等人说:“死物无生命,看见永活的主才能死去,那么,谁没有以这样死去,谁不会活,谁没有以这样活而活,谁犹如动物活着,不是人活着。”
(14)的确,主使他纯洁的人已得了脱离,
(15)他记想赞颂主的尊名,并且坚守拜功。
他从憎恶中得脱离,并获得所希望的。“纯洁的人”,由于我的教诲,接受劝导教诲,而清除了库夫勒和犯罪,或者他处处小心,步步认真。畏惧是纯洁之一,他是升腾之人。
他用心和舌赞颂他的主的尊名,然后立行五番拜。如真主说:“为赞念我你应当立行拜功。”即:你念第一个至大词(الله أكبر),然后,作礼拜,那么以赞颂所指的是第一个至大词,但哈乃斐主张它不是特殊赞词,他说:“真主至大”是普通的赞词。
伊玛目说:“被责成者功修的进程是三步:(1)除去心中的坏诚信。即:以纯洁为目的。(2)以真主的本然,德性和尊名亲临明知真主(معرفة الله)。即:以赞词为目的,因为心中的赞词只是明知认主之境。(3)以侍奉和服从为职责。即:以拜功为目的,拜功是谦下和恭从的表现,谁的心凭明知和真主的尊严(معرفة جلال الله)而发光,就应当侍奉和服从,即使谦下和恭从的踪迹显露在他的身体部位上。”
一部分说:“真主造化了脸是来胜任叩头,造化了眼是来胜任参悟,造化了手是来胜任侍奉,造化了心是来胜任明知认主之境,造化了机密是来胜任喜真爱道。因此,你们应当铭记真主对你们的恩惠,当时,他以作证装饰了你们的舌,以明知装饰了你们的心,以修功办道装饰了你们的身体。”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409页
穆圣从真主上传来:真主说:“我对礼拜的人有三样特恩:(1)他作礼拜时,恩惠从天上接连不断降临在他头顶;(2)天仙用翅膀笼罩他;(3)我同他在交言诉机,每当他念:“化育我的主啊!”的时候,我说‘恭喜你’,然后圣人说:‘假若礼拜的人知道谁与他交诉机, 他必不分心。’”
由伊本•欧麦尔(إبن عمر)上传来:纯洁是指在去到礼拜场之前抽纳开斋捐(صدفة الفطر);赞颂指去礼拜场中念至大词;礼拜指伊玛目带领礼尔德。这一章虽然在麦加总降,而并未在麦加礼尔德,纳开斋捐,因为在穆圣的智慧中已知觉:这些将要被制定,他就依程序赞颂真主,因为真主已预示将被判定的。
机密:节文指点了:应当清净自身,以免违犯教法,洁净心,以免喜今生,更须防备偏向主外之物,但应当以自己的本能朝向真主,因为真主只以各人的能力加以责成。
(16)不然,你们却选择了今世的生活;
仿佛在选择前,他阐明了使人获得成功的定制,但你们一意孤行,却选择朽坏的,现在的享受,之后却争先谋取。
或是针对不信道者的呼唤。那么,选择今世生活指喜爱,而且安然享受,却把后世全部置之脑外,如真主说:“他们不希望会见我,喜爱今世生活,而且安然享受的人……”(10:7)或者是呼唤全人类,那么选择今世生活指比叙述更广泛的,往往大半人贪今生忘后世。(上面貌这三等人)
对今世生活突出的,重视的(مبادى والالقات)被批列在第一等人上,来严厉羞辱,同样被排列在针对不信道者的第二等人上,也严厉责备了第三等人贪今生的穆斯林。
在《弗图哈拉赫曼》(فتح الرحمن)经中说:不信道者选择今世生活是库夫勒的选择,他认为没有后世,而信道者选择它是罪恶和怂恿自性的选择,只有真主保护的人除外。
在《机密泉源》(عين المعانى)经中说:“呼唤是针对教生的,因为每个人偏向今生,迷恋其诱惑,或者轻视后世的回赐。
在《显露玄机》(كشف الاسرار)经中说:被特选的至圣是法律权威的笔尖,对于今生这只是驱驾的牲畜,它的合法的是清算,它的非法的是惩罚,对穆圣全是被诅咒的,故:今生是被诅咒的,万物是被诅咒的,只有赞念真主除外。
اكدينت همى بايدزد نيادا رپى بكسل  ورت دنيا همى بايد بده دين وببر دنيا
若是你的教门比今生更重要,你就不要懦弱,你拥有今生,务必完全教门,得到今生。
ورازدوزخ همى ترسى بمالى پس مشوغره            كه اينجاصورتش مالست وانجاشكلش اژدرها
如果你害怕火狱,你不要因财产而傲慢,故今生是钱财,后世却变成了蟒蛇。
(17)而后世是更好,更永存的。
即:你们却选择了今生,抛弃后世,真的!后世对他本身来说是更好的,因为它的恩典是最有可口营养的,永远纯洁,无欺骗的,无冷酷的,更没有今生的恩典因烦恼而变质的特征。其实,今生的因极为轻浮,极为渺小而将消失。
机密:万物的表归于实质,好象外表与核相比,核比壳更好,更长久,籽核可以保存很长时期,而壳在脱掉之后,便被抛入火狱,或被抛入垃圾堆,然后两三日便清除了。因此,外表之人却选择了外表的,卑贱的,很快毁灭的事情,却抛弃内在的,妙理的,尊贵的,优胜的,永恒的事,因为他们是由后世上有幔帐之人,而真实之人却选择了后世,不然,真主就是后世,如真主说的:“你说:‘真主。’然后,你抛弃他们。”
——见《鲁白》(روح البيان)第十册 410页
据说:纯洁的人确已成功。即:迁恶从善的人确已成功。他赞颂他的主的尊名,其义是:听见宣礼时,他急忙去礼拜,然后,真主指责放弃凑众的人,因为他贪图今生,他说:“不然,你们却选择今世的生活。”即:你们却选择图谋今生,放弃抓揽后世,抓揽后世比图谋今生,比贪图它和它的诱惑更好更长久。
(18)的确,这是记在前人的经典中,
(19)即记在易卜拉欣和穆萨的(经典中)。
指纯洁的人确已成功,早已记载在从前的经典中。
“经典”,拉艾布(الرغب)说:“被展开的万物的册本,比如面容的册本,其中有记载的册本。而经典是一切被记录册本的册集。其义是:确定在其中的,即:由自己上清除不应该的,以认主之境完美灵性,以善功完美身体,制止贪图今生,热爱后世,这样才能在他尊贵的房子中全得真主的回赐,但不可以以不同的教法来相反。
据传:真主共降示一百零四部经典,十部降示于阿丹,其中一部是字母发音,五十部降于什斯圣人。三十部降于伊德里斯圣人,十部降有于伊布拉欣圣人,而且还有《新约》,《旧约》,《诗篇》和《夫勒嘎尼》,而穆萨的经典是其中载有《新约》的碑文。伊玛目这样说。
在《坦依赛勒》(التيسير)经中说:六十部降于什斯,三十部降于伊布拉欣,十部在《新约》之前降于穆萨。《新约》,《旧约》,《诗篇》和《古兰经》曾经都记载在伊布拉欣的经典中,有理智的人绝不要依赖自己的弱智,应该以自己的舌背诵,以自己的时光明知来倾向它的事情,也凭自己纯洁的德性远离除主外的一切,正如真主说的:“我确实与你们所举配的无干。”而且倾向真主,因为他说:“我的面容确已朝向创造天地的主。
从穆萨的经典中传来:真主说:“阿丹的子孙啊!在死亡来临你之前,你应当为自己干办,让牲畜不要欺骗你,如果你跟在它后边赶路的话,让生活和长望想不要迷惑你,以免你忘记讨白,在后悔无益的那时你后悔就迟了,阿丹的子孙啊!如若你未纳我供给你财产的天课,你未依律舍给穷人,我就使暴君统治你,从你中抢取它,我在它上不会保护你。”
在穆萨的经典中又传来:急忙渴望他的俊美,在认识一切德性时立于各位而自责,因为他说:“我确实向你忏悔,我确是第一个信道者。
在《坦依赛勒》(التيسير)经中说:这些话证明了大伊玛目的话:用波文念《古兰》是合法的,《古兰》不论哪种语言都可以念。因为他把这种结论当做穆萨经典中的结论,因此他说:它确已记载在从前的册本中,无疑在它中决没有像《古兰》那样的规律和语词,因为以妙义和文辞所指的是优雅和机密。
圣训传述的精神也证明这样使得。由圣太阿依莎上传来,她说:“穆圣曾经在之后为单数拜的那两拜念《至尊章》和《不信者章》,而在卫特勒拜中念《忠诚章》,《曙光章》和《世人章》。”沙斐仪和马立克主张这样遵行,大伊玛目和艾哈麦德主张不可以这样遵,但是只在第三拜中念《忠诚章》是受喜的。
《至尊章》在一千一百一十七年圣人诞生月的十五日星期一全美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12345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帖子

  • 马治元 马治元 2018-06-16

    帖子: 那位高人认识这本经吗

  • 追随导师 追随导师 2019-01-17

    转自 经学堂 公众号 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 使者说:“我的稳麦中,谁赞颂了我,真主

    帖子: 为学须知

  • 追随导师 追随导师 2019-01-18

    转自 苏菲学苑 公众号 爱是火,我是木——作为一种苏菲神爱寓言的蕾拉与马杰侬 Llew

    帖子: 爱是火,我是木——作为一种苏菲神爱寓言的